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沙特和谈中断,恩怨无解?-

原创:后沙来源微信公众号:后沙已获转载授权就在美……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原创: 后沙
来源微信公众号:后沙
已获转载授权

就在美国中期选举期间,沙特和伊朗这老冤家的“关系正常化”谈判突然中断,海湾上空仿佛又蒙上了一层阴云。

伊朗与沙特和谈中断,恩怨无解?- 精选文章 第1张

11月8日,沙特通知伊朗称:随着穆斯塔法∙卡迪米总理任期结束和“老卫队”成员在伊拉克重新掌权,沙特与伊朗对话时代停止。

沙特和伊朗谈判中断的理由居然是伊拉克政局变化,这听起来有些离谱,但在中东,这并不奇怪。

沙特和伊朗2016年断交之时,萨勒曼王子还没有成为沙特王储,他是在2017年萨勒曼国王下令废黜侄子本·纳伊夫的王储之位后才成为新王储。

小萨勒曼掌权后,与伊朗进行秘密接触,解决一些临时性的冲突隐患。为了达成外交、安全领域的一揽子协议,双方决定举行谈判。

问题出在谈判地点上,如果安排在逊尼派国家,伊朗不去;反之,沙特不去什叶派国家,伊斯兰世界之外的国家双方又都不想去,所以就这样一直拖着。

2020年4月9日,卡迪米出任伊拉克总理,事情才出现了转机。

卡迪米是什叶派人物,伊朗可以接受。他与伊拉克逊尼派关系也不错,沙特也可以接受。反而是伊拉克国内的什叶派保守势力在反对他组阁。

在国际方面,卡迪米有英国护照,美西方可以接受,同时与中国关系友好,跟俄罗斯也没有过节。

伊朗与沙特和谈中断,恩怨无解?- 精选文章 第2张

卡迪米也希望两个邻居坐下来谈,以优化伊拉克周边局势,他在访问德黑兰后,伊朗与沙特就分别派代表团(情报人员)到巴格达谈判。

目前已谈了五轮,有了一些成果。

但伊拉克却出事了,什叶派领导人萨德尔率领民众要求卡迪米下台,并在议会发起倒阁运动,伊拉克局势持续动荡了三个多月。

10月21日,什叶派政客苏丹尼成为了新总理。沙特认为他的什叶派色彩过于浓厚,不再是中立方,就中断了和谈。真正原因并不是伊拉克换了总理,而是两国矛盾在激化。

起因一、

伊朗的“头巾事件”,自9月13日以来,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以及西北部的大不里士、北部的拉什特、中部的伊斯法罕和南部的设拉子等省会都出现了街头骚乱。

伊朗与沙特和谈中断,恩怨无解?- 精选文章 第3张

“头巾事件”当事女子阿米尼的家乡库尔德斯坦省甚至出现了武装人员与警察交火事件,导致7人死亡。

伊朗安全部队截获了一批资金和情报设备,设备上的标识显示是来自沙特,伊朗就认为沙特参与了此事。

但沙特否认设备是自己的提供的,由于缺乏互信,火药味就出来了。

起因二、

沙特在11月初收到美国分享的情报,CIA称伊朗对沙特境内目标将进行“不可避免的袭击”。《华尔街日报》甚至宣称伊朗导弹对沙特油田的袭击在几小时内就会发生。

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沙特与伊朗关系重新紧张起来,这些才是巴格达和谈中断的主因。

或许有人会问,它们就这么愣吗?这明摆着是美国在两边煽风点火,破坏中东安全局势,企图趁火打劫。

然而,以逊尼派跟什叶派的恩怨来说,就算明知是被人挑拨,但两国掌权者也必须展示出强硬态度。否则,无法跟国外以及中东宗教派系交代。

伊朗与沙特和谈中断,恩怨无解?- 精选文章 第4张

逊尼派、什叶派的恩怨已经延续了数百年,复杂程度不亚于基督教派系斗争。

逊尼派内部也经常互砍,沙特不喜欢埃及的穆兄会,又带头跟卡塔尔断交。

什叶派相对团结一些,凝聚力强一些尽管人少钱少,但对抗逊尼派不处下风。

以前压着伊朗的逊尼派国家是伊拉克,但2003年美国“帮助”伊朗除掉了萨达姆之后,伊拉克就垮了近20年。

2011年,美国掀起的“阿拉伯之春”又掀翻了一个又一个逊尼派世俗强政,卡扎菲惨死街头,埃及的穆巴拉克也被“民主”了。

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什叶派之弧”在悄悄扩大并巩固,连伊拉克国内都有了伊朗的“同盟军”。

伊朗发展最大的掣肘是“伊核问题”,结果在2015年出了一个《伊朗核协议》,奥巴马还与中俄英法德共同签署,伊朗解套,沙特的怒火可想而知。

逊尼派和什叶派斗争焦点后来集中在了叙利亚战争上。沙特和伊朗都下了血本,以期结果有利于本方。

叙利亚内战本质上是美国挑起的地缘政治战争,跟“民主自由”毫无关系,否则,美国要消灭多少中东政权?

然而,逊尼派认为这是借助西方力量遏制“什叶派之弧”的最后机会,让逊尼派力量能掌控大马士革。

打到最后,阿萨德没有倒下,叙利亚站住了,这样伊朗就安全多了。

这场持续十年的战争,什叶派、逊尼派都不是赢家,而最大输家就是叙利亚人民。

叙利亚战争基本结束后,沙特和伊朗都愿意缓和矛盾,否则双方也不会有巴格达五轮会谈。

现实一点说,双方都拿对方没办法,伊朗控制着霍尔木兹海峡,惹急了能封锁这个咽喉要道。沙特有大杀器镇场子,还建立了“战略火箭军”,一锤子下来,德黑兰也受不了。

两国还有共同的石油利益,增产、减产都需要协调。尽管是能源市场竞争者,但价格当然是要共同维护,而不是互相降价恶性竞争。

最重要的是,沙特和伊朗都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内外环境才能发展。

但中东要是稳定的话,美国吃什么?产油国脱离美国,就意味它们可以选择用哪种货币结算,这将直接威胁到“美元-石油-华尔街”体系,而这是美国的“神圣领域”。

制造危机、制造恐慌、才能令沙特留在美国身边。

然而,美国现在给不了沙特所需要的,石油,沙特向美国的出口量已经很少(出口中国的石油占出口量的26%,出口美国的只有6%);

沙特的基建、铁路、港口、油田、红海未来科技城、通讯网络,美国也无力参与;

现代化武器,美国不敢卖,但土豪可以到珠海寻宝。

美国更痛苦的是,它的万能药–“价值观”,在沙特没有用武之地。

如果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缓和,除了美国,还有一个国家会更焦虑,那就是以色列。

一盘散沙的阿拉伯国家和处处受到制裁的伊朗才最符合以色列的利益。

这次沙伊和谈中断,是沙特主动提出的,这表明沙特的军火库已经升级并充实,做事有底气。

沙特以前很担心也门胡塞武装用无人机袭击它的重要设施,而这些无人机一般来自于伊朗的援助。

用造价数百万的“爱国者”导弹打无人机是不现实的,怎么办?沙特找到了无人机的最强者–中国。

买,尽情地买,各种款式都要来一些,还有,反无人机装备也要大量的买。钱算什么?安全感才是最重要的。胡塞武装打得越凶,越得买。

伊朗方面则在11月9日宣布研制出了超高音速导弹,所有导弹防御系统都拦不住。

沙特和伊朗都在向对方秀肌肉。但是,以色列才是最不希望看到沙特和伊朗拥有先进武器的国家。

道理很简单,犹太人的策略一直是由美国来控制沙特的武器先进程度,比如,卖给沙特的战机必须比卖给以色列的性能差一点。它对阿拉伯人非常警惕,如果沙特能从美国之外买到先进武器,其它阿拉伯国家同样会买。

另外,伊朗必须处于西方的“武器出口制裁禁令”之下,难以发展。

这里的问题非常微妙,以色列既希望它们斗,但又不愿看到沙特、伊朗因此而提高了武器水平和数量,这就等于以色列策略的失败。

这个火候很难把握,以色列毕竟是小国,能量不足。

中东的局势就是如此错综复杂,背后是大国的博弈。

沙伊和谈中断,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关系变化。沙特、伊朗叫板归叫板,千万可不要来真的。

中东国家要照照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两面镜子,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在美国眼中都是牺牲品。这是两面血淋淋的镜子。

树欲静而风不止!双方一定要用智慧化解自身的问题。

美国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