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者的尴尬!-

作者:盛唐如松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已获转载……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盛唐如松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
已获转载授权

在刘慈欣的代表作《三体》中,罗辑是一个很***特的存在。因为他是一名拥有特权的,不合时宜的‘执剑者’。一个成功的执剑者,一个失败的执剑者,一个最终选择和世界一同归于灭亡的执剑者。
在这部长篇巨著中,之所以会出现执剑者这个角色,是因为三体人对地球的威胁。三体人希望自己可以雀占鸠巢成为地球的主人,而地球人则以同归于尽的方式来威胁三体人不要这么做。而能够做到和三体人同归于尽的钥匙就掌握在罗辑手里。于是,罗辑实际上成为了地球世界的命运掌舵者,他能否尽责,能否不辱使命,关乎着地球世界的存亡。
罗辑显然是一个合格的执剑者,也是一个勇于担当的执剑者。在他执剑的岁月里,三体人不敢向地球靠近一步,人类也得以在这段和三体人对抗的时间里,获得了大量的科学技术以及快速的社会发展。
这种科学技术的发展导致人类对于三体人不再那么害怕,而物质社会的高速发展又导致人类对于集权存在的反感。罗辑作为一个有别于社会普通民众的存在,他就显得那么地不合时宜。圣母文化之下,任何特权都是不能被容许的。除非圣母本身。哪怕这份特权是在保护着这个社会的所有人。
再加上三体人在地球社会刻意营造的舆论氛围和刻意引导的圣母思想。大部分地球人都开始对罗辑的这种特权存在心存反感,更是对孤僻的罗辑拥有这种和三体人同归于尽的特权感到恐惧不安。而它们对三体人刻意推出的圣母派代表程心却钟爱有加。认为只有这样的人在做出同归于尽的决定时,才会更加负责任,更加有爱心。于是在一次次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一次次民意汹涌的指责下。罗辑被免去了执剑的资格。而代替罗辑成为执剑者的正是三体人一直在暗箱推动的程心。
更为可怕的是,程心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经是三体人所中意的目标,她自身在没有经历过执剑抉择的凶险之前,认为自己作为执剑者其实并不困难,但三体人早已经看透了她的圣母本质,当程心接过执剑钥匙的那一刻,三体人就对地球发动了进攻,而程心也果然如三体人所预料的那样,并没有启动钥匙和三体人同归于尽。于是,地球陷落,人类成为被驱赶到澳大利亚圈养的待宰羔羊。
看过《三体》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罗辑之所以能够成为执剑者并不是侥幸获得的,而是经过重重考验和无数次艰难抉择并勇于牺牲后才得到这一权责的。这个执剑者角色实际上就是罗辑本人创造的,虽然不能说他是唯一能够承担执剑者任务的人,但只要有他在,他无疑就是最合适的人之一。
于是,我们回到现实,新冠病毒和制造新冠病毒无害论的人或国家就是三体人,而我们同样也有一位执剑者。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位执剑者的存在,所以我们目前才没有被病毒打败。但长时间和病毒的交战正如地球人长时间与三体人的对峙。久而久之,大家都开始懈怠了,都觉得三体人【病毒】没有那么可怕了,也觉得执剑者权力太大了。在这种认知和倦怠之下,执剑者也就开始被放到一个很尴尬的位置:这世界还要不要执剑者,即便要一个执剑者,可不可以不那么严肃认真?要不要温和一点,要不要更加人性化一点。慢慢的,圣母情怀开始啃噬执剑者存在的必要性和正当性。而这时候,敌对力量对于我们国内的舆论操纵攻击也在随着民众的不满情绪滋生而日益猛烈。
总有一天,人们终将会觉得执剑者只不过是某些特权者为了特权存续而故弄的玄虚,他们希望执剑者放下手里的剑,或者交出手中的剑。如果真有那一天,当执剑者放下手中之剑的那一刻,三体人【病毒】也就会吞噬这块他们垂涎已久的土地。
虽然这是一个很悲哀的结局,但这个结局几乎是注定的。‘人性的集合是人类社会走向的推动力,而这种集合的人性体现,绝不会容许执剑者的存在,哪怕执剑者是为了保护它们。’。这句话不是哪位名人说的,而是我说的。在这一点上,我和刘慈欣的看法一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