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又回来了!-

作者:明叔来源公众号:明叔杂谈微信ID:laom……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 明叔
来源公众号:明叔杂谈
微信ID:laomingdashu

美国当地时间2022年11月15日晚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其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宣布,将参加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

早在11月8日美国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就放话说,要在11月15日放一个“大消息”。特朗普原本希望,共和党可以在中期选举中掀起一轮“红色狂潮”,狠狠地教训一下拜登政府和民主党,然后他乘势宣布将再次竞选美国总统,上演一出颇有喜剧效果的“王者归来”大戏。

但是,天不遂人愿。在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表现大大低于预期。目前,参议院多数席位已经铁定被民主党拿下,共和党顶多就是以微弱优势拿下众议院多数席位。

客观上来说,这个表现还算不错。毕竟,共和党一旦拿下众议院,就可以决定拨款、对拜登政府进行调查甚至是弹劾。

但是,由于选前共和党觉得,拜登政府一无是处,加上美国通胀居高不下,这次一定可以狠狠地打击民主党,所以最后的结果与预期相比,实在是差得有些远。

过去几天,共和党内部传出各种不和的声音。有一部分人认为,特朗普亲手挑选的一些共和党候选人,在中期选举中表现不佳,是共和党未能取得突破的重要原因。

把这些因素考虑在一起,11月15日当晚,特朗普宣布再次竞选美国总统职位的活动,“成色”已经黯淡了很多。

特朗普又回来了!- 精选文章 第1张

我看了美国电视台的直播视频,特朗普比两年前下台时更瘦了一些,气色也不是很好,兴致也并不高。毫无疑问,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令人失望的表现,肯定对他产生了影响。

那么,几个关键的问题来了;

——特朗普一定能赢得2024年共和党党内初选、再次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吗?

——2024年,如果特朗普再次杠上拜登,这一次,谁能笑到最后?

——拜登是否会追求连任?如果不是拜登,民主党会是谁出来参选呢?无论是谁,在面对卷土重来的特朗普时,胜算有几何?

两年前,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刚结束,我就断言,特朗普一定会在2024年卷土重来。

原因也很清楚,从特朗普的心理和个性特征来说,他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坦然接受失败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时至今日,他仍在宣称,民主党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作弊”,他也一直没有承认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

特朗普在内心深处,是一个“报复心”非常强的人。他把拜登对他的“胜利”,看做是对他个人的打击、否定,他一定想报复拜登、报复民主党,复仇能给他带来巨大的满足感。

除了心理和个性上的原因,特朗普再次参选,也有现实的考虑。

第一,过去两年,他在是否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问题上持开放态度,让“被动”下台后的他,依然处在美国政治的舞台中心,尤其是牢牢控制住了共和党。在这一次中期选举共和党党内初选中,他的支持与否,是共和党初选候选人能否胜出的关键因素。他在一定程度上,过去两年一直在共和党内部扮演着“King Maker”的角色。

第二,特朗普上台后,其乖张的个性和明显的人格缺陷,直接刺激和挑衅了很多民主党人的基本原则和信仰,并跟其中的很多人结下了很深的个人恩怨,在他两年前下台后,民主党在多条司法战线上对其发起调查,包括在纽约就其公司涉嫌商业欺诈、逃税等方面进行的调查,就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山骚乱中他所扮演的角色进行调查,以及过去几个月就他涉嫌藏匿机密文件进行调查等。从特朗普开始,美国党争实际上已经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河,那就是对卸任总统本人及其家族进行“司法追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特朗普继续参选,也是为了“自保”。他只要不离开美国政治,面对民主党的各种调查,他就可以用一句“这是猎巫行动”对其进行解构。

特朗普一定要选,但他一定能选得上吗?

根据美国政党政治的规则,特朗普首先要参加共和党党内初选,只有赢得党内初选,他才可以代表共和党竞逐美国总统大位。共和党的党内初选分州举行,不同州的党内初选规则也有一些小的不同,但整体上来,党内初选主要由共和党缴纳党费、正式登记在册的党员投票决定。

考虑到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拥有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的支持率,他一旦决定参选,他立即自动成为“最大的热门”。

但他一定会遭遇来自共和党内的“抵抗”。

这两天,特朗普的副手、美国前总统彭斯也开始接受立场偏向民主党的NBC电视台采访,讲述国会山骚乱中他的感受。由于当时彭斯拒绝按照特朗普的要求,推翻选举结果,直接导致特朗普和彭斯分道扬镳。国会山骚乱当天,当暴徒攻陷国会山时,彭斯及其夫人、女儿正在国会山内部,这让他们全家都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尤其是在特朗普的煽动下,一些暴徒高喊“绞死彭斯”的口号,让特朗普和彭斯之间的关系走上了不归路。

2021年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上,特朗普早已经提前离开白宫,没有按惯例在白宫迎接拜登夫妇,也没有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当时,彭斯作为一个“失败者”,仍然参加了拜登的就职典礼,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看着拜登和民主党人喜笑颜开、相互庆祝,非常落寞。那一幕,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彭斯在接受采访时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支持特朗普,并认为有比特朗普更好的选择。他还说,自己也会认真考虑是否参选。

除了彭斯,最近在中期选举中大放异彩的共和党人德桑蒂斯也是另外一个热门。他在佛罗里达州州长选举中,大胜民主党人,甚至将佛罗里达州此前一些“深蓝”的民主党“堡垒”,也一一拿下,显示出了非常强的选举战斗力。共和党内的一些建制派,在德桑蒂斯身上看到了传统共和党胜利者的影子。

但实事求是地讲,基于共和党内的初选规则,加上特朗普在共和党内草根阶层中超高支持率,任何一个共和党人要挑战特朗普都几乎不可能获得胜利,而且还反而容易被特朗普泼一身粪,最后变得狼狈不堪。

但参加共和党内的初选,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特朗普毕竟顶多只能再干一任,通过参加初选,然后到一定时候被特朗普“招安”,也可以谈一些政治交易,为2028年美国总统大选积累资源、人气,埋下伏笔。

既然特朗普几乎特定会赢得共和党内初选,并最终代表共和党再次竞逐2024年美国总统宝座,那么,他的对手会是谁?

目前,拜登寻求再选的机会比较大。

过去两年,拜登执政的确乏善可陈,拜登的支持率也一直处在低位。最搞笑的是,由于拜登人气太差,这次中期选举中,一些民主党候选人甚至不想邀请拜登来给自己站台,以免沾了拜登的“晦气”。

但是,通过这次中期选举,拜登和民主党都逃过一劫,不管怎么说,作为民主党“共主”的拜登,多少都是有一些功劳的。

我个人认为,拜登继续参选,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民主党内部摆不平。

按照美国的政治惯例,如果拜登不寻求连任,副总统哈里斯就是天然的人选。但是哈里斯本人能力一般、资历一般,在民主党内根基很浅,在当副总统期间,也没有表现出过人的能力和手腕,她接替拜登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除了哈里斯,民主党内还有几个可能的候选人,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2020年拜登党内初选时的对手,后来被任命为交通部长的皮特·布蒂吉格,甚至还有人谣传,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也可能参选。

决定拜登是否参选的关键因素是:

第一,拜登身体状况如何。拜登刚刚度过了80岁生日,过去两年,他失言、失态事件频发,他讲话时口齿已经明显不如几年前清晰了,很多人都在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第二,拜登第二次对上特朗普胜算如何。

如果拜登身体状况不好,加上选情不利,民主党内部要求他退位、让贤的声音就会非常多。对于拜登本人来说,他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已经没有特朗普那种强烈的权力欲,他从个性和心理上来说,是愿意帮年轻人一把的。

最后,我们再来分析一下,如果“拜登大战特朗普2.0”在2024年上演,谁的赢面更大。

我在2020年曾成功预测拜登获胜,当时,我的分析框架很简单:

第一,2020年的特朗普跟2016年的特朗普相比,是更强了还是更弱了?当然是更弱了,因为新人光环效应没有了,加上新冠疫情一团糟,特朗普的战斗力已经明显下降;

第二, 2020年的拜登比2016年的希拉里·克林顿,是更强了还是更弱了?当然是更强了,拜登混迹华盛顿四十多年,口碑一直不错,希拉里到最后已经被很多美国人认为是腐败、堕落、邪恶的权贵阶层的一员。

同样,要预测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果,我们也可以问一下同样的问题:

第一,2024年的拜登跟2020年的拜登相比,是更弱了还是更强了?

第二,2024年的特朗普跟2020年的特朗普相比,是更弱了还是更强了?

鉴于文章篇幅,我就不说推论过程了,大家也可以自己在心里论证一番。

我的基本结论是,拜登没有了新人光环效应,多了在职者的“诅咒”,变得更弱了;特朗普经过四年蛰伏,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变得更强了。

所以,如果要预测,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的赢面略大,但更有可能的结果是,选举依然会非常胶着,最后还是要靠在几个关键州的几千张、几万张选票决定胜负。

不管是拜登还是特兰普,美国民调已经反复显示,绝大多数美国民众都不希望他们再次出来选举。如果最后还是两个老人出来选,美国选民只能再次从两个糟糕的政治人物中选一个稍微不那么糟糕的,这也将再次说明美国政治制度的没落。

如果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再次出现2020年那样的胶着状态,到最后特朗普再次不认输,则可能在美国内部引发新的政治动乱。

美国建国240多年,走到今天,很多制度已经僵化,表现出明显的“帝国末日综合症”。

两年后,华盛顿还会上演什么“大戏”,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