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怎样抗疫?-

来源:静思有我(ID:jingsiyouwo66……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来源:静思有我(ID:jingsiyouwo666)

说实话,最近这段时间我和很多朋友一样,对新冠疫情的问题是非常焦虑的。

因为,今年疫情持续的时间太长了,而且目前没有看到马上可以消停下去的迹象。另外,非常明显,疫情的管控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比较大。从统计数据来说,中国今年GDP的增长率不理想。从老百姓的生活来说,不能随便出去嗨影响了生活质量,还只是相对来说的一个小问题,更重要的是,有的人不能上班了,要么工厂封了,要么小区封了。还有一些自己做生意的人,生意隔三差五地就要停下来,由此影响了收入。

其实我也在反复地问自己,我们要不要把疫情防控的事儿停下来?所以我前天专门谈了一下我的看法,我的结论是不能停,我们必须继续坚持动态清零。

我前天的观点可以分成三个小观点,其中第3个小观点是从前两个小观点延伸出来的:

第一,如果我们停下来,即便是面对今年的奥密克戎病毒、也就是所谓的致死率、重症率比较低的这种病毒,中国也会死亡100多万人。那么这100多万条人命怎么办?

第二是,我们即便不考虑人命,我们只考虑挣钱。如果真地停止抗疫,直接躺平,我们是否能够回到2019年、也就是疫情到来之前的状态?

从生活的直观感受来说,目前不能很方便地出去嗨,不能很方便地出去挣钱,就是因为疫情管控。打个比方,疫情防控就是一堵墙,挡住了我们自由的出去嗨自由的出去挣钱。那么,最直接的推理就是,不管控了,这堵墙就没有了,那就可以自由的出去嗨,自由的出去挣钱。

可实际情况是,富士康厂区发生了少量的阳性感染者,然后谣言又说死了几个人,于是那么多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有的步行上百公里回家。这说明,如果把国家组织疫情防控而导致不能方便出去嗨、不方便出去挣钱的这堵墙拆了,我们自己也会在心理上砌一堵墙,这堵墙会挡住我们出去嗨和出去挣钱的路。之所以我们自己会给自己砌起来这堵墙,道理很简单,人都是怕死的。

这说明,在病毒被消灭之前,无论如何我们都回不到2019年那个没有病毒的环境中。直观上,感觉上,如果不抗疫了,我们好像就回到了那种环境,那是一种错觉,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幻觉。

所以我认为,在要不要继续防控疫情的问题上,我们在心理上在做对比的时候,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2019年比。我们能够怎么比呢?我们只能立足于2022年有奥密克戎病毒的背景下,防和不防哪个结果更好一点?

重复一下,认为不防了就回到了2019年,那是一种幻想。

在世界各国国家治理的实践中,类似这样的幻想是很多的,很多国家都吃了这种幻觉的亏。特征就是,以为解决了A问题就万事大吉了,事实上,把A问题解决之后,又生出一个更大的B问题,结果导致情况比以前还差。

这里面的典型事例是前苏联的崩溃。

进入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苏联党和国家都存在严重的问题,比如官员腐败,特权阶层,经济结构极其不合理等等。苏联的政治精英和老百姓都看到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看得准不准呢?非常的准。问题大不大呢?非常的大。

这就好比是,我们当下已经看到了,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的负面影响。看得准不准呢?非常的准。问题大不大呢?非常的大。

可更要命的问题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否就是把现有的搞法彻底推翻?

前苏联选择了彻底推翻,于是苏联解体,苏共垮台。

结果是什么样子呢?

我在以前给朋友们介绍过。1987年的时候,一美元只能兑换0.64卢布。1991年苏联解体,到1996年,卢布贬值成什么样子了,变成了一美元兑换5800卢布。从1998年1月1日起,俄罗斯发行新卢布,一新卢布等于1000旧卢布(目前俄罗斯用的就是那时候发行的新卢布)。今天,2022年11月6日,卢布的汇率是一美元兑换62卢布,由于现在的卢布相当于1987年的1000卢布,所以,今天卢布的汇率是:一美元兑换62,000,当年的卢布。

简而言之,从1987年到2022年1月6日,卢布的贬值幅度是从一美元兑换0.64卢布,到一美元兑换62,000卢布。

反过来说,1987年的时候,一卢布等于1.56美元,今天2022年11月6日,一个1987年的卢布只等于0.000016美元,贬值了99.999%。即便用百分数表示,小数点后面还有三个9。

这还是对照美元算出来的结果,那就是假定美元没有贬值。如果考虑到美元贬值,数字还小。算了,不算了,都贬值成这样了,再算小一点也没多大意义了,反正是个小。

我们通常说货币贬值的时候,喜欢形容某一种严重贬值的货币,贬值成了废纸,但卢布的这种贬值幅度是,连废纸都不如。

如果说从货币贬值的角度来描述一个国家国力衰落的现状还不算很直观,因为汇率这东西在大众心中貌似有点玄幻,那么我们说点直观的感受。

苏联解体之前,世界是两极,世界也就是美苏争霸,也就是天下就两个老大,一个是苏联,一个是美国,苏联的国力何等强盛?

而今天呢?

我们不说经济了。经济是俄罗斯的短板,我们说点他的长板,那就是军事。

今天俄罗斯的军事是什么水平呢?我们看看俄乌冲突就知道了。

苏联在解体之前,在军事上是跟美国平起平坐的军事大国,而今天,他打一个小小的乌克兰都非常艰难。

艰难到了什么程度,我说一个最新的消息。

前天,11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一项法令,允许征召那些犯有严重罪行的俄罗斯公民入伍。

简单的说,俄罗斯要征召罪犯上战场。

我们在什么样的场景下看到过这种情节?反正我本人只是在电影、电视剧和历史教科书里面,看到过一个国家特别难的时候有类似的事。

这就是当下的俄罗斯。

我们再看看俄罗斯最新的声明。

4天之前的11月2日,俄罗斯外交部发布了阻止核战争发生的声明。声明中说,俄罗斯仅在遭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或者遭到常规武器攻击且国家生存受到威胁时会使用核武器。

这一个声明和他最近这两个月的表态是不一样的。最近这两个月他的表态大体意思就是,在9月底举行公投加入俄罗斯的那4个乌克兰的4个州,俄罗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核武器实施保护。

从世界和平的角度,俄罗斯的这个阻止核战争的声明是有利于和平的,这是好事。但是,这也是俄罗斯国力衰弱的象征。

俄罗斯关于核战争的态度的转变,渊源于什么呢?

我们看两个事儿就知道了。

5天前的11月1日,美国海军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罗德岛号”,对英国海外领地直布罗陀进行了一次非常罕见的公开访问。而就在两个星期之前,美国中央司令部也公开了,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和美国海军第5舰队司令等高级指挥官,登上在阿拉伯海另一艘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西弗吉尼亚”号。这两件事,都被世界舆论称之为“罕见”。

我还是那句话,从防止核战争的角度,这对人类是好消息。但站在俄罗斯的角度,我们看出了衰弱的俄罗斯。

而这一切,归根到底就来源于上个世纪80年代苏联人对苏联党和国家存在的那些问题,看得非常准,但选择的对策错了。

这种错误的对策的特征就是:推倒重来。

而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健康和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正是汲取了苏联的经验和教训。

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是经验和教训两个方面,而不是一个方面。

所谓经验,就是苏联人当时对苏联党和国家存在的种种问题看得很准,所以我们国家对于一些类似的问题也高度重视,比如反腐败,比如反特权阶层,比如调整不合理的经济结构。

所谓教训,就是中国没有推倒重来,而是对所有的问题进行针对性的改革。

我在以前跟朋友们说过,如果说中国现在还不错的话,那么中国不是本来就这么好的,而是慢慢变好的。什么叫慢慢变好?潜台词就是,过去不咋好,现在比过去好了。

我们再体会一下改革这个词。

改革,改革,就是要改掉过去的东西。那为什么要改掉过去的东西呢?如果过去的东西很好,那我们还改啥改呢?毫无疑问,改革这个词背后蕴含的意思就是,我们有很多不够好的地方,所以我们要改。请注意,改革开放是中国的标志性特征,那其实也就意味着中国有很多不够好的地方,也是中国标志性的特征。有一些朋友觉得我总是歌颂自己的国家,貌似不承认中国有很多问题,那完全是对我意思的误解。每一个赞成改革的人,都是一个深刻认识到中国有很多不够好的人。还是那句话,没有问题,要改革干什么?

但是,我们对待这些问题的态度是改革,而不是推倒重来。

今天,我们的疫情防控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集中体现在对群众生产生活造成负面影响,但我们不能推倒重来,也就是不能放弃动态清零。

我们正确的方针应该是,坚持动态清零,同时对动态清零政策导致的问题的方面进行改进。

所以我认为,走到今天,中国的疫情防控总方针仍然是清零,但具体操作要进入2.0升级版。

昨天,11月5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再次明确了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但同时又有一个重磅消息。那就是在疫情防控当中,由于不合理的措施,不必要地影响了群众生产和生活的城市,被点名批评。

比如,有两个城市,因为对来自低风险地区的人也采取强制劝返或者隔离,而被点名。有两个城市,对中高风险地区以外的地区的人的出行,也实行限制,被点名了。还有一个城市,随意扩大隔离管控范围,也被点名了。还有两个城市,因为隔离场所收费被点名了。还有一个城市,随意以静默、封城代替管控,也被点名了。我算了一下,总共被点名的城市是8个。

这是中国抗疫继续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的基础上,实行2.0升级版的第1个特征。

还有第2个特征,涉及到两个消息。

一个消息是,有一个城市宣布不再收集和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流调信息,让流调队员全力投入流调溯源工作中。

我对这个消息的理解是,抗疫和打仗一样,都存在着兵力不足的问题。抗疫和打仗一样,不可能把一线阵地每一个地方都部署重兵,因为兵力不够。所以必须根据战场态势,把有限的兵力用到刀刃上,这必然导致在有些地方,我们可能不再部署兵力了。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那就是争取有限的投入,获得最大的产出,从而实现总产出的最优化、最大化。比如,我手上有100万块钱用于做生意,有10个项目可供选择,我没必要对10个项目平均分配金钱,比如每个项目分配10万块钱。我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对一两个特别赚钱的项目,投入大量的金钱,比如我把80万块钱投入到其中的两个项目当中。把剩下的20万块钱投入到另外三个项目当中,还有5个项目我不投钱了。

对那5个项目不投钱,不意味着我不做生意了。相反,那是因为我想挣更多的钱。

抗疫和打仗一样,要不断的调整战略和战术的部署,以便实现效果的最优化,以及投入产出的节约化。

打仗,总是越打越精的。

孙子兵法说,左备则右寡,右备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撒芝麻一样部署兵力,往往不算是高明的做法。

如果说以前我们在前线阵地是每隔10米部署一名士兵,现在我们把有些地方的士兵撤了,把士兵集中在一两个最恰当的位置,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守阵地了。

所以我认为,这条消息不意味着放弃动态清零,而意味着战术的调整,具体来说是兵力部署的调整。

除了这条消息,还有一条消息就是,很多地方都发出通知,有一些地方坐飞机和坐火车不再查验核酸检测证明。

这是为什么呢?这其实也是一种抗疫力量的调整,因为查验核酸检测证明也是需要部署抗疫力量的。

我没有参与疫情防控的具体组织,也没有参与疫情防控具体技巧的研讨,我无法具体说明为什么可以这样做。但是我从一般意义上理解,那就是在有一些风险比较低的地方,我们就不再部署重兵了。

这是为了更好的节约资源,同时也是最大限度的减少疫情防控对生产和生活的影响。最简单和直白的道理就是,走到哪里都要去查验一下,很多时候是属于重复查验,浪费抗疫资源,也造成出行的不便。我们可以这样想一想,如果查验10次和查验3次的效果是一样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减少那多余的7次呢?或者说,查验3次比查验10次效果差一点,但是查不了太远,那么,我把按7次查验的人撤下来,用于其他更重要的地方,从而取得总体效果的提高。

至于具体是减少7次还是减少4次,具体减少哪几个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不在我今天的讨论之列,我也没有这个水平讨论。

我从一般意义上理解,是这么一个逻辑。

这就是中国目前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的前提下,具体抗疫策略的调整,我把它称之为中国抗疫2.0版。

它的特征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有所为有所不为,自然就会在“不为”的那些环节,减少抗疫资源的投入,同时还减少对生产和生活的影响。

这就是改革,或者叫改进,是针对前一段时间防控疫情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而作出的新安排。但改革和改进,不是推倒重来。

在当下,疫情防控是很大很大的事情,但是在整个中国发展的大局中,它只是一个分问题,可我现在想把这个分问题和整个中国发展的总问题做一个对比。

从1978年开始,我们实行改革开放。我在今天前面讲了,既然是要改革,那就说明有问题,因为我们可以反过来理解,没问题,我改革啥呢?

我们都知道,中国在改革的时候,坚持了社会主义制度,坚持了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了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在此前提下,我们不停地改,不停地改,我们改了40多年,终于有了现在比较令人振奋的综合国力和发展成就。

我们没有像苏联那样,把建国以来的最基本的东西,彻底推倒重来。

而今天我们疫情防控,我们也有很多问题,所以我们要改革或者叫改进,但我们不能把动态清零的总方针彻底推倒重来。

我觉得,这事而好想是说清楚了。

但我承认,既要动态清零,又要最大限度的减少对生产和生活的负面影响,这道题太难做了。这事实上是两道题合成一张试卷。对这张试卷,单做其中任何一道题,对中国来说都不难。但要把两道题都做好,就难了,特别难!这极其考验当下中国人的智慧和能力,所以我在前天的结尾说了一句有点悲壮的话,那句话叫做:“除了胜利,我们已无路可走。”

现在全世界230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国一家在这么干,别的国家都看看题,觉得这题做不出来,于是就零分交卷了。而中国还在考场上苦苦鏖战。这就是当下的中国。

其实,中国一直以来在都是在做世界上最难的题。

比如中国的发展,就是世界上最难的题,难在哪里呢?首先是人多,我们有14亿人口,是美国的4倍,中国的发展就相当于是4个美国的发展,相当于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韩国,新加坡,以色列、新西兰、俄罗斯,以及欧盟其他的20多个国家,还要加上一大批我们耳熟能详的那些知名国家,全部加在一起只等于中国的发展。

人多带来很多问题,绝对不是数字上的简单相加,比如最常见的,人多了,思想就不容易统一,那么社会就不容易稳定。但就这一条,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做到。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能够长期保持社会稳定。而社会稳定是发展的前提,没有社会稳定,啥事都办不成。

另外,中国发展之难,还在于我们只能选择和平崛起。从文化上我们没有强盗文化的传统。从世界环境上来说,我们也没法去抢别人,不可能像大航海时代以来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样满世界抢劫,把财富都抢到他们国家,然后他们又发动了工业革命,让自己登上世界之巅。

中国的发展只能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起早贪黑,勤扒苦做,还要韬光养晦,辗转腾挪……这就是我们的和平崛起。

还要附带一句,要扛得住强盗的骚扰。

中国一直是在做最难的题。有时候,不是中国想做最难的题,而是中国拿的这份卷子,本来就是世界上最难的那份卷子。这没办法,我们没得选。

当然,在疫情防控的问题上,我们是主动选择了这道最难的题。这道题太难了。连我有时候也在想,能不能换一道简单一点的?

可是,不行啊!

别的都不说,就是每年100多万人的死亡这个结果,全世界都能接受,唯***中国不能接受。为啥我们不能接受呢?我说不出理由,非要让我说理由,那就是一个理由,那就是,我们是中国。

如果非要说第2个理由,那就是中国还有这点自信,认为我们有能力做得出来这道难题,只是暂时还没有交卷。

这几句话,算是豪言壮语吧。

豪言壮语就说到这里,接下来说点实在的。光说豪言壮语也不行。

要想把疫情防控和生产生活两道题都做好,确实很难,有哪些难处呢?肯定是很多的。我本人没有进行专业性的系统思考,哪怕是假装专业性的思考也没有,所以我只能说点直观的。

我在以前说过,抗疫成功取决于管理和科技两个方面。

今天我想说,在管理和科技没有大幅度提升的前提下,当下有一个很要命的问题,那就是:钱。

你没听错,是钱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疫情防控的第1道关是核酸检测,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坚持每天进行核酸检测,那么就能够做到早发现,再辅之以后面的有效措施,疫情防控的效果就会大大提升。

我说一下我的一个很直观的感受。我生活的这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当中,一直坚持全员每天核酸检测。所以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最近一直有零零星星的疫情,有零零星的区域性的管控,但是没有成为全国知名的疫情爆发的城市。

我过去一个多月每天做核酸检测的时候都在想一个事儿,这核酸检测要多少钱呢?我想这个事,大约是因为我长期以来喜欢思考财经问题,习惯了。

做一次核酸检测需要多少钱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有一些地方要求核酸检测自费,自费的标准就是单检每人16元,混检每人3.5元。

那么我猜,核酸检测的费用大约是3.5元。

我还在想,目前实行核酸检测自费的地区,都是人口密度相对较小、人员总量也相对较小的地区,那么费用可能相对偏高。

由此我推理,我生活的这个上千万的城市,一个多月以来每天坚持核酸检测的费用要低于3.5元,那到底是多少呢?我不知道。我猜一下,比如我猜是两元,这个钱数已经很低了。

于是我算了一个账,这个城市每天核酸检测要花的钱是多少?按1,000万人算,每天就是2,000万块钱,10天就是两个亿,过去一个多月就将近10亿。

这是多大的一笔数字啊?

我不知道这个城市的财政是否能够承受。

我是一个长期思考思考财经问题的人,所以我这人对钱比较敏感。所以我一想起这个数字,我每次听到小区微信群里说明天做核酸检测的通知的时候,我都是一种毕恭毕敬和满怀感激的心情。

看来,我生活的这个城市的财力还是可以的。那么,我自然而然的还会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任何一个城市都有这个财力吗?

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不知道中国各城市的财力。即便知道财力的总数,我也不知道它具体的开支,所以这个问题我不能乱说。

可是我看到了一条消息,那就是中国北方有一个也很有名的城市已经封城了。这样的一个城市,前两天发出通知说,近期将每天进行全员核酸检测。

说实话,我看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惊讶的。我原来认为,一个城市都封城了,那这段时间肯定是每天做全员核酸检测,因为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没有封城,都每天全员检测。

然后再往深处想,这个城市为什么,好像,(仅仅是好像,我是从那个通知里面推理出来的),好像没有进行每天全员核酸检测呢?

还是那句话,我是个财经人,我喜欢从钱的角度考虑问题,我大胆的推测,可能是钱不够。因为每天全员核酸检测,实在太花钱了。我这是猜的,如果猜错了,请指出来。

即便我对这个城市的猜测可能不对,但事实上中国今年已经有一个城市(请允许我今天统统不说具体地名),明确地解释了,为什么核酸检测要自费?因为财力不够。

所以我认为,当下的抗疫,钱是个大问题。

那么,钱怎么解决呢?

抗美援朝的时候,全中国人民可以捐钱买飞机大炮。当下的抗疫,我们能不能个人也出点钱呢?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另外,如果我们个人承担这笔费用,会是多大的负担呢?

按我刚才的推测,如果检测数量到达比较大的数字,一人检测一次核酸的费用可能能够降低到两块钱,尤其是在人口密度很大的大城市。在人口密度小的地方,费用会相对高一些。

我们按两块钱算账,即便每天都检测,每个人每年要承担的费用是700多块钱。

当然,如果我们真的在最开始每人每天都检测,那么疫情就有可能得到很好的控制,以后就可以两天测一次,再以后就是三天测一次,再以后就5天测一次。比如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在没有发现一例感染者的时候,大约5天全员核酸检测一次。这样算账下来,我预估一个大概数字是,每个人每年要支出500块钱。

如果我们每个人每年支出500元钱核酸检测,就能够让我们的抗疫效果取得很大的变化,从而让我们能够基本上自由的出去嗨,基本上自由的出去挣钱。我作为一个财经人,我认为这个账是划算的。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因为疫情的原因,有些人挣钱已经比原来少很多了,生活本来就有困难。对于这一部分困难的人我们自然可以出台政策做专门安排。而我想说的是,在当下的中国,一年负担500块钱的人数还是相当多的,比例应该也是非常高的,只要我们的思想能过这个坎儿。

我在前面说了,中国目前要做的这道题是全世界乃至人类历史上最难的题,难就难在既要搞好疫情防控,又要搞好生产生活。这么难的题,我猜测目前给很多城市和地方都有巨大的经济压力。

中国人做事历来讲究万众一心,有钱出钱,有人出人。那么我们是否现在可以实行万众出钱呢?

我们回到经济问题上来,疫情防控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意,影响了很多人上班,总之影响了很多人挣钱,那么我们现在每人拿出500块钱的成本,把这个事情搞定,(当然只有这一条因素他是不会自己被搞定的,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然后我们既把疫情控制住,同时又能早日自由的嗨,自由的挣钱。

我觉得,这个账,从经济上来说是划算的。

我觉得,中国抗疫接下来确实要讨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钱。

从经济上算账,2021年中国人均GDP是1.25万美元,马上要跨入世界银行划定的高收入国家的门槛。2021年中国全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万元。如今抗疫遇到了难题,我们要问一问自己,我们愿不愿意在未来的一年每人出几百块钱,解决一下在疫情紧张的时候“每天”全员核酸检测的费用,在疫情不紧张的时候“每隔几天”全员核酸检测的费用。当然,对于经济困难的人是可以做出另外安排的。

就用这个问题作为今天的结尾吧,请朋友们思考这个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