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新内卷时代!-

作者:卡夫卡很忙来源:局外人的视界(ID:hoo……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卡夫卡很忙
来源:局外人的视界(ID:hooyar_380097485)

2022年乌镇互联网峰会闭幕了,这次峰会的风头都被几乎同期举行的珠海航展给夺了个精光。

整个2022年,全世界的互联网从业人员日子都不好过。

互联网巨头们的市值腰斩都算是基本操作,狠点的如Meta,直接打了个七折还没止住。

在资本主导的互联网世界里,一切都要对资本负责,所以整个行业一面倒的两步走起:缩减资本开支,大幅裁员。

马斯克买下了推特,然后直接一甩响指,一半员工先没了,就这样,还不够,还要继续裁员。Meta孤注一掷的哈梭了一把元宇宙,可惜过于急功近利,用户们根本不认可,于是小扎含泪先裁员1.3万人。下一个打算裁员的巨头是谷歌。

硅谷的科技巨头里,只有一个越来越不像科技企业的苹果今年市值跌的最少,苹果已经懒得去创新,连装模作样的演演都不干,但人家胜在够狠啊,通过疯狂的卷供应商,让自己的利润维持高位,只要持有丰沛的资本,就可以在市场上冷艳旁观,看到有新技术被市场认可了,直接拿来就是,何必费心费力去花大价钱做很难看到收益的创新呢?

但不难看出,资本市场是鼓励平庸的,因为用资本的力量去抢占确定的赛道,这是它们擅长干的事,选择一个可能的方向,砸重金去投资,这种事只属于那种初创型企业,对应的,就是要找一批胆子相对更大的人来搞风险投资。

总有人感叹“屠龙少年变成了恶龙”,但实际上,这种资本的玩法就是分头押注,押注屠龙少年的那些人,都是在看它变成恶龙的几率,实际上最终资本还是欢迎恶龙的。

最近歌尔的事引发资本市场的一片质疑,但以苹果这种玩法,整个产业链的所谓大白马们,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歌尓,别忘了,歌尓之前就有欧菲光。

不需要创新的苹果,在垄断了赛道以后,就开始制造各种内卷了,跟不上节奏的供应商们,员工们,都会被无情的抛弃,甭管它找的理由是什么,现实血淋淋的摆在眼前,在这种打法里,没有人是赢家。

但做到苹果这种级别的垄断龙头,是不愿意影响资本在它身上的投注的,虽然我们都清楚,这种卷法,卷到最后,受伤的一定是企业自己,但它已经只顾得上眼前的苟且了,根本不想要什么长久的未来,即便要装模作样的创新,那也要得看到有人把一条血路杀出来了,它才会拍着鼓囊囊的钱包冲过去玩不对等竞争。

回过头来看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们,大家的玩法都挺相似的,找到一个方向,靠着资本疯狂的投喂成为垄断龙头,然后利用垄断优势,疯狂的各种内卷、外卷。

2020年年底爆发了一波抢占菜市场的资本围猎游戏,主流媒体看不过眼了,劝巨头们把眼光放远一点,看看星辰大海,别盯着老百姓的菜篮子。

但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其实盯着菜篮子比星辰大海是更优的选择,毕竟星辰大海虽然有无限的可能,但选错了方向万劫不复,盯着菜篮子看起来像洽烂钱,但这也是个不小的可垄断赛道啊。

劝了不听,结果就是管理层打压资本的无序扩张,于是一些只会无序扩张的大佬们纷纷跑路,大厂们以我们肉眼可见的方向越来越卷了,从前还能向周边卷,但现在没办法卷了,那么只好向下卷,卷员工,卷工作岗位,加大卷供应商。

为什么那么卷?资本市场需要的是永无止境的增长,你再怎么能卷,在原有的赛道里,但凡日子过得轻松惬意,就会有无数觊觎着冲进来厮杀,很快就从蓝海变成红海。如果当大佬的也只能过兢兢业业的日子,可能会吓跑潜在竞争者,但财务报表肯定没那么好看,所以停在原地,只能更疯狂的去卷。

这就像资本制造的一个漩涡,卷进去,万劫不复,不卷,现在或者市值就会很难看。

但也有少数企业选择了另一个方向,比如说百度。

当年还是BAT的时代,后来慢慢就成了AT***步天下,百度的市值并没有像AT那样攀上新一个台阶,于是很多人就开始说,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掉队了”。

在PC时代,人人都依赖搜索引擎来寻找资讯,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APP都自成一派,大家都像防贼一样防着别人来薅自己数据和流量的羊毛,更有手机厂商,在卖掉自己的设备以后,还对客户的一举一动虎视眈眈,谈什么互联网时代的分享精神,那是不存在的。

2022年,谷歌得向苹果支付200亿美元的费用,好让苹果推荐谷歌搜索,说白了,这就是流量的买路钱。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百度搜索相对开放的精神,就注定了它与移动互联网时代画地为牢的玩法,多少有点悖论,这也是为何这些年来,百度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一些投资,都做的不够成功,并非是流量不够,而是没那个不顾一切玩垄断的狠劲。

但回归到互联网的本初精神,一切其实是为了分享和创建更好的未来。

我总以为李彦宏先生是互联网巨头里难得的老实人,以致于经常被人误认为城府太深,当金钱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汲汲于追求更多的金钱已经变得毫无意义,虽然资本总有办法在你身上套上缰绳,但只要不为所动,其实资本也拿你没撤。

技术派出身的李彦宏想做的是星辰大海,关注于科技创新,关注于AI。

十年前,当一众互联网大佬们忙着跑马圈地,百度则是把精力都放在了AI方向的研发上,十年往里面砸进去了1000亿。

互联网的新内卷时代!- 精选文章 第1张

鉴于体量的缘故,中国民营企业里研发费用投入比百度高的有四家,但没有谁在投入强度上超过百度。

AI当然是个非常热门的方向,炒股的人最清楚,隔三差五就会有一波AI的话题做一波行情,但实际上,往AI方向上投入的资金跟产出到现阶段还是完全不对等的。

今年10月27日,全球知名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 Argo AI 被迫关闭,因为自动驾驶商业进程慢,投资者都逐渐丧失了信心用脚投票,初创企业烧不起了,只好关张。

百度自动驾驶项目做了十年,也就是持续投入十年,未来什么时候能看到商业化成果呢?还是个问号。

但也有另一种可能,自动驾驶技术成熟了,成果和荣耀并没有归于百度,在商场上,这种事并不少见,就好像上世纪60年代硅谷大名鼎鼎的仙童公司,孵化出了许多芯片界的牛企,虽然最后仙童没了,但硅谷却因仙童而成为全世界科技与创新的风向标。

记得有一次跟一位汽车界的大佬闲聊,他要搞自己的自动驾驶,开口就是先让HR到百度去给我挖一批人来试试。

所以你看,即便是如今所谓的互联网寒冬,到处喊失业,真到百度去渡过金,有技术的人才也是不愁没有出路的。

其实衡量一家企业的创新和研发,更应该去考量他的社会综合效率,它给社会发展和进步带来的什么,它培养了什么样的人才。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这是一种境界。

根据 2021年 6 月的 IDC 报告,百度深度学习平台(飞桨)成为中国使用最广泛的平台(排名第一),超过了Google 的 TensorFlow 和 META 的 PyTorch。2022年 7 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联合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发布的《深度学习平台发展报告(2022)》显示,飞桨已在中国市场应用规模上超越 TensorFlow 和PyTorch,成为国内第一深度学习框架和赋能平台。

关于百度飞桨,业外人士知道的人不多,但很多路人都看过pytorch的广告,想想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喊国产替代,但讽刺的是,在推广起中国自主可控,甚至是面向未来的AI技术方面,为了搞竞争,为了屏蔽对手,竟然没有同行愿意多宣传一下飞桨。

我看到有望子成龙的家长给孩子报了pytorch的课程,等到下一代玩科技的都用惯了人家的平台,最后又要反过来感叹没有自主可控可用。

互联网倡导的开放精神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变成了极度利己主义盛行,或者这对于某些成功的APP来说,有利于它卷死对手。

但互联网是一个生态体系,想想看,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中美两国有互联网巨头?别的国家难道就没有人才了?

内耗式的内卷继续下去,最后是没有赢家的,还是别太过于关注市值的一点变动吧,把过剩的精力放到创新上,像百度那样,耐下心来,慢慢的去做一点事,培养一些人才,而不是到处输出焦虑和精神内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