东哥出手了,高管降薪,补充基层员工福利!-

作者:卡夫卡很忙来源:局外人的视界(ID:hoo……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卡夫卡很忙
来源:局外人的视界(ID:hooyar_380097485)

公司企业的价值,真的就是那些高管创造的吗?

那些高管动辄几倍,十几倍,几十倍,甚至百倍的平均薪资,他们的贡献真的有这么多嘛?

在中国学成返美的马老板回到硅谷,赶走原本推特90%以上的员工,还维持住了企业正常运行,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朋友,世界变了,或者不需要那么多管理人才,不需要那么多人在那里指手画脚,各种瞎哔哔。

这些年来,我们听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内卷,还有个越来越热的词,就是精神内耗。

但凡一个真在社会上有阅历,了解所谓大企业,大机构运行规律的人应该都清楚,维持正常运作有时候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实际上存在于组织中的人,大部分是以各种方式来彼此消耗的,倘若就是个简简单单的摸鱼,一切还好说。

管理层因为拿到了更高的薪水,所以总想证明自己在干活,于是就搞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根本没有必要存在的任务。

对于工作,如果你在干一件被确认是有意义,能够看得见成效的事,很多人不会有那种身心俱彼的感觉,但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被迫干一堆非常没有意义,无聊的破事,仅仅就为了领导的妆点面子,人很容易就会在工作里产生各种挫折感,认为自己工作累且毫无意义,很容易就陷入到精神内耗里,对生活产生怀疑。

你以为内卷,内耗只存在于企业之内?

想得太美了!

还记得几十年前外资企业初到中国来是怎么定的薪酬管理体系吗?为什么慢慢都开始向血酬体系靠拢了?

其中起了重大作用的就是所谓摇身一变成了体面人的中方员工,拿着明显比平均工资高出太多的工资,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不得想办法各种作,往死了压榨基层员工,合作伙伴,这才能显摆出自己的价值来吗?

于是慢慢就成了一种见了鬼的习惯,各种对上对外跪舔,对下对自己同胞各种苛刻。

再回过头来想想我们的互联网巨头们,十几二十年前的互联网企业有像现在这款可怕吗?问问网易是怎么被人称为猪厂的?再看看搜狐的张朝阳平时又是怎么做企业的?

很多年前,马云还在说着初心“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后来又是谁,用淘宝把天下的生意做得如此的艰难?我以为最开始马云没想过当个马扒皮,让大量的小商家在一次次活动里被整得痛不欲生。

最开始的时候,我相信东哥真的是把底层当成兄弟的,以他过往的经历,平时立下的FLAG,人家真的没想过通过克扣底层员工来刷业绩。后来为什么连京东都在玩所谓的管理把戏,让底层的兄弟们日子越发难过?

平台们原本可以简单一点,就做个简简单单的中介服务者,克制自己的欲望,目标是服务好社会,而不是越高越复杂,把自己变成社会肌体上的一个大蚂蟥。

讲真,我以为多层中介,层层包装,是这个世界变得如此艰难的主要原因。

所谓发达国家,服务业占GDP比例越高的地方,其实综合服务体验是越糟糕的。

比如说,为了让会计师们能过上人上人的日子,美国把税务体系搞得复杂无比,不仅让许多应该纳税的人轻松逃税,还让许多底层老百姓无缘无故承担了更高的税额,税务稽查的难度加大,而交上来的水却越发入不敷出,最后除了会计师成了婆罗门阶层,还有谁在其中捞到了好处?

大到国家,小到企业,中间充当中介的层级越多,事情越难办,底层的生活越是艰难。

如果仅仅是充当中介的中间层想要拿钱那倒好说,无非是多花点成本,但人家又不愿意被说成尸位素餐,于是各种想尽了办法,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复杂的事情搞乱了,通过增加各种无效的工作来显得自己必不可少,一番折腾之下,四处不得安生,搞出各种乱子,然后他们又成了摆平乱子必不可少的功臣了。

对这个操蛋的现象,很多学管理的人回头会套上一个大帽子,管这叫大企业病,都知道有病,但似乎没有谁想治,也没多少人愿意治。

所谓利益链一旦形成了,就很难办了,能怎样呢?

我吐槽过很多次京东,作为一个常年网购的人,眼见着京东的界面越来越复杂,服务越来越繁复简直什么都想做,完全摆不正重点的做法也是相当不理解的。

但没有人不想被几十万兄弟簇拥的,那么谁来管这些兄弟们?少不了各种冗繁的中间层级,每个人都想表现出自己的能耐,每个人都想在体系里显得重要,于是最底下的兄弟们开始各种被苛待。

互联网世界里玩成了丛林游戏,中间层级们太多太多,每个人都想证明自己拿底层几倍几十倍上百倍的工资是理所当然,于是输出各种卷,卷到最后,人人苦不堪言,最终刀子一定会落到兄弟们身上,有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兄弟们吐槽自己被迫成了外包。

所以我们为啥宁可价格贵点也愿意来京东购物?为的是那些拿着高薪的中高层吗?实际上,给到消费者最直观感触的还是那些一线的员工们,是京东小哥们。

企业的价值是团体共同创造的,但展现价值的,永远是第一线的员工们。

拥有庞大的中层未必是件好事,资本总喜欢通过打压一部分劳动来当诱饵,搞出一群类似于工贼的群体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真正一线承担了最大压力的那些人,吃苦受累有他,各种削减福利有他,最后底层民众之间互相伤害,谁又有空去多想想其中的原因呢?

最妙的还是玩一招薪酬绑定股票价格,你以为站在顶层的老板,也不过是资本的高级打工人罢了,省下来底层的福利待遇,都是资本市场的养分罢了。

良好的企业生态是保护那些真正在干活的底层员工,良好的社会生态是保护那些第一线的劳动者。

东哥发了个公开信,宣布公司副总监以上的中高层将降薪10-20%不等,省下来的这部分资金,将为德邦员工提供五险一金以及公司设立基层员工购房无息贷款等福利。

现在压力交给了某团,某鸟们,就看看他们接下来怎么表演。

说东哥作秀的,怕是没想过,仅仅靠给中高层降薪,其实是补不全底层员工补齐五险一金的窟窿的,接下来,或者短期企业财报又要不好看了,股价跟着也要跌一下。

当然,这也是一次了不起的尝试,我们可以看看,这波给底层加福利会不会提升企业的竞争力,如果东哥做到了成功了,这就是对资本主导的所谓今天中国的薪酬结构是个响亮的耳光。

成为伟大的企业,是不可能靠压榨底层,讨好资本实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