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谋者何?-

作者:盛唐如松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已获转载……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盛唐如松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
已获转载授权

前言
“引蛇出洞佩洛西,情绪激化如斗鸡,一朝演训全包围,意在全球争高低。哈哈哈,打油诗,打油诗。。。。也不知道总结得对不对。”道士哈哈大笑,将杯中酒一口饮下。


“怎么样?心情好了一点没有?”道士拎着一瓶酒、两三个方便袋走进房里。

“我在检讨自己。”书生回头看了看道士手里的方便袋,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们停留在炉霍县城已经有三日了,这是一家面南坐北的山坡民宿,有着非常宽大的阳台,洁净的房间,关键价格也很便宜。这几天书生一个人闷坐在阳台上,早观日出,暮看日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道士却趁机逛遍了整个县城,摸清了好几家美食所在,自己吃罢,就会打包一些他自认为不错的食物加上一瓶酒,带回去让书生不至于饿着。

“哦,检讨自己?那就一边喝酒一边检讨吧,这样会更深刻一些。”道士此时显得很是温和。

一开始,道士也是骂娘的,后来他觉得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像自己这样的人,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的进程,倒不如做无为之态,放松自己。佩洛西那个老娘们又不能把台湾打包带走。但书生和道士的想法显然不一样,他自从事情开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整日坐在阳台上看眼前山峦,四方草原,似乎一时间进入到面壁状态。今天不错,总算是开口说话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六个字。

打开方便袋,里面是一小包色泽绛红的熏牦牛肉,一包皮薄肉嫩的小香猪肉,还有一包当地特产酥油奶渣,都是下酒好菜。虽然已经吃过一顿的道士,闻到食物散发出来的香味,还是忍不住多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给自己和书生都斟了一杯酒。

“来来来,在你检讨之前,我和你说三件事。”

“哦,什么事?”书生终于坐到桌子边,这是民宿专配的一种小玻璃圆桌,供游客在阳台上品茶赏景所用,这时候,却被他们用来做喝酒的餐桌。

“第一,韩国的总统高调避见佩洛西,第二,美国人宣布暂缓试射洲际导弹,第三,据说美国的航母已经离开台湾东部海域几百海里。书生兄,你觉得这是不是证明我们本次的军事演训已经让美国及其盟友们认识到这次事件的严重性,也对我们的特别军事行动有了畏惧之心?”

“首先,韩国那个亲美的总统在避见佩洛西这件事上的确有着不想得罪中国的因素,但最大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美国政府。你说的三件事,其实是一件事,那就是这次佩洛西执意窜访,并不是美国政府的本意,美国人并不想在俄乌战争的紧张关口让东亚再出事。所以,尹锡悦看上去是得罪了佩洛西,实际上也是讨好了拜登。对于尹锡悦这个人,我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书生夹起一块牛肉,想了想又放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但是什么?”道士问。

“但是美国人善于玩阴阳两面的阴招,佩洛西突破中美建交底线的事实已经构成,这时候他们故作收敛姿态,不过是想凸显中方的军事行动是不依不饶的情绪性发泄。或者,白宫和佩洛西在玩双簧罢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是在这件事上太过保守了?”道士原本以为这几天下来,书生的情绪应该有所缓和,没想到,还是绕在中方的反应不及时上。

“不不不,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或者这件事本来就是我自己的站位不够高,或者我们和佩洛西一样,都上了小赵哥的当了。”

“哦,我们和佩洛西一样?”

“甚至包括拜登。”书生终于把那块牛肉给送进嘴里。

“你倒是说个明白啊,再卖关子我可看不起你了,想想前几天,你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定要看到十步杀一人的激情场面,但如今怎么又说自己上了小赵哥的当?”

“其实吧,佩洛西此前有过一次窜访的动议,但后来因为‘感染病毒’而放弃了行程,为了挽回面子,她随后还去了一趟乌克兰。但这次为什么又要来呢?而且还是在白宫和五角大楼都不支持的情况下执意前往。我的判断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走偏的。”

“是的,你此前一直坚持中方行动的最佳时机是俄乌战争发生逆转时,中国才会出手。因为中方的目标已经不仅仅是台海,而是整个太平洋上的博弈,比如你对南太平洋岛国上所发生事端的解读,都是以超越台海问题作为立足点的,但是自从佩洛西执意窜访后,你的判断开始转向。但我觉得这个转向没有问题,因为我们这边的态度非常严厉和高调,而且美国政府的表态也非常符合我们展现严厉姿态后应有的态度。所以,你判定佩洛西应该会尊重白宫的意见。如果不尊重的话,我们一定也会有非常及时且严重的行动应对。”道士回顾了书生此前的分析,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线索出现。

“是的,我正是基于小赵哥飞扬跋扈般的发言,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而且不止我一个人,几乎绝大部分人都受到了这种情绪的影响。是的,情绪的影响,包括佩洛西本人。”

“难道你不是受到老胡的影响?”那段时间,退休的老胡发表了很多情绪激动的言论,甚至被外网封号,道士认为,很多人的情绪正是老胡带动起来的。

“不是,我不会,佩洛西也不会,因为她在乎的是中国政府的反应,别说是一个退休的媒体人,就是一个退休的高层言论,她也不大可能会受到情绪的左右。而我,其实是基于自身的分析和判断来得出会有及时行动的结果。再者说,佩洛西的行程也有很大程度是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而进行的,对于一个已经把炒股当做自己事业的政客来说,她知道自己的这次行动会给自己家族的股票账户带来多少利润的。当然,还有更深层次的美国政治内斗的因素存在,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而我。。。”书生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

“而我,也真的认为,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毕竟,只要我们动手,胜算是毫无疑义的。这种被人卡着脖子的滋味我这种人都感觉受够了。更何况事宜的爱国民众。大家都不想在这件事上再耗下去,而且当前的国际形势有利于我们采取行动,俄罗斯那边也正在捏着欧洲的脖子呢。这是一种情绪加客观现实所得出的综合结论。所以,即便是现在,我依然认为我的主张是正确的,最起码是正确的方式之一。更何况,如果我们不采取严厉行动的话,欧洲那帮不知道进退的政客们就一定会把从俄罗斯方面失去的分从中国这边拿回去。毕竟,谁不愿意捏软柿子呢。”

“这个的确,好像七国集团和欧盟一起发声,要求中方不得单方面升级台海局势,制造地区紧张。”

“那都是放屁,什么叫做单方面,佩洛西在他们眼里不是人?不代表美国?台湾那些玩意儿也不是人?七国集团和欧盟那些人不过是还沉湎在它们的国际霸权梦中没有醒来,而想要把它们打醒,我们这边就必须要采取果断行动。”

“这是你在今天之前的,个人的想法,那么现在你说检讨自己,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想法呢?”

“我觉得应对这次佩洛西窜访,我们其实是早有预案的,从这个军事演训区的划分和部署就可以看出来,我们等的就是佩洛西的窜访,之所以我没有按照这个思路去想,主要就是情绪化太高,我们实在是太想实现统一,太想让美国从西太滚蛋了。但我们因为自身的站位不够高,信息不够全面,对于所设想结果的达成究竟需要付出多大代价甚至能不能实现这个结果,其实都还是不确定的。当然第一步的统一问题我们可以实现,但第二步的实现太平洋共存是不是单靠台海行动就能达到呢?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你的意思是当前的我们虽然可以一鼓作气拿下台海,但却无法让美国在太平洋上服软。但是我的书生哥哥啊,想要美国在海上服软,不打一架怎么可能实现嘛。而且打一架的话,我们可未必是人家的对手,毕竟,它不仅武器装备优于我们,其海上霸权已经延续这么多年,又在海上打过那么多年的仗,真要不依托我们的陆基武装力量的话,我是没有信心的。”道士摇摇头,觉得书生的话听着似乎有些玄乎,但可操作性并不强。

“对,不但你没有信心,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没有信心。所以,我们要用智慧来弥补这种战力上的不足。”

“智慧?等等,你让我想想,我觉得我好像摸到一点门道了。”道士大概是思虑过度,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一时间竟然面红耳赤起来。但闷了大约一两分钟,他终于吐出两个词。

“围而不打,以待疲师。”

“不错,老弟你看来今天的酒喝得还是挺合适的。”书生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笑意,接着说到

“如果说快意恩仇,一剑封喉更符合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情绪需求,那么这种围而不打,以疲其师的做法无疑就很是煎熬了。但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如何让我们在这种持久的博弈中师出有名,所以我们需要佩洛西的配合。如果佩洛西不来,或者说我们不在此前如此高调地反复警告美国政府和佩洛西,那么我们这样做就真的会给人一种单方面升级局势的印象了,因为我们的国际话语权力度不足。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给国际社会的印象是克制的,并没有像俄罗斯那样一举进入。这个可以从佩洛西进入后,联合国秘书长的表态可以看出,他非常担心我们真的那样做了,因为佩洛西的毫无顾忌。我们是有理由这样做的。但是我们克制了,并没有采取人们普遍认为的那种最强硬的手段,而是仅仅宣布进行特别军事演训。只不过我们的演训范围有了些许的扩大。”书生说到兴头,并不给道士插话的机会,又喝了一口酒,继续说到

“这其实让联合国以及东南亚各国都暗中松了一口气。因为联合国真的不想在俄乌战争还没有解决之前,五大国中又有一个发生不可控事端。而东南亚各国则觉得这次自己总算又是避开了一次大象打架,花园遭殃的危机。即便是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也都觉得中国的确是克制了,因为前面有了俄罗斯的模板,中国这样做最起码比俄罗斯要名正言顺得多。而中国的克制让本就处于经济危机和粮食危机边缘的第三世界国家避开更严重的危机升级。所以,从这方面来看,中方此前的激烈警告和事后的克制演训,其实都给我们在将来的行动中奠定了正义之师的基石。”

所谋者何?- 精选文章 第1张

“于是,我们的疲师行动也就开始了?”道士总算插上一句话。

“这次的演训范围一看就是一个全包围状态,外面进不了,里面出不来。让台湾方面接受一点关禁闭的惩戒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今形成的这种演训范围,美国人来不来破?”

“肯定会来的。”道士很坚定地回答。

“是,肯定会来,即便现在不敢来,过一段时间也会来。因为不来的话,他就等于承认自己对台湾所有的政策食言,更有可能以后在过巴士海峡时都得因为不好意思掩面而过。这是美国海军绝对不愿意的。所以,它们一定会来挑战中方划定的演训圈。而中方则可以通过这种有底线对抗来不断完善自己的演训圈以及演训战术。通过和美国海军的这种持久性高强度海上对抗,最终追平和美国海军的差距,并实现超越。到了那一天,也就是中美静下心来谈谈整个太平洋的事情了。更何况,我们是以逸待劳,美国则是疲师远来。”

“可是,这其中存在着很大的擦枪走火风险。万一呢?”

“万一出现这种情况,也不过就是采取我们今天所希望采取的最激烈手段,也就是收网收台。但只要能够和美国海军多较量几次,就是我们的收获,也是迫使美国退出西太的一种既定战略延续。如果此时收台,说不定就会让美国固守琉球诸岛,形成对垒之势,到那个时候,我们想要利用琉球的历史问题来和美国博弈,那就很难得到如今这种师出有名的机会了。那时候,没有人会说我们是被迫的,是名正言顺的。”

“你这样说的话,倒也有理。但在我看来,即便是所有第三世界国家都觉得我们目前占理,但我们最在乎的除了东盟其实还是欧洲。从现在看来,欧洲是泯顽不化的。所以,最终还是会形成双轨制吧?”

“佩洛西事件后,那个乌克兰的泽连斯基表态说要和中方公开对话。我们可以从中观察到欧洲的真实想法。”

“这是不搭噶的两件事吧?”道士不解。

“其实很搭噶。泽连斯基现在最关注的就是能不能耗死俄罗斯。在整个西方世界的支持下,俄罗斯现在的仗打得非常辛苦,这是泽连斯基所希望看到的。但是如果中国和整个西方集团全面翻脸,我们对俄罗斯的支持将不会像现在这样含蓄克制,双轨制一旦形成俄乌战争将会出现根本性的逆转,泽连斯基都在担心的事情,欧洲难道不担心?它们目前不过是在强作镇静,给自己壮胆罢了。一旦中美真要在太平洋交手,第一个蹦出来反对的肯定就是欧洲各国,也包括英国。”

“就怕欧洲人没看出来我们这步棋的真意。不然的话,它们也不会在那里乱嚷嚷了。”

“如此行云流水般的军事部署,欧洲人会看不出来?不过是觉得事情还没有到翻脸那一步吧。再说,如果真的看出来我们其实是在遛美国,而不是真的要打,那它们就更加敢于说狠话了。毕竟,对中国说狠话,可以弥补他们对俄罗斯发怵的失分啊。”

“引蛇出洞佩洛西,情绪激化如斗鸡,一朝演训全包围,意在全球争高低。哈哈哈,打油诗,打油诗。。。。也不知道总结得对不对。”道士哈哈大笑,将杯中酒一口饮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