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特殊人物战死了!-

作者:虚声来源:虚声(公众号ID:lxlong2……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 虚声
来源:虚声(公众号ID:lxlong20)
已获授权转载

俄乌战争越来越胶着,双方牺牲越来越大。

116日,一个特殊的人物,著名大司祭米哈伊尔·瓦西里耶夫“ 在乌克兰执行牧灵职责”牺牲他曾10月份在斯帕斯(救世主)电视频道现场直播时表达过一个争议性观点:如果俄罗斯妇女有更多的孩子,她们会更容易将儿子送上战场。

一个特殊人物战死了!- 精选文章 第1张 

为什么说瓦西里耶夫是一位特殊的人物呢?

全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一世(宗教界一把手)对瓦西里耶夫的个人评价他有坚定的意志、坚韧不拔的精神,并且随时随地愿意聆听会众诉说自己的疾苦。

基里尔一世对瓦西里耶夫的职位评价哈伊尔神父多年来在精神上为伞兵们提供安抚,他们经常亲切地称他为伞兵神父”。

瓦西里耶夫是伊利亚·穆罗梅茨教堂莫斯科州弗拉西哈俄罗斯战略火箭部队的驻军教堂的大祭司。他曾经随俄军参加波斯尼亚阿布哈兹北高加索叙利亚等地军事行动。乌克兰战争爆发之后,他跟随近卫空降第76师在赫尔松前线服役,于116日战死。

瓦西里耶夫的特殊性就在于,他是一位随军牧师,承担着苏联红军时代的“政委”角色。苏联解体的关键标志之一,就是红军政委被随军牧师取代。


01 曾经的政委


众所周知,苏联之所以强悍,最直接的原因就在于苏联红军强悍。

苏联红军强悍的根源在于红军的政委和指导员强悍

苏俄革命之初,有大量的红军将士来自于投诚的白军这个群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缺乏共产主义信仰。为了增强战斗力、保证党对军队的控制,苏共搞了政委制度。

政委大致有几个特点:

其一、自身思想坚定,任何情况下都不抛弃信仰。所以整个苏德战争期间,德军非常痛恨苏军政委,基本上抓住就杀掉。

其次,综合素质过硬,可以鼓舞士气,同时还要善于做思想工作,帮助一般战士克服人性中的某些弱点,打造强大的战斗力。

第三,业务能力超强,逆境时敢于身先士卒,关键时刻敢于带头冲锋。这也是二战中苏军政委和指导员牺牲率极高的原因。

一个特殊人物战死了!- 精选文章 第2张

正是基于政委的这些特点,苏联红军爆发出强悍的战斗力,而且在关键战斗中可以承受比对手更大的牺牲。这就是苏联承受了二战中最大的牺牲、但最终却成为超级大国的关键因素之一。

不仅在战斗中,苏军政委在其他关键事件中的关键时刻也能发挥关键作用。比如切尔诺贝利核泄漏时,第一波自杀式救援过程中,苏军的工程兵司令塔拉克诺夫第一个冲上屋顶,铲走核废料。

塔拉克诺夫下了那句著名的指令:我和政委先上,然后是党员、共青团员,其他同志后面跟着这个指令充分体现出了苏联红军政委的特色。

苏联解体之后,红军政委系统也跟着烟消云散。但是军队作战,安抚士兵和思想动员这些事情总需要有人来做,于是俄军就重建了随军牧师这样一个体系。之所以说重建,是因为随军牧师并非俄军***创,而是源自于沙俄时代。


02 随军牧师


既然红军政委体系如此强悍,那么随军牧师表现如何呢?

提起牧师,大家可能会想到这样的画面,身穿宽大的袍子捧着圣经讲道、或手拿十字架听信徒忏悔、或端着圣水帮信徒洗礼。

随军牧师除了这些基本功能之外,还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新功能:

1征兵动员

因为教会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下沉到老百姓的生活中。所以牧师进行征兵动员,比较有效果。苏联时代的征兵动员都是靠基层党组织。

2战场组织动员

战争涉及到生死,士兵上战场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思想问题。宗教恰好能提供生死关怀,帮士兵解决各种思想问题,告诉大家会受到上帝保佑。苏联红军的政委在作战动时会说,为了国家、人民和共产主义而战。

3、给武器“洒净”

具体操作就是随军牧师一手持圣杯,一手用大礼刷播撒圣水,或是举着十字架,口中振振有词地经文。这个行为有点像儒家文化圈的“开光”

一个特殊人物战死了!- 精选文章 第3张

经过“洒净飞机、坦克、枪械等等,就意味着被上帝和各路神仙保佑了,聚集好了神力据报道,俄军官兵们普遍认为:经过开光的军备,无论战机还是装甲武器,大到导弹小到步枪,性能都得到了明显的提升。

大家可能很纳闷,既然俄军的武器都被牧师“开光”过,为啥在乌克兰打得不怎么样呢?答案很简单:这种给武器“开光”的仪式,并非俄军***有,而是整个基督文化圈都流行,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波兰、捷克、乌克兰等国都有随军牧师机构,武器都被开过光。大家都受到神灵的保护等于没有保护。


4、战斗


一般来说,随军牧师本质上也是军人。尤其是俄军牧师,基本上都可以捧得起经书、扛得起枪,属于多功能人才。

但是根据1949年通过的《日内瓦公约》,军队神职人员不被视为战斗人员,即使在被俘的情况下,其地位仍保持不变,有权继续在战俘中从事神职工作。

这个法律体系把随军牧师变成了温室的花朵。瓦西里耶夫这个级别的牧师能在战争中牺牲,一方面体现了俄军打得确实比较辛苦,另一方面也说明俄罗斯的牧师比较彪悍。

苏联红军的政委们,则是战斗在最前线、最危险的地方,经历最严峻的考验。从战斗本身来说,随军牧师远不是苏联红军政委们的对手。

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今俄军和苏联红军的差距,就是随军牧师和红军政委的差距。


03 历史抉择


用随军牧师制度代替政委,也是一种很无奈的选择。

毕竟苏联都不要了,红军政委制度也不可能再保留。对东斯拉夫军队来说,抛弃政委制度只有随军牧师一种选择。因为东正教对俄罗斯影响太深了。

从公元10世纪,弗拉基米尔大公带领东斯拉夫人皈依之后,东正教就长时间、全方位、无死角地统治着东斯拉夫人的精神世界。

随着沙俄帝国版图的扩大,东正教的牧师也跟着沙俄军队扩张。但沙俄时代,随军牧师更像一个传统,而非一种制度,他们并不占用军队的编制。

牧师和军队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比方说沙俄和奥斯曼的数百年战争,也是东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的延续。所以大家看下面这幅名叫《保卫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反映俄土战争的油画,随军牧师占据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

一个特殊人物战死了!- 精选文章 第4张

直到1914年,也就是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沙俄的随军牧师们被沙皇尼古拉二世召唤到一起,召开“第一届随军牧师大会

正是在那次大会上,俄军专门颁布了条例

1赋予随军牧师正式的军人身份

2规定随军牧师们除了传统的战争动员、武器开光、祈福祷告外

3必要时还得对敌人进行“物理超度”,就是抄家伙上战场消灭敌人的肉体。

众所周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沙俄帝国解体了,沙皇全家被灭门。

新生的苏联信仰共产主义,无神论成为主流价值观。苏联红军用更为强悍的政委制度代替了随军牧师。

苏联早期的宗教政策非常严格,禁止东正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组织公开活动。大批宗教场所被关闭改造成了学校和青少年宫、工人俱乐部等等。但东正教已经传承了千年,在民间根基深厚,绝非一时片刻能根除的。

斯大林曾下决心要彻底消灭宗教,打造一个无神的苏联”。但是德国的入侵打乱了这个计划。战争初期德军势如破竹,苏联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抵抗德军。

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的东正教迅速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抓住机会宣称和“无神论”的苏联政府同气连枝,把“有神论”的德国宣布为“上帝的敌人”;呼吁全境信教群众和神职人员们积极参军参战,奋起抵抗德国侵略者。

所以苏德战争期间,苏联军民中流传着不少带有迷信色彩的爱国神话”,比如长达900多天的列宁格勒围城战中,就曾经盛行一个圣母救国说”。

正是这些举动让东正教在苏联死灰复燃。时间到了194398日,俄罗斯东正教最高宗教会议召开,意味着传承千年的东正教在无神论的苏维埃政府重新找到一席之地。

战后斯大林曾经一度重新加强对宗教的控制,但也并没想将其抹去。

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时代,为笼络民心,又开始放宽对宗教的限制。

等到赫鲁晓夫改革时,东正教再次“春风吹又生”,重新遍地开花。

苏联解体,红军政委体系被东斯拉夫人抛弃,俄罗斯政府直接把东正教定义为了国家和全体人民的道德准则和精神支柱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家人,重新被封为东正教殉道者,并且出现在了圣像上。

俄罗斯完全忘记了苏联么?也不是。


04 无奈的摇摆


俄军恢复随军牧师制度源自于第一次车臣战争。当时俄军很拉跨,信奉穆斯林的车臣人打得狠勇猛。俄军中有位名叫罗季奥诺夫的士兵在被车臣叛军俘虏后,经受住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拷打,但始终拒绝皈依伊斯兰教不愿摘除十字架和改变东正教信仰,最后惨烈牺牲,成为第一个被封为东正教殉道者的现代俄军。

俄军从罗季奥诺夫身上看到宗教的力量,于是和东正教会签署联合声明,军队全面对教会开放。

2009721日,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2008-2012年)主持并通过了设立随军牧师的相关决议,俄军从121日起正式实施了随军牧师制度。

换句话说,梅德韦杰夫让俄军恢复了随军牧师制度,但是俄军并没有恢复苏联红军的战斗力。而普京对苏联有着另一种情节。普京曾说,“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灾难”,有着特殊的内涵。

普京一期时代,曾经尝试在俄军中恢复苏军政委制度(2002年),最终因多种原因而作罢。普京再次当选之后,俄军建设了随军牧师总部—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教堂,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以国家武装力量为核心的东正教教堂。

但是这座象征东正教在俄军地位的教堂,却处处透着苏联红军的痕迹。

1、它是2020年为苏联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献礼。

2、教堂主圆顶的鼓直径为19.45米,象征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年,1945年;钟楼高75米,代表了教堂奉献之年(1945年至2020年之间的75年);小穹顶的高度为14.18米,反映了卫国战争持续了1418个昼夜。

3、教堂的墙壁装饰描绘了红军击败纳粹的场景、主要将领墙、爱国者长廊、莫斯科保卫战防空场景等等,一系列苏联红军的事迹。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普京希望俄军能像苏联红军那般强悍。然而这次乌克兰战争表明,现代俄军和苏联红军相差甚远。


一个特殊人物战死了!- 精选文章 第5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