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温铁军,姿势太难看!-

原创:尹国明来源微信公众号:明人明察已获转载授权……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原创: 尹国明
来源微信公众号:明人明察
已获转载授权

最近网络上对温铁军的舆论围攻,虽然还仅仅是开始,但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之所以叫围攻而不是论战,是这些评论里面,看不到有力的数据支持和有效论证,而是用碎片式的说教代替说理,甚至用人身攻击代替摆事实、讲道理,比如马光远在今日头条的内容:

罗素说:“这个世界的问题不在于聪明人充满疑惑,而是傻子们深信不疑。”这句话送温铁军,做个人吧。

围攻温铁军,姿势太难看!- 精选文章 第1张

温铁军一贯温文尔雅地说理不同,这些不认同温铁军的人,多数是在以完全不同的风格和方式,表达他们对温铁军的不满。他们甚至也不说温铁军具体错在哪里,为什么是错的,只是在很努力地向人展示他们掌握真理而居高临下的满满优越感,为温铁军获得很多普通网民的支持,而愤愤不平。马光远那段人身攻击,就不只是针对温铁军,连认同温铁军观点的众多网民都骂上了。

这就不只是有失斯文的问题了,简直就是在诠释什么是有文化的流氓。这些张牙舞爪的做法,显示的也不是自信,自诩真理化身也并不代表就真的真理在手,只能说明他们急了,慌了,也技穷了,暴露了本性。需要先解决好做人问题的,不是温铁军,而是马光远这种以人身攻击代替论战的人。

虽然这些经济学家对待温铁军的方式令人不齿,但不妨碍这次引发争议的话题,跟去年的联想私有化问题一样,都触及到了某些人最敏感的神经。

温铁军这次究竟说了什么,而受到这么多人的同事攻击呢?我们看看这些攻击温铁军的人是怎么总结的:

一篇题目就充满火药味的文章《温铁军,你不要装外宾》,虽然人身攻击很“专业”,而理论论证很蹩脚,但道出了这些人敌视温铁军的原因到底在哪?在这方面,这篇文章的作者虽然名气比不了后面要提到的几位经济学家,但更少一份伪善。真小人总比伪君子,更多一份真实感,危害性也会更少几分:

(温铁军)人民经济学,总结了四个特点:自主性、在地性、综合性、人民性,甚至还加上了爱国,一般人根本搞不懂他在说什么?其实温铁军的视频最后落脚点说得很清楚,就是全面所有制。只要搞全面所有制,就能符合这几个特征。温铁军的全套人民经济理论,就是为了阐述这一概念。

原来令经济学家们拍案而起,围而攻之的原因之一,就是温铁军对于全民所有制的支持。因为在这篇文章的作者看来,“只要大搞全民所有制,就能符合这几个特性了”(这句话在我看来是对全民所有制的肯定),还直接给温铁军扣上了“否定改革开放”的大帽子。

原因之二是什么呢?答案就在任泽平向温铁军开炮的一篇微博里,这篇微博充斥着小字报那种斗倒批臭的文风:温某某(教授)否定市场经济,鼓吹回到计划经济和封闭”,并且说“此类观点不学无术,不尊重常识”。

围攻温铁军,姿势太难看!- 精选文章 第2张

虽然任泽平没有跟前面那篇文章那样,攻击温铁军肯定全民所有制,说“全民所有制这一名词都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因为他应该知道宪法第六条至今还白纸黑字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

所以,他就侧重于批判温铁军鼓吹回到计划经济。但是在他们心里,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是一体的,随便否定了其中哪一个,就同时否定了另一个。比如那篇《温铁军,你不要装外宾》就说:“呼唤全民所有制,就是为计划经济招魂。”

所以我为什么说《温铁军,你不要装外宾》这篇文章的作者,虽然很多观点不对,一样给人扣帽子,但却更真实一点。

观点不同,完全可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抒己见,但寥寥几句,就给人家温铁军定了性,出口就是别人“不学无术”,闭口就是“否定改革开放”,“为计划经济招魂”,“鼓吹回到计划经济和封闭”,这样以政治标签作为攻击手段的方式,真的很下作。这是在拉虎皮,狐假虎威地宣布自己已经垄断真理。

这些人,一出手,把他们认为性质最严重的两顶帽子,一是肯定公有制,一是反对市场经济,同时都赠送给了温铁军。

因为他们信奉的是新自由主义那一套学说。从他们对温铁军的批判看,他们认为搞市场经济就不能搞公有制。

所以,他们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支持公有制,就是质疑他们主张的自由市场经济,因为这涉及到新自由主义最核心的主张:全面私有化+市场自由化。

当新自由主义在中国学术和高教取得经济学的显学地位之后,新自由主义者围绕着他们的核心主张,很快就发明了种种神奇的高论:

1、厉以宁(曾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

中国的贫富差距大吗?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中国穷人为什么穷,因为他们都有仇富心理。我要为富人说话,不是为了讨好富人。今天有些人骂富人,好像是给穷人出气,其实他们是害了穷人。杀富济不了贫,穷人应该将富人看成自己的大哥,大哥穿新衣小弟穿旧衣,天经地义。

中国是否应健全福利与社会保障制度?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

张曙光(曾任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改革要利用腐败和贿赂,以便减少权力转移和再分配的障碍。腐败和贿赂成为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在这方面的花费,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改革的成本费。

张维迎(曾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在公有制下,官员索取剩余可能是一个帕累托改进;因为它有利于降低监督成本,调动官员的积极性。私人产品腐败的存在,对社会、经济发展来说即使不是最好的,也是次优的。第二好的。反腐败力度在把握适当、要非常适度,如果力度把握不适当,间接带来的负效应也非常大。

中国改革利益受损最大的是干部。

教育及医疗是否应产业化?中国目前为什么穷人上不起大学?是因为收费太低。

这还是当代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经济学家诸多“经典”语录的一小部分。

中国经济学家的整体社会评价不佳,这不是我说的,早在15年年前,就有一篇《谁在搞臭中国经济学家》的文章对此现象愤愤不平,但这篇文章却不肯面对一个事实:为什么这些经济学家已经掌握了那么大的话语权,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为他们扩大学术影响提供了便利,为什么还会声名狼藉?搞臭经济学家的并非别人,而是他们自己。

中国的这些经济学家,之所以跟“公共知识分子”一样,声誉越来越差,首先还不是他们学术上鲜有建树,在世界经济学界的地位很低,而是他们的利益趋向。同为经济学家的樊纲对此有一句话,堪称是他们集体的画像:“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经济学家就是应该不讲道德”。

上面的这些经济学家,比这次围攻温铁军的人段位还高。他们可能具体的观点不同,他们对任何质疑私有化和自由市场经济的理论,都表现得特别不能容忍。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学术根基要受到质疑,也意味着他们自己和背后的利益集团要面对阳光的照射。

这些人也大概率都反对共同富裕,因为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利益。

这些信奉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他们之间都经常存在着观点之争,甚至为了不同观点而公开争论。

比如任泽平,因为给恒大集团担任首席经济学家,曾经受到同行的质疑。当时同为网红经济学家的刘胜军在自媒体发文《三年前,许家印误服了一剂叫“忽悠”的药》,炮轰任泽平“忽悠”了许家印:

像许家印这样大胆的企业家,缺的不是胆量,而是理性。而任泽平最大的特点就是“煽情”、“忽悠”、“见风就是雨”(任泽平其实不牛,只是他很会吹牛)。干柴遇到烈火,结果可想而知。

对于激进的恒大而言,最不需要的就是任泽平这样的“鸡血”。

马光远和任泽平之间也有过类似的争论,但他们却不允许在中国有支持公有制,否定自由市场经济的声音。一涉及到类似问题,他们就会保持同一个步调和同一个声音。而且,一听到这样的声音,他们就气急败坏,很容易控制不好情绪,连基本的说理都不要了,问题是他们自己坚持的那一套又不能服人,既不符合事实,逻辑也不自洽。

比如,在任泽平眼里,市场经济充满各种优点,意味着“市场经济意味着开放、竞争、效率、自由、公平”,“市场经济本质上是人的自由和解放”,“实现了起点公平和过程公平”,“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不再是身份,出身而是个人奋斗”。

围攻温铁军,姿势太难看!- 精选文章 第3张

在西方经济学的教材和论文里,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论述,但哪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实现了这些所谓的优点呢?莫非我们与任泽平生活在不同的次元?

市场经济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了几百年了,如果真是能够做到起点公平,过程公平,那市场经济的范本美国,还会出现那么大的贫富差距?美国的贫富差距大到什么程度?美国《民族周刊》29日刊文称,国会预算办公室公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过去30年,富人的财富在全国财富中所占的份额呈指数级增长。“美国家庭的财富不平等在1989年至2019年的30年间显著扩大。收入排在前10%的家庭所拥有的总财富份额从63%增加到72%,收入排在前1%的家庭所拥有的总财富份额从27%增加34%。相比之下,收入最低的一半家庭所拥有的总财富份额从4%下降到2%。

美国智库政策研究院报告称,最近30年来,美国亿万富翁的总体财富增长了19倍,而中位数财富只增加了5.37%。

美联储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美国收入排在中间60%的所谓“中产阶级”所拥有的财富,在国家总财富中占比已经跌至26.6%,创30年来新低。而收入前1%的富人却拥有27%的国家财富,超过了“中产阶级”。

这么大的贫富悬殊仅仅是任泽平说的“二次分配失衡和公共产品供给不足”造成的吗?莫非,美国实行的不是任泽平认为市场经济?

当社会财富被少数人垄断了大部分,这样的市场经济实现的所谓“自由和解放”是属于谁的?任泽平能进行深入论证吗?如果不能解决因为社会财富分配的悬殊导致的内卷越来越严重等问题,谈什么自由和解放?用这种抽象的自由和解放做话术,是西方经济学的老套路了,就跟他们喜欢抽象地谈人性一样。不是人们不需要自由和解放,问题是任泽平说的自由和解放被什么人享有?

就跟很多人为了称颂美国,就反复用一个老套的问题进行论证:为什么有钱人喜欢移民去美国?他们以为凭借这样一个反问,就能解决美国制度先进的问题。难道这个问题不是正好论证美国是有钱人的天堂吗?有钱人的天堂,自然有钱人爱去。问题是,你是有钱人吗?或者大多数人是有钱人吗?

随着自由市场经济导致的两极分化的加剧,还在谈市场经济让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只是“个人奋斗”,就越来越成为自欺欺人的鸡汤。都2022年了,还拿这种鸡汤出来唬人,这就不是智商问题那么简单了。类似配方的鸡汤,打工人见得多了,任泽平难道能化腐朽为神奇,给这种旧鸡汤赋予新的灵魂?

任泽平还说市场经济就是开放,那么美国的市场经济为什么越来越走向排斥、越来越以国家安全排斥中国企业的竞争,越来越走向对立和封闭?他还把计划经济和封闭挂钩,那五十年代的156项工程和70年代的四三工程,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如果是市场经济真的如任泽平说的那样美好,那些越来越普遍越来越严重的内卷在资本主义世界里怎么产生的?社会的阶级固化又是怎么阴魂不散的?

如果地球上都找不到这样的国家实行的这样的市场经济,或者说这样的市场经济不是地球上的普遍现象,那不等于说任泽平美妙的市场经济只是存在于理论里,存在于他的想象中,最多只是一种特殊条件下的个别现象,其实是一种他们欺人也自欺的“乌托邦”?

贫富差距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大,而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艰难,这两点就能说明任泽平说的这些漂亮话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市场经济非但没有他说的那么美好,反而更容易成为他说的反面。

事实上,他们非但证明不了市场经济可以实现“自由”“公平”,连市场经济具有比计划经济更高的效率,也证明不了。

实事求是地讲,市场经济比自然经济那是效率高出了很多,市场经济在特定的历史阶段,确实有巨大的进步性。但这种进步性不会是永远的,否则就跟福山的历史决定论一样,成为笑谈了。

苏联和美国比,用了更短的时间实现工业化,用两个五年计划,迅速从农业国变成世界第二大工业国,这是低效率?

全面实行私有化和市场经济的俄罗斯,与苏联时期比,是生产力更发达了,还是民众福利更高了,或者是国力更强了?

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做更多的分析,证明那些自由市场更有效率的说法,根本没有实证。但他们却把这些没有实证的假设当作前提,当成常识。

任泽平有能力不持偏见,不依靠谎言完成这个实证吗?不是讲事实胜于雄辩吗?信奉西方经济学,也不能始终沉浸在西方经济学的假设里面不能自拔。

看看世界市场经济运行了几百年,到现在还只是人口十几亿的国家成为发达国家,八十亿人口中的大多数人所在的国家至今都是发展中国家或不发达国家。即便在发达国家里,照样有很多人生计艰难。比如,在美国,据美联储连续两年发布的美国家庭经济状况的报告显示,约40%的美国人拿不出400美元的现金用于急用。

没有公平哪有效率?那种把公平和效率对立的观点才是可笑的。当经济发展变成一端是少数人富裕的积累,另一端是多数人贫穷的积累,当越来越多的人因为缺乏支付能力而消化不了产能造成社会的生产相对过剩时,这样的经济如何持续高效高速发展?

中国现在正在面临着两大问题的解决,一是实现共同富裕,二是实现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重要战略。

不依靠更多地提高公有制比重,从一二三次分配的诸环节解决分配的公平问题,实现共同富裕,如何能够保证国内有足够的有支付能力的需求,以消化中国庞大的产能,实现国内大循环为主?

在美国越来越疯狂遏制中国发展的情况下,建议增强中国经济的自主性、在地性、综合性、人民性,又有什么错?

我们不能说温铁军说的观点都对,但提醒中国的这几点,哪里不对了?这非但不是错,我认为恰恰切中了当前问题的关键。

现在一些人把全世界经济的困难说成是中国***有的困难,再把这种困难说成是中国防疫政策,或者是市场不够自由导致的问题,都需要警惕。

最合乎逻辑的解释,是他们的利益跟特定的利益集团挂钩,所以为特定的利益集团服务。

与此相关的一些问题的看法,可以看本号以前的一些文章。有关本文提到的攻击温铁军的文章里面的一些荒谬的逻辑和论证方式,陷于篇幅就不一一批驳了。因为他们把工人福利说成是特权,依靠夸大工农对立掩盖劳资冲突,攻击工业化时期的农业剪刀差问题,这些其实都不是新手法,都是老套路。好像他们有更好的实现工业化的手段似的。这些人只谈市场经济不谈社会主义,他们不过是希望通过全面私有化加自由市场经济引导中国走上资本之路,最好还是买办最渴望的那种资本之路,所以他们听到公有制就色变,看到有人提自主性就着急。他们是认识的问题,还是立场的问题?

令人欣慰的是,虽然这次多名经济学家以及一些账号都在围攻温铁军,但评论区大多数人却没有站在他们那一边。他们越以这样的方式围攻温铁军,他们就会越快的消耗掉所剩不多的公信力。

不管怎么样,这场争论会很有意义,背后是中国的意识形态、道路和发展路线之争。他们急了,说明也惶恐为什么自己那套越来越没有听众了。中国要以最小代价实现民族复兴的目标,就离不开社会主义道路。美国曾经把遏制中国的希望大部寄托在中国走上他们希望的路径,然后就可以给中国制造中等收入等各种陷阱,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他们最不容能容忍的是中国走自己的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