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凶狠的政客回归了!-

作者:虚声来源:虚声(公众号ID:lxlong2……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 虚声
来源:虚声(公众号ID:lxlong20)
已获授权转载

地球村的江湖中,政客一般意味着圆滑。但凡事都有例外,以色列的政客就以凶狠著称。内塔尼亚胡,又是凶狠的以色列政客群体中的佼佼者。

111日,以色列举行大选,这是四年来史无前例的第五次选举,中间派总理拉皮德与前总理内塔尼亚胡展开激烈角逐。

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的政党 利库德集团及其极右翼政党锡安主义(又称犹太复国主义)赢得胜利

凶狠的内塔尼亚胡,又回来了。

一个凶狠的政客回归了!- 精选文章 第1张

以色列虽然不大,但党派林立。当然以色列政党也很袖珍,最大的工党也就30多万党员;最小的政党只有一个党员,美其名曰一人党。因此以色列政局并不稳定,经常搞选举。

就在那样一个政治局势不稳定的环境中,内塔尼亚胡成为以色列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理,长时间处于权力中央。大家看下他的简历:

1993年,内塔尼亚胡当选为利库德集团主席。

1996年,内塔尼亚胡首次当选为第27以色列总理。

1999年辞去利库德集团领导人职务,到了2005再任利库德集团党魁。

2009再次出任以色列政府总理2013年获得连任2019获得连任,一直干到2021年。一口气干了12年。

结果刚下野一年多,便又第三次上台(从时间周期看,他有点类似安倍晋三。如果安倍不遇刺,有很大概率三次出山)。他之所以能在以色列政坛屹立不倒,主要原因之一便是凶狠。这个世界上凶狠的人很多,但能持之以恒凶狠的人不多。

能支持一个人持之以恒凶狠的因素,无非是仇恨与梦想,内塔尼亚胡也不例外。


01 梦想与仇恨


二战之前的两千年时间,犹太人到处流浪,他们的最大梦想便是复国。

二战之后,在域外大国的帮助下,他们实现了复国梦想,建立了以色列。从那以后,很多犹太人的梦想就是为以色列壮大而战。

时间回到197674日凌晨,在乌干达(东非小国,号称高原水乡)首都坎帕拉南部的恩德培国际机场,一场救援行动震惊了世界。

事情源于一周前的1976627日,一架法国喷气客机载客258名,从以色列飞往法国;中途在雅典停留期间,被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的极端派劫持到恩德培机场。

劫机者释放了非以色列藉乘客,扣留了105名犹太人作为人质,要求以色列释放53名恐怖分子。

74日,以色列特种部队奔袭4千公里,将劫匪全部歼灭,救出103名人质。恩德培行动,堪称世界营救史上的典范。

参与恩德培行动的以色列特种部队中,仅有1名军人牺牲,他叫乔纳森·内塔尼亚胡,也就是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亲哥。

一个凶狠的政客回归了!- 精选文章 第2张

内塔尼亚胡一家,是典型的犹太精英家庭,遵循最传统的犹太价值观。

本雅明和乔纳森从小就关系很好,两人的成长轨迹和所受教育类似。

本雅明担任总理之后,对哈马斯非常强硬,每次出手都异常凶横。在其私人感情里面,有没有为哥哥复仇的情绪,不得而知。

现在以色列人的死对头主要是阿拉伯人和伊朗人。因为阿拉伯人历史上曾经让犹太人灭国;而伊朗人则是现实中的威胁,尤其是考虑到伊朗可能拥核,让以色列寝食难安。

捋一捋21世纪伊朗核科学家遇袭的案例:

2020年,伊朗首席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遇刺,曾经轰动一时。实际上那并不是伊朗核科学家第一次遭遇袭杀。

2012111日,伊朗首都德黑兰发生爆炸,2名核科学家死亡。

201111月,伊朗某一导弹基地发生大爆炸,17名核武器和导弹技术人员当场殒命。

20101129日,沙希德·贝赫什提大学2名核物理学家遇袭身亡。

2010112日,德黑兰大学核物理学教授阿里·穆罕默迪遇袭身亡。

20096月,核专家沙赫拉姆阿米里在沙特失踪。

20071月,伊朗著名核物理学家阿尔德希尔·哈桑普尔死于毒气。

一个凶狠的政客回归了!- 精选文章 第3张

那些伊朗核科学家遇刺的案例中,基本都有以色列的身影。除了2007年死去的阿尔德希尔·哈桑普尔之外,其余全部死于内塔尼亚胡执政期间。要说这是巧合,鬼都不信。

内塔尼亚胡对伊朗的强硬凶狠,几乎已经用尽了直接发动战争之外的所有手段。如此凶狠的政客能长时间屹立不倒,意味着他有强大的支持者。

内塔尼亚胡的靠山就是利库德集团,中东最为凶狠强硬的政党。


02 最硬的政党


利库德集团听起来像个大企业,其另一个称呼叫自由联盟,听起来像是一个学派。其实它既不是企业也不是学派,而是名副其实的政党,且是以强硬著称的右翼政党。

以色列建国之后也搞三权分立体制,听起来和美国类似。只不过总统享有崇高的特权和道义的力量,只是一个象征;行政大权归总理。准确来说,以色列这套体制更类似印度。

当然以色列和印度同年(1947年)建国,也不存在谁抄袭谁。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于,以色列和印度一样,政党林立,出现过几百个政党。

虽然以色列政党和印度一样奇葩,而且经常搞选举;但政治生态非常稳,主要就是左派的工党(前身是工人党)和右派的利库德左右互搏。

虽然工党和利库德号称左右两派,其实都很激进。

区别在于,左派的工党(那时叫工人党)是旅欧犹太人建立的,并且主导了以色列建国。党魁本·古里安堪称以色列国父。

一个凶狠的政客回归了!- 精选文章 第4张

工人党时代的以色列,政治诉求是在中东立足,并且和阿拉伯人共存。

为此本·古里安不惜解散犹太人右翼的很多激进组织。

但是通过前3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发现在美国的支持下,自己足以称霸中东,而且还可以占领很多地盘,便悄然改变了策略。

对狭小的以色列来说,任何一寸土地资源都异常宝贵。

随着本·古里安的老去,早期主导以色列建国的旅欧犹太精英退出历史舞台,工人党骨干本土化不可避免。

1968年是一个关键的年头,以色列工人党改名工党。随后上任的以色列铁娘子梅厄夫人极为强硬,发动第四次中东战争,扩张了以色列领土。

和早期工人党相比,工党虽然还是左翼政党,但少了一份宽容;其政治目标变成不反对建立一个拥有有限主权(例如不能拥有军队、不能与任何国家军事结盟、以色列空军享有领空使用权)的巴勒斯坦国。

——相当于要把巴勒斯坦变成自己的附庸。巴勒斯坦人当然无法接受。

包容性更强的左翼工党尚且如此,右翼的利库德就不用说了,政治诉求中根本就没有巴勒斯坦人的位置,和哈马斯的政治诉求中没有以色列人的位置一样。

如果利库德和哈马斯资源、武器、综合实力类似的话,双方估计能打得一个人都不剩。

利库德集团的思想源自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中的修正派领袖雅博廷斯基。此君倡导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来实现复国,是一种极端民族主义流派。

雅博廷斯基与追随者们创建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中最激进的一些组织,比如贝塔尔、伊尔贡,还有毫不忌讳自称恐怖组织的“莱希”。

这些组织曾经被本·古里安无情打压。但随着左翼日渐右倾,右边的利库德得势是必然。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埃勒·沙龙。

前四次中东战争,沙龙在左翼政府中历任步兵团连长、戈兰旅指挥官、伞兵旅旅长、北部军区司令、装甲师师长和南部军区司令等职,依靠军功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

一个凶狠的政客回归了!- 精选文章 第5张

但是退役之后,完全被左翼培养出来的沙龙却加入利库德,最终以右翼大佬的身份成为以色列总理。

右派的特点就是激进强硬(不要理解为保守)。但如今,强硬成了其痛点。

很多时候,强硬如果没有限度,就会演变成为了强硬而强硬。比方说叙利亚战场,内塔尼亚胡已经很强硬了,但仍然被批判为失败。

以色列曾与俄罗斯达成一致,只要不危及巴沙尔政权,俄罗斯默许以色列对叙利亚发动空袭。在以色列发动对叙利亚的空袭时,俄罗斯甚至没有为自己的盟友提供最起码的防空预警。

简单来说,以色列虽然政党很多、经常选举,但政治生态非常稳定的根源就在于,所有政党其实都差不多,都追求对敌人强硬,选来选去,就是为了把最强硬的政客选出来。

这不,乌克兰战争爆发之后,伊朗和俄罗斯走近之后,以色列又把对伊朗极其强硬的内塔尼亚胡给选出来了。


03 三种可能性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内塔尼亚胡这次出山会有哪些举动呢?下面描述一下可能出现的三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纯粹示强。

这个选择该如何理解呢?就是现在伊朗在中东比较强势。拜登上台之后,想和伊朗核谈判,但是一直不顺利。原因很简单,伊朗既不相信拜登,也不想彻底弃核。

美国和以色列在中东同气连枝。现在拜登的支持率逐渐下滑,如果没有乌克兰战争,基本要输掉中期选举。内塔尼亚胡这个时候出来,相当于警告伊朗,谈就好好谈,不要耍花样。

老实说这就类似于恐吓了,但伊朗肯定不吃这套。特朗普最后一年,美国和以色列对伊朗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比如直接袭杀苏莱曼尼),也没能让伊朗服软。

与之相对的是,伊朗也升起了血色复仇旗,相当于间接展示自己的决心。

第二种选择,军事威胁伊朗。

在两年之前,美国和以色列对伊朗的军事威胁是切实存在的。那时美国的军事基地基本对伊朗形成包围之势,可以进行出其不意的攻击。

但是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之后,伊朗周边的军事压力大幅减弱,美国基本放弃了对伊朗军事占领的策略。

现在内塔尼亚胡出山,并不能从军事战略层面给伊朗更大的威胁。

第三种选择,袭击伊朗核设施。

上文提到,在内塔尼亚胡第二次执政期间,伊朗核科学家接二连三遭遇不测。实际上在那段时间内,伊朗的核设施也经常遭遇袭击。比如2020年夏天,伊朗位于纳坦兹地区的一处绝密设施,在6天内连续发生3次爆炸,损失颇为严重。

现在伊朗总统莱西又是哈梅内伊的忠实学生,伊朗强硬派中的强硬派,和内塔尼亚胡基本算是针尖对麦芒。看伊朗的态势,基本上不可能弃核。

对伊朗来说,拥核意味着自身战略上更加安全,同时对美国和以色列形成威慑。

对以色列来说,伊朗拥核意味着对自身巨大的地缘威胁。内塔尼亚胡很可能会不顾一切地袭击伊朗核设施。之前萨达姆时代,伊拉克也比较接近拥核。伊拉克拥核,对以色列也是致命的威胁。但关键时刻,伊拉克核设施遭到以色列空袭,造成不可逆的损失。

之前有空袭伊拉克核设施的成功经验,以色列会不会对伊朗也来这一手?应该说概率还是存在的。按照以色列的性格,再加上美国在背后的支持,绝对干得出这种事。即便没有明目张胆的恐袭,伊朗核设施与核科技人员,也很可能进入一个新的危险周期。

简单来说,这次内塔尼亚胡出山,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越发紧张起来。


一个凶狠的政客回归了!- 精选文章 第6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