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的风浪搅不动我们的大船!-

来源:大树乡长(ID:dashuxiangzha……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来源:大树乡长(ID:dashuxiangzhang)

大国的内政总是高于外交。


乌克兰不是目的,俄罗斯也不是目的,中期选举的政治周期一来,所有议题都要让位,所有手段都要服务选举,君可见美国国内媒体再关心俄乌冲突?


悲天悯人地说,乌克兰大平原上倒下的一条人命甚至不如美国国内的一张选票重要。


小国依赖外交,鸡蛋上跳舞稍有不慎,摔下来便是粉身碎骨。


有什么办法?没有办法。美元潮汐收割,总是要见血的。


中期选举尘埃落定,象党的“红色大潮”没有如约而至,驴党的“蓝色堤坝”也并非稳如泰山,不论象党最终能否取得胜利,驴象两党之争也不会影响对华战略。


红蓝双方愈是势均力敌,难解难分,就愈是说明两党的基本盘稳固,也更加确定美国国内十分分裂。


象党要真是势如破竹,或者驴党成竹在胸,反而我们的政策好制定了,很多情况会明了,焦灼的情形会给***走派留下操作的空间,意外地黑天鹅往往就来自于一小撮人的野心。


但还是那句话,驴象之争掣肘的只会是内政,对华外交上,两党只会而且只能比谁对华更加强硬,谁要是松口,在政治上一定很被动。


中期选举的风浪搅不动我们的大船!- 精选文章 第1张


所以,我们要关注大洋彼岸发生了什么,但我们更需要关注我们自己的内政。


美国内部矛盾重重,我们有没有自己的困境?有。


两国面对的内部问题不尽相同,但都可以观察到双方在尽力地调整、调转方向。


但两国政府不论干什么,都涉及到一个核心问题:钱从哪来?


不同于美元可以向世界收取铸币税,我们只能像绝大多数普通国家一样,将手伸向内部。


很多人观察到2020年到2023年国考国税系统在扩招,这里面固然有1984年财、税分设,一局变两局人员扩招迎来退休潮的因素,也要看到国家在调整税基的意向。


新闻要连起来看。


就在最近,改革的排头兵深圳又迎来了自己的历史新任务——税制改革。


中期选举的风浪搅不动我们的大船!- 精选文章 第2张


为什么要改?


大家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没钱了。


这个直觉是符合客观事实的。实际上,疫情的反复凭空增加了地方政府许多负担,而经济和房市的情况直接压减了政府的税源。


过去经济的发展以及公共民生支出全都仰赖地方政府举债,这一套举债流程就是大家常说的土地财政/土地金融。


可问题是,经济高速发展时,基础设施投入有回报,房价会上涨,政府借的债务能靠发展接续,可经济不再高速发展了呢?


这就是问题。债务规模过大而未来不具有“高现金流”,情况就会危险。


1994年分税制改革所形成的路子,现在已经走到头。


所以深圳改革的目的就在于趟出一条新路,即在不增加地方政府债务(尤其是城投债等隐形债)的情况下如何增加地方收入,以维持地方正常运转。


那下一个问题就是:钱从哪来?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回到文件本身,看看筹措到的钱要干什么。


在《关于支持深圳探索创新财政政策体系与管理体制的实施意见》文件中,深圳市政府的财政应主要用于:


一、 探索促进公共服务优质均衡的财政政策体系

(一)强化民生财政投入保障。

(二)推动形成共建共治共享共同富裕的民生发展格局。

(三)支持打造美丽中国深圳样板。

二、 探索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财政政策体系

(四)支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五)支持加快构建面向未来的现代产业体系。

(六)增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功能。


这其中,用于民生、用于公共服务的财政体系建设是排在前面的。


排名的变化其实是思路的变化。


公共服务的均衡其实指向的就是共同富裕。联系到报告中多次强调的共同富裕,强调中国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因此,钱从哪来的答案其实呼之欲出了。


如果政府真的决心要推进共同富裕,政府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二次分配上。


一是支出更加均衡,更加照顾中低收入人群;二是税收调节,比如,向资产征税。


改革并不是凭空想象。


回顾历史,雍正作为中兴之主,在其任上就成功地实施了一次税制改革:摊丁入亩。这次改革本质上就是取消“人头税”,而改为征收“资产税”。


在古代,田地就是最重要的资产。随着土地兼并,许多自耕农会沦为少地、无地农民,而地主士绅的土地资产会越来越多,如果再按人头征税,只会徒增百姓负担。因此摊丁入亩有利于贫民而不利于官绅地主。


而现代向资产征税,其中很重要一条就是房产税。这个会不会做?怎么做?我们拭目以待。


我们进一步演绎。如果地方政府能成功转换税基,那么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呢?


资产价值高的地方政府有钱,有钱的政府就能为百姓做更多的事。


那哪里资产价值高呢?一定是产业成功升级的地方、经济发达的地方资产价值才会高,才能保值,而有钱的政府也能为企业做更多事,这又会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


今后城市间的马太效应将会十分明显,资源、要素会向有效率的地方进一步集中。有志青年们的城市选择将会极大地影响人生发展。


那欠发达的地方岂不是更加没钱,那是不是待不下了呢?


也不尽然。今后欠发达地区将更加依赖中央转移支付,但也不是完全没机会,统一大市场指了条明路。


如果能打通全国大市场,那就能让有效率的地方最大程度发挥效率,其他城市要么去做这些中心地区的卫星城市,地位类似于服务苹果手机的上游供应商;要么岁月静好,做一个宜居宜游的环境友好型城市。


这并非天方夜谭。


要知道,若以国家为单位进行排名的话,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GDP总量已成功超越全球95%的国家,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德国之后,位列全球第5名。


这就是效率和经济中心的体量。


与此同时,美国其他二三四线城市也非一片萧瑟,带花园的大房子非常普及。为了生活质量,人们也无需卷在大城市里。


这个对手,还有不少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如今,美国正在推进再工业化,我们也在推进我们的共同富裕,蓝星上当前最重要的两个文明都在进行深刻地调整。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来不是口头说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