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清醒点,现在就是“世界大战”!-

原创:***来源公众号:***微信ID:新冠疫情……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原创:***
来源公众号:***
微信ID:

新冠疫情接近3年了,大家的确都有些疲惫了。坦率说,任谁都很难受,无论是心理还是荷包。想想看,因为疫情我们不但收入减少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对未来都很难建立预期。刚刚制定一个计划,立刻可能因为疫情的变化而不得不改变。这种状态,的确给每个人都带来了很多烦恼,和2020年前相比,我们过得的确有些憋屈和不舒服。


***也和大家一样,整个2022年,几乎没怎么出门,就怕到哪因为疫情被隔离回不来······跑得最远的地方,才出市一两百公里。很多工作、计划也耽误了不少·······


坦率说,***每天也像大家一样,期待一觉醒来疫情结束,我们可以自由地玩耍。现在这种状态,谁都过得不舒服,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让人心有时候会陷入一种想放弃的焦虑。


在这样的背景下,很多战友希望***能谈谈当下疫情和未来,在这里***谈一下自己的看法供大家商榷与参考。认可就点个赞,不认可各自保留意见,继续共同努力。此文抛砖引玉,供战友们思索斟酌。


***喜欢看数据,根据数据去分析判断会更有说服力。


截止到当下,全球确诊感染病例接近6.3亿,累计死亡病例接近660万。事实上,早在半年前,世卫组织的研究就认为,新冠导致的实际死亡病例超过1500万。如今,在很多国家已经放弃检测的情况下,全球每天依然确诊感染数十万,死亡病例数百乃至上千,但绝大部分国家都不检测,数字恐怕不止这么点。


我们内地一直是管控状态,所以在有些问题上并不具备说服力。不过,香港已经“躺平”,作为我们观察的窗口比较有参考价值。香港现在每天阳性人数是四五千人,每天公立医院报告的死亡病例是一二十例。这就是我们可以明确看到的比较真实的状态。

2020年3月,***判断新冠疫情将是“世界大战”级别的大事件,或者说干脆可以认为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事实上,新冠疫情现在的影像已经超过了一战,但其影响却在长期持续,所以现在再说新冠疫情就是“世界大战”级别的大事件,相信不会有人再反对了。


客观上,这次“大战”,既是人类与病毒的大战,也必然因为资源匮乏而导致人类之间的战争、内卷。事实上,俄乌战争大约已经造成了数十万人的死伤,至少数百万人被迫离开家乡,甚至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中东、非洲所受的影响也很明显,我们在媒体上看不到这些苦的细节,但这些苦对于相关国家的人民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


日前,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农业发展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布《2022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指出,2021年全球受饥饿影响的人数已达8.28亿,较2020年增加约4600万,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累计增加1.5亿。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约有23亿人(占比29.3%)面临中度或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增加了3.5亿。全球近9.24亿人(占比11.7%)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状况,2年间增加了2.07亿。


大家都清醒点,现在就是“世界大战”!- 精选文章 第1张


10月15日,《2022年全球饥饿指数(GHI)》出炉,中国是所统计的121个国家/地区中GHI得分低于5的17个“低饥饿”国家之一,同时也是二十二年来这17个国家中下降幅度最大的,从2000年的13.3到今年的小于5。其中,“儿童(身高)发育迟缓率”从本世纪初的17.8降至当前的4.8,“营养不良率”从10.0降至小于2.5。


所以,在当今全世界都在遭遇“世界大战”级别的阶段之时,相比全球绝大部分国家,我们国家肯定形势是比较好的。就疫情控制而言,我们恐怕是唯一一个面对奥密克戎没有被“攻陷”的国家。


当然,我们也要承认,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面对奥密克戎我们的防疫体系在局部一度被击穿,包括资源最丰富的超大城市也难逃其劫。但是,总的来说,我们依然没有倒下,疫情在我们国家整体依然是总体可控状态。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也是事实。面对不知道前面将是什么情况的当下,很多人有一些焦虑和彷徨都能理解,也很正常。


但是,***(微信公众号:***)认为,我们越是面对这样的形势,越应该进行深度分析,理性判断,尔后根据深度理性的分析判断再做决策。


那么,我们现在面临怎样的形势呢?***认为,这5个维度是我们必须考虑的维度:


一、病毒维度


针对疫情,我们还是要先从病毒本身的视角来观察。当下奥密克戎的病毒的确比过去变种轻症了不少,出现了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也是事实,但奥密克戎的传染性也比过去强了很多倍,这是奥密克戎非常难防、难控制的根本原因。


奥密克戎虽然无症状占绝大部分,但有3点我们需要注意:


1、奥密克戎的毒性。奥密克戎病毒和普通流感病毒有很大区别,除了传染性和毒性比普通感冒更强之外,主要是奥密克戎病毒攻击下呼吸道乃至肺部、神经系统和其它内脏器官,所以一旦重症很容易出现呼吸衰竭而死。普通流感则主要是攻击上呼吸道,也不会有奥密克戎那么高的致死率。


奥密克戎的死亡率我们可以从美国过去半年的数据和香港当下的数据窥斑见豹。美国过去半年新增病例达1270万,死亡病例达10万,这个死亡率超过千分之八;香港过去感染人数基本在四千多人每天,死亡每天大概一二十人,死亡率大概在千分之三到千分之四。我们哪怕按千分之三计算,如果中国感染10亿,死亡病例也将高达300万人。


退一万步,就是感染病例只有千分之一,感染十亿也要有上百万人死亡。从2019年到2021年,美国预期寿命下降了2岁多。美国新冠死亡病例在过去半年又增加了10万人,这是美国医疗条件比我们更好、比我们更地广人稀的情况下出现的结果,我们哪怕按美国的比例计算,我们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完全放开的后果一年死亡病例达到百万也并不难。


2、奥密克戎的变异的不确定性风险。过去,生物医学界一直认为传染病毒的毒性和传染性呈现反向关系,即毒性增加其传染性必然减弱,传染性增加其毒性必然减弱。但是,新冠病毒却打破了这一认知,它在较长时间里的变异方向就是毒性与传染性同步增加,比较典型的变异病毒就是2021年流行的致死率更高的德尔塔病毒。


当新冠演变成奥密克戎病毒之后,它的传染性进一步增加,但毒性却下降了很多。不过,最近在欧洲悄然流行的新变种,又出现了毒性和传染性同时增加的情况。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新冠病毒的变异存在方向的不确定性,也就是说未来其传染性和毒性到底如何演变存在不确定性,有继续变得更毒、其传染性不变或进一步增加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就是重大系统性风险。


更何况,最近媒体还报道美国病毒实验室研制出了致死率高达80%的新冠病毒,虽然试验对象只是10只小白鼠,但已经说明该病毒不但是可研制和编辑的,它也是完全可能毒性再增加的,所以新冠病毒随着传播范围扩大毒性会减弱的判断是缺乏依据的,至少疫情的头一两年,新冠病毒都是毒性和传染性是同时增加的趋势。


3、关于新冠病毒的后遗症,我们现在还不能从科学层面准确做衡量,但至少有两点可以肯定:一是后遗症的严重性比流感肯定严重,二是后遗症的种类多。相关研究已经表明,新冠病毒的后遗症是多样化,病毒甚至会攻击内脏、生殖系统,乃至神经系统。


综上,***认为,国家对新冠病毒无论在毒性以及未来变异不确定性的判断是准确的和客观的。


二、医疗系统维度


很多人对我国的整体医疗水平认知是不太够的。我就拿湖北人均GDP超过6万的一个县级市来做分析对象,该地级市大约100万人,但病床位仅3000张左右。其中一个经济还算发达的镇有3.5万人,其病床位仅有不足50张。这种每千人才有3张床位的情况,还是我国经济比较发达的县,是我国的百强县。然而,中国有1301个县,这就意味着绝大部分的县,千人病床位连两张可能都不到。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病例看病都不容易,如果突然新冠疫情大流行,哪怕重症率只有1%,那现在县级市能承受吗?咱也不说县级市以下,就拿今年爆发过疫情的魔都来做例子,魔都病床数接近14万张,人口接近2500万人,千人病床数也才5.6张。当时为了控制疫情,全国也是支援了数万医护人员最终才控制疫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建了多少方舱医院?如果“躺平”了,建方舱也没用了,因为根本没那么多医护人员。 


所以,我们要明白,一旦中国疫情爆发,一定会出现三种后果:一是病床位严重稀缺,医院爆满;二是医疗资源将成为稀缺资源,我们正常看病将非常困难;三是看病会变得非常贵。


所以,从医疗系统维度看,我们其实不具备像西方那样躺平的条件。当然,西方躺平也不是他们愿意躺平的,而是他们挡不住病毒,最后不得不认命了。


三、保住抗疫成果维度


我们抗疫的成果主要有三个层面:


一是我们党和国家把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通过控制疫情客观上避免了数百万人的感染死亡。


二是我们国家的生产力并未被削弱,中国出口在疫情后增长迅猛,在全球贸易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我们之所以能够保持生产力未被削弱,主要是因为疫情并未扩散,并没有因为人的大规模感染而削弱生产力。像美国,虽然现在就业岗位很多,但新冠疫情让不少人退出了劳动市场,或者说暂时失去了劳动力,最终结果是现在美国躺平放开后看似正常,实际生产力打击不小。


三是社会整体秩序的稳定。在过去三年时间里,在全球矛盾张力越来越大,世界各国社会稳定性降低的大背景下,我们国家的社会秩序是稳定的。


四、国际局势维度:


当前国际形势,除了俄乌战争之外,美国最操心的就是针对中国。美国现在针对中国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推动主要经济体与中国经济进行“脱钩断链”,阻断发达国家对中国的投资。中国为了应对美国针对中国的“脱钩断链”,一直在采取系列政策,其中降低入境隔离天数就是重要举措之一。我国在上半年将原来的14+7隔离政策调整为7+3隔离政策,核心目的就是不至于让防疫政策成为阻断我国与世界经济交流。


由于现在世界各国在面对新冠疫情方面都“躺平”了,人员流动是不受限制了,如果我们国家长期限制太狠,对我国经济发展客观上会造成长期的危害,我们国家从14+7调整为7+3,应该是基于这样的考量。说白了,就是在当前美国不断推动针对中国“脱钩断链”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作出的一些政策调整尝试。


其实,在这些方面,我们可以从我国今年实际使用外资的情况窥斑见豹。


2022年一季度,全国实际使用外资3798.7亿元,同比增长25.6%(折合590.9亿美元,增长31.7%)。2022年1至6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233.1亿元人民币,按可比口径同比增长17.4%,折合1123.5亿美元,增长21.8%。也就是说,二季度我们实际上使用外资的金额只有3434.4亿,环比是出现较大幅度下降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2022年6月27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制定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将原来密切接触者、入境人员隔离管控时间由“14+7”改为“7+3”。


图片


客观而言,缩短了入境管控时间会上让国内的防疫难度加大了,但从国际局势和经济发展角度而言,这种尝试也是必然的,我们不可能一封了之,也不能直接躺平,这其实还是在探索第三条路的一种方案尝试。那么,在尝试过程中,一则遇到困难是肯定的,近代中国我们哪个时候又没遇到困难呢?二则,我们需要通过不断通过适当放松来提高我们的社会治理和管理能力,从而提升抗疫防疫能力,最终实现最大限度放松的情况下,也能控制整体疫情不蔓延,这是我们的目标。


五、经济维度


从经济维度看,现在的疫情此起彼伏加上防控的层层加码等因素,客观上肯定影响了经济发展,更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包括文旅、餐饮等消费领域,的确遭到了很严重的打击,乃至有时候我们不敢出个差,出了差可能回不来。


但是,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还不同,我们国家还是以制造业为支撑的经济,制造业真的不行了,经济的整个循环逻辑就会出大问题。所以,在当前我国疫情依然总体可控的情况下,我们的经济虽然遇到了很大压力,但三季度依然还是获得了较好的增长。这一切,其实和我们疫情控制得好是有很大关系的。


大家也都看到了前些天的郑州富士康事件,一旦疫情扩散,一定会有很多人直接选择退出就业市场,疫情又会打击一部分就业人口,这直接会导致中国工业生产陷入困境。对我们国家来说,工业陷入困境比服务业问题更严重。


因为,第二产业的初次分配早于第三产业的初次分配,如果第二产业的分配出了问题,第三产业还会好吗?还有好的基础吗?而且,疫情一旦肆虐,大家都会减少活动,不是说放开了、躺平了服务业就会好。尤其第二产业遭受打击的情况下,第三产业长期困难更大。


其实,***想说的是,当前客观上就是“世界大战”,在这种背景下,整个人类都是内卷的,各国都会为了控制更多经济资源而使出浑身解数。在这种情况下,新冠疫情、战争、饥饿、逆全球化,必然深度影响我们的生产生活,无论你怎么做都不可能好受。这么做有这样的问题,那么做有那样的问题,很难有万全之策。某种程度上,这种时候各国都是在发挥聪明才智和努力往下扛,能扛过去这个困难时期,前途一片光明;扛不过去,像乌克兰那样成为大国争夺的前沿,国家都可能灭亡,人民更是流离失所、食不果腹。


在这样的背景下,***认为,我们需要的就是不断地稳中求进,通过稳住、通过不断探索,去找到一种成本更低、效果更好、损失最小、收益最高的方式来应对这一切。


二十大一直在强调守正创新,创新的前提一定是守正而非激进,守正创新才不至于一败涂地,守正创新才能实现真创新。在这种形势极为复杂的大背景下,我们需要不断探索进步,包括我们的抗疫措施。


就像现在,大家都知道,宏观政策是好的,但下边层层加码坏了大事,有些地方甚至以封代管。这些当然都是错误的,这种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客观上制造了更大的混乱。


但是,我们也要理解基层,他们既没有足够多的资源,也要承担控制疫情的责任,同时他们整体工作的方式方法和能力在新形势下又明显有待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往往会更加简单粗暴地处理问题。但是,一个市、一个地区都以封代管,那显然就是懒政了。


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其实单方面听谁的都好像有道理。譬如,我们听居民的,那是一肚子苦水,因为生产生活都受到很大影响,收入也减少了,生活品质下降了;我们听基层干部的,也是一肚子苦水,下边人手少、收入低、工作强度大,同时方法往往又不得当,犯错了还得担责任,干得非常辛苦。所以,这些客观上都是矛盾点,都是问题点。


但是,恰恰这正是我们提高的地方。我们已经看到了问题,但解决问题需要一个时间,中国这么大,要把基层的管理能力提上去需要整个社会去推动。


很多人很想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国家统一标准,大家都按标准来。但事实上,我们国家整体发展不平衡,无论是物质水平还是人员素质知识水平都差别很大,各地的管理能力差距也很大,这就注定了你很难有一刀切的政策来去做,只能说上边给出指导意见,然后下边一步步探索实践,然后大家在探索实践中再去找出新的方法,最终找出新的出路。


国家治理和管理能力的提升,其实就是在这种困难中不断实现的。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会遇到困难,但***认为,以中国人的才智,经过一定时间的探索,还是能够找出一条新路子来的。


最近,无论是海外机构、媒体,还是国内的一些舆论,都倾向于“3个月后”、“某个会后”放开,但***认为,中国不可能像西方那样简单放开,而是在探索如何用一种合理的管控手段,让疫情在可控下保证我们的正常生产生活。若非病毒变异到像流感病毒那样,真的没有那么大的危害了,我们国家都会坚持“动态清零”政策,会继续推动管理方式、管理手段的变革,从而不断提升应对困难的能力,而不是面对困难直接躺平,把控制疫情的选择权让出去。


形势的确是复杂的,但我们更应该明白,现在全球都不太平,现在就是“世界大战”,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必然面临各种各样的压力,无论我们怎么做都不可能逃开这个压力。我们肯定不能简单粗暴地处理一些重大问题,而是需要科学研究与慎重探索,需要较长周期的摸索和观察,不断总结实践中的经验,最终才能真正实现整个社会的与时俱进,实现整个社会的大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