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疯婆子走了才演习?-

来源:静思有我(ID:jingsiyouwo66……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来源:静思有我(ID:jingsiyouwo666)

我不是军事学家,也不是别的任何一个什么家,也不是任何一个方面的专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网民。我只是在用普通大众的视角,来看待82日晚上佩罗西的座机能够落地的事情。


更何况,我在以前多次说过,我在北京没有熟人,我在美国没有卧底。所以,请朋友们一定不要 100%相信我的说法,你只能把我的说法当做一种参考。如果对你有所启发和触动,就足够了。千万千万,别100%地信我。


我在3日说过,82日晚上驱离佩洛西座机的第2个难度系数时说,我们不知道她从哪里进入台湾领空。


有的朋友说,天上有卫星,地下有雷达,把他的飞机一直看着,一直都在我们眼睛里,它也不会消失,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从哪里进入台湾领空呢?


这里必须要先明确一个事情,飞机在天上飞,确实有太空中的卫星看着,有地面和天上的雷达系统照着,是可以看得见的,但是,那是指对方不捣鬼的情况,如果对方捣鬼,那么就不一样了。


我不知道朋友们是否经常看到电磁战、电子战这个说法,电磁战也好,电子战也好,是干什么的?就是要么故意发射一些错误的信号,或者发射一些干扰的信号,让你产生错误的判断,或者让你根本就找不到这架飞机的信号了。


那么,到底找得到还是找不到呢?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你给个准话。


我说,没法给准话。这完全凭本事,有本事就找得着,没本事就找不着。


2020111日,伊朗在他的高级军事将领苏莱曼尼被美国暗杀之后,就错误的把一架乌克兰民航飞机当成某国军用飞机给击落了。这就是严重的判断失误。


所以,从逻辑上,解放军找不着那件疑似佩洛西的座机的可能,是有的。


那具体那天晚上解放军是否丢失了对那架飞机的监控呢?本来我是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的,但是在昨天84日,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孟祥青少将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明确地说,我们一直在跟踪这架飞机。


这说明,82日晚上我们没有丢失这架飞机的信号。


但是,这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就可以提前在哪个地方等着他呢?


请朋友们看一下今天文字里面配的那张图,那张图里面有那天晚上佩罗西座机的飞行轨迹。


图片


台湾岛是一个南北走向的长条形的岛,岛的东面是公海。佩罗西的座机到达台湾岛附近以后,一直擦着台湾岛的边,由南向北,在公海飞行。


在地图上,北边是上边,所以从视觉上看那张航行轨迹 图,就好比是一辆车在往前开。假设我们一直盯着这辆飞机,这辆飞机的轨迹也一直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就等它进入台湾岛之后,立即对他实行驱离。


可问题是,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左转弯,也就是向西转弯进入台湾岛领空。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提前在哪里等他?


有人会说,他总是会转弯的,他一转弯我们就去。那么,82日晚上的情况是,在她航程的最后30分钟,他才开始转弯。请注意,这是指才开始转弯,还没进入台湾领空。又过了10分钟,才进入台湾领空。


那么,我得到的信息是,那天晚上她在台湾领空只飞行了20分钟。


在这20分钟当中,我们提前不知道他会在台湾宜兰县上空转弯,我们不可能提前宜兰县上空等着他。如果我们提前在宜兰县上空等着他,那么她就不会在依兰县上空转弯,她就会在另外一个地方转弯。


所以我说,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进入台湾领空,是82日晚上驱离佩洛西坐骑的难度系数之一。即便你一直跟着他。


这就像我们跟一辆车,一直跟着,它只要一左转弯,左转弯之后就可以干他。可是,你不知道啥时候转弯,等到它转弯了,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这个问题是后台质疑最大的一个问题,我在这里重复说一下。


那么今天说一点新鲜的内容。


有人说,不能击落,我理解了;不能驱离,我也理解了。那为什么不能伴飞呢?


从性质上来讲,伴飞和击落、驱离要轻得多。所以很多人认为,难度系数也应该相应地小得多。可是,我们仔细想一下,拌飞和驱离的难度有多大的区别。


首先,伴飞和驱离一样,你必须要突破护航的美军军机,所以这个难度系数是一模一样的。


其次,即便你突破了护航的美军军机,你挨着佩洛西的座机飞,如果是驱离的话,你无非就是要给它发射一些箔条、曳光弹、机炮等干扰因素,伴飞的话,你不发射这些东西,区别仅此而已。


但是,不管是驱离还是伴飞,即便你突破了护航的美军军机,跑到佩洛西座机旁边了,美军军机会善罢甘休吗?他照样会对你进行干扰,所以驱离和伴飞的难度系数是差不了多少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突破美军军机,要驱离或者伴飞佩洛西的座机,不是靠击落美军军机或佩洛西座机的方式,而是靠一些战术飞行。


那就好比是在大街上,你想跟前面那辆车并行,他身边还有保护的车,你首先要突破保护的那些车,突破完了之后,你才能够驱离或者伴行,但又不能开枪,也不能撞他,而身边那些刚刚被你突破的保护车辆,又会对你进行围堵。


这样的一场仗,我们必须要有数量上的优势,也就是说你只有一辆车技术好一点跑到佩洛西座机旁边了不行。如果只有一辆车靠近了,周围的护航美军飞机会,反过来对你进行围堵。所以,我们在数量上必须占优。如果,只有一家飞机靠近了佩洛西,接下来,就不是你驱离别人,或者你伴飞别人了,而是别人驱离你,你将遭受了群狼一样的包围。


那会是什么后果,最坏的可能是,我们可能被美军迫降在台湾某个机场。


所以,我们必须在数量上占优势。


可是,要想在数量上占优的话,问题又来了,我们总量上飞机是多的,但问题是我们提前能在哪个地方等他。我们提前只能是撒个胡椒面,但等到知道他从哪里进入台湾领空之后迅速聚集来不及了。我刚才说了,82日晚上佩洛西的飞机大部分时间在公海飞行,贴着台湾岛的边,就是不进入台湾领空。真正进入台湾领空,总共只飞行了20分钟,然后就降落了。


所以我说,击落是不可能的,驱离是难度系数最大的一个选择,伴飞的难度系数跟驱离是差不多的。


朋友们不要觉得伴飞的性质比驱离要轻,就觉得难度系数会同比例下降。


而且,不管是伴飞还是驱离,美军肯定是同样对待的。


换做是我们的领导人的座机飞临夏威夷岛上空,美军飞机如果来伴飞也好,驱离也好,解放军难道不会拼命吗?解放军会区分他是驱离还是伴飞吗?


伴飞的事儿就算说清楚了。接下来说另一个新话题,也是后台问的比较多的问题。


前面这些方法都不行,老妖婆都已经落地了,我们宣布演习,为什么84日才演习?


明知道83日佩洛西就离开台湾了,而我们刚好84日才演习,难道故意是要等疯婆子走了才开始演习吗?


尤其是,这种演习,是关门打狗式的演习,那为什么不把疯婆子连同台***分子一样当狗围起来,即便不抓,也把他吓个半死,不行吗?


首先,我之前说过,佩罗西那条老命不值多少钱。如果把她那条老命给我,我还不愿意出安葬费。如果是活的,我还不愿意管饭。


我们在这次斗争当中能够驱离她,我认为是最好的。但是我们更重要的是,要获得更加实在的东西,那就是对台***分子的军事压力要比以前更加紧迫。


所以我们才要搞一个封锁式的演习。


问题的关键是,82日晚上疯婆子的飞机已经落地了,为什么不立刻进行演习,而要等到84日中午才开始演习?有人认为时间太晚了,不管演习取得多大的成绩都不解恨。


估计朋友们肯定已经知道了,专家已经做了解释,在国际惯例上,搞一次军事演习,要提前三天对外公布。为啥要提前三天呢?因为你一搞军事演习,那里就要落炮弹了,就要有军舰、飞机在那里,那提前准备走那些地方的飞机和轮船怎么办?你不管他们死活了吗?


所以要提前,通常是提前三天公布,让那些人要么改变路线,要么你赶紧离开。


当然,专家的解读也说了,国际惯例是三天,但最少是24小时。那有的朋友就问了,既然最少是24小时,那为啥不按24小时呢?


佩洛西的座机,82日晚上10:43落地,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就宣布演习,24小时之后就是83日的晚上11点左右,那个时候佩洛西已经走了,因为佩洛西的行程计划是83日下午离开台湾。


那有的朋友又会说,那为啥不早点宣布呢?或者,如果提前都知道击落不可能,驱离和伴飞的难度系数是非常大的,那不更要早点宣布演习呢?


如果提前宣布演习,即便是提前个三天,或者提前10天,那不就能等到佩洛西在台湾的时候就开始演习吗?


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跟朋友们一起把心情放松一下,打一个小小的比方。


如果两个孩子在学校里闹矛盾了,或者吵架了,或者打架了。我们知道这件事之后第1个反应是什么?


我们的第1个反应就是,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在关注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又最关注什么呢?那就是谁先惹的祸。


同样的后果,谁先惹的祸,意味着我们对这两个孩子的态度不同,也意味着我们对这两个孩子的批评、教育、惩罚,乃至表扬的选择不同。


2014年的一天,海南三亚一个工地上的工人陈天杰搞死人了,不仅搞死一个,还搞伤两个。


不知道朋友们是否听说过这件事。如果你没听说过,你今天听我这么说,你的脑子的第一反应是,他是怎么搞死人的呢?这是人的常规逻辑。


实际情况是,那天,他和妻子在餐馆吃完晚饭之后,继续回到工地上干活,有三个人看到他老婆一个人在搅拌水泥,于是就上前调戏,语言非常轻浮。不一会儿,陈天杰运混凝土回来,老婆就把这个事告诉了丈夫。陈天杰虽然很生气,但是没有动手,只是让这三个人快点滚蛋,可是这三个人反而上前继续调戏,当着他的面还摸了他老婆的大腿,于是几个人就吵起来了,再接下来,那三个调戏他老婆的人就动手了。


一个姓周的拿起铁锹去拍陈天杰,还好是陈天杰老婆眼疾手快替老公挡了。一个姓纪的拿一个铁管子,朝陈天杰打过去,还好,期间被拉架的人拦住了。可是姓纪的还不甘休,继续用铁管子敲陈天杰的头,幸好陈陈洁头上戴着安全帽,铁管子顺着头滑到陈天杰的肩上,打出了好大一条血淋子。


冲突的时候,那三个人对陈天杰老婆也不放过,所以陈天杰就把老婆护在身下,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口袋里有一把折叠小刀,他就拿着小刀稀里糊涂的到处乱挥。


大约是有人坏事做的太多,阳寿到了,就这么乱挥着,竟然稀里糊涂的把一个人搞死了,另外两个人受伤。


同样是出了人命,而且是12伤,对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判呢?


最终,陈天杰的行为被判定为正当防卫,陈天杰被无罪释放,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那为什么搞死了人还不负法律责任呢?我们都知道,因为最后被认定为正当防卫。为什么陈天杰能够被认定为正当防卫呢?这与谁惹的祸有非常重要的关系,虽然不是100%的原因。


这里面涉及正当防卫的很多专业问题,今天不展开。总之谁先惹的祸,对于陈天杰最终是被判别为杀人犯,还是被鉴定为正当防卫,至关重要。


所以,一件事情发生了,谁先惹的祸,极大影响着事后所有人对这件事情的判断。


这样的逻辑,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是这样的,比如小孩闹矛盾了。在重大的案件当中也是这样,比如陈天杰导致一死两伤的案件。在国际上,也是这样的。


我们要对台湾实行封锁式的军事演习,全世界都在看着,为什么要搞这样大尺度的军事演习?这对于台海局势来讲,是一个质的变化。


如果没有一点由头,直接开始搞,不是说不行,而是涉及到全世界人对这件事情的评判。


有人会说,我管他怎么说,我想演习就演习,你管得着吗?我难道还怕你不成?


恕我直言,请不要动不动就给我说怕不怕的问题,好吗?国家有那么多事,民族复兴有那么多事,难道任何事情我们都跟别人谈怕不怕吗?简单地谈怕不怕的意思就是,你要是不服,我就跟你一命拼了。


如果我们干什么事情,都准备跟别人一命拼了,这是民族复兴的正确策略吗?


该拼命的时候要敢于拼命,但是这不意味着,一遇到事情就拼命。


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就是我跟你一命拼了。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是,我不跟你拼命,还能把你搞定。


这里面背后的逻辑是,如何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因为拼命这事儿,成本最大。


那些动不动就跟别人拼命的人,往往是大事还没办成,自己人先没了。


敢拼命,和动不动就拼命,是两回事儿。不敢拼命,是孬种;动不动就拼命,是蠢货。


所以,我们要对台湾实行封锁式的演习,我们需要最大限度的减少国际社会对我们的误解和误判,因为这样可以降低我们的成本。


这就需要有一个人先来惹事儿。


他惹了事,尤其是他惹的事足够大,我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干我们想干的活儿,比如,我们梦寐以求的对台湾进行封锁式演习。


有人可能会说,那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什么理由都不会让他这么认为。


你说的很对。


但是,世界不光是美国一个国家。


我们看后果吧,由于佩洛西窜访台湾,我们开展这样的演习,目前世界上100多个国家都明确的表态支持中国,目前反对和谴责中国的只有七国集团的7个国家,再加上欧盟这样一个组织,我们的驻欧盟使团发言人怒斥他们搞7+1,质问他们:“难道还想再来一次八国联军吗?”


对于那些装睡的人,你永远都叫不醒。但是世界上还有很多不装睡的人,他要看事实。


还有,即便是那些装睡的人,他空口白牙说瞎话,但事实仍然摆在那里,他是清楚的。他没理的时候他说瞎话,其实他的嘴也多多少在颤抖,因为他心里在发抖。


所以,即便是对那些空口白牙说瞎话的人,佩洛西先惹事,中国后演习,这个事实也不是对他们一点影响都没有。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其实有那么一点希望佩洛西这一次来。


我当时原话这么说:


“如果佩洛西这一次窜访台湾,帮助我们达到这一步,相当于是替我们节约成本了。


所以,我本人对于这一次佩洛西可能窜访台湾的心态,是非常纠结的。


一方面,我确实反对她来,不欢迎她来。因为如果她来了,毕竟是给台***分子打气,台***分子现在已经被美国忽悠得不知道姓什么了。


另一方面,他如果真来,我们完全可以化危为机,变废为宝,把坏事当好事做。”


这就是我在729日的原话。


我承认,我从一开始就有点希望她来,她来,让她先犯错,然后我们干我们想干的事。


有人说,那要是佩洛西一直不来,我们就不搞这种演习了吗?那当然不是。如果我们左等她不来右等她不来,实在等不到这样的机会,那我们就只能直接干了。


如果直接干了,有什么区别呢?那就是,很多地球人认为中国很强势,中国先动的手,中国先惹的祸,对中国就有很多负面的看法,随之而来地,就有一些对中国不利的行动。这些行动需要我们去承受,我们也承受得住,但这就是我们承受的成本。


所以,如果能省一点,难道不好吗?让疯婆子窜访一下台湾,我们就省了这么多成本,难道不好吗?


说实话,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还觉得她不大可能会来,结果没想到疯婆子还真疯,她还真来了。


在网上,有很多人跟我持相同的观点,甚至有的自媒体人调侃地说,佩洛西为中国统一作出了贡献,应该称之为佩洛西同志。


所以,我们这次演习,就是要让佩洛西先惹事,我们后演习。


那有的朋友又会说了,佩洛西要窜访台湾,这段时间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啊,那消息一出来我们就宣布演习难道不行吗?为啥要等到她的飞机落地之后才宣布呢?结果那个时候宣布,又要按国际惯例等一天,结果,演习的时候,她跑了。如果消息一出来的时候,比如720号的时候,我们就宣布演习,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可是我提醒朋友们关注一个细节,佩洛西这一次窜访台湾,提前十几天闹得沸沸扬扬。


但是,她本人一直没有正式宣布。


她本人是啥时候正式宣布的呢?


回答是:她都已经走了,到现在都没宣布。


别说窜访台湾的事她自始至终没有宣布,即便是她正常的访问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和韩国的消息,也是81日下午2点左右才宣布的。


他如果没宣布,你就借着媒体上的消息说你要演习。那她如果最终没来怎么办?


世界媒体每天沸沸扬扬的,流传着各种或真或假的小消息,中国一个泱泱大国,要搞这么重要的军事演习,仅仅是依靠媒体上炒作的一个消息,就开展如此重大的军事行动,你不觉得可笑吗?中国人的脸往哪搁?


事实上,一直到佩洛西的飞机在台北松山机场落地,她本人走出机舱之前,全世界都无法肯定他本人是否在那架飞机上,她本人是否会参访台湾。这也是我83日分析的驱离佩洛西座机的最大的一个难度系数。


所以,要让佩洛西背这个锅,我们必须要等到她正式宣布窜访台湾的消息。可是他一直到走都没正式宣布,那我们还有什么选择?那我们只能等到她飞机落地,人走出机舱,她实际上踏上了台湾的土地之后,才能扎扎实实让她把这口锅背上。


可是,那个时候已经是81日晚上11点左右了,按照国际惯例,演习要提前三天宣布,最少也必须提前24小时,所以我们就宣布大约要在36个小时之后进行演习。


目前,全世界,除了七国集团加上欧盟这个国际组织以外,100多个国家对这件事都是骂声一片。骂谁?骂佩西。骂她啥?骂她把中国惹毛了,中国演习,导致东亚局势不稳定,从而带动世界局势不稳定,影响大家正常做生意、过好日子。


我们做了我们想做的事,但挨骂的是佩洛西,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效果。


我要特别说明一点的是,不是说疯婆子不来我们就不演习,但我们的最佳方案是等疯婆子来我们演习。如果她一直不来怎么办呢?那没办法了,那我们只好直接动手了,那后果就是我们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我在611这样说。


“中韩关系好的时候,你都不好意思驱赶韩流;香港老实的时候你总不好意思给弄个港版国安法吧;台湾老实的时候,不但不能去巡航,反而还得拼命惠台。”


而关于南海我又这么说:“2012年菲律宾挑起黄岩岛对峙,又在2013年提出非法仲裁,于是中国开始填岛。”


如果不是菲律宾挑起那个非法的仲裁,我们过去对南海的政策是“保持现状、搁置争议”啊。那既然保持现状,你好意思去填岛吗?你不去填岛,那里怎么能够变成不沉的航空母舰呢?不去填岛,这一次佩洛西窜台,我们的军队就很难部署在南海,那佩西这一次座机的航线就没必要绕开南海了。——疯婆子,这一回根本就不敢走南海,走的是菲律宾东边的公海。


这一次,很多中国人对于佩西能够在台湾落地感到很不舒服,所以我们的有一些变化已经没办法去提,比如佩洛西这一回没敢走中国南海。


但事实上,这难道不是我们的一个进步吗?而这个进步的由来在哪里呢?那又是因为菲律宾要搞一个南海仲裁,让我们有理由在南海填岛,填完岛之后驻军。


中国在南海填岛,进展神速。20137月开始填,20156月基本完工,南海7个礁盘,发展壮大成7个岛屿。在这期间美国和西方反应过来了,就开始抗议,他们抗议,我们就反抗议。他们再抗议,我们再反抗议。这边嘴炮还没打完,那边岛填起来了。


那个时候人们发现,中国填岛咋这快呢?


背后是什么?背后是,中国为了等待填岛这一天,至少默默准备了十几年。


比如,南海填岛的大工程—-造岛神器天鲸号绞吸船,20084月就开工建设了,20101月就建成交付了,然后干什么?等?等什么?等一个机会。等了三年,终于等来了。菲律宾给我们创造的这个机会,它竟然要在南海搞事情,搞什么国际仲裁。


再往前追溯,20084月,我们都开始建造填岛神器,那事实上早就准备填岛了。既然准备填岛,要不要搞可行性方案的论证?要不要制定施工方案?这个事啥时候开始搞的?回答是:2006 年开始。2006年中科院某所拿到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的名字叫:《南沙群岛珊瑚礁工程地质特性及大型工程可行性研究》。


再往前追溯,要搞这个可行性研究,前期必须要搞工程地质考察吧,这个考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回答是:1991年。


填这个岛,需要一种特种水泥。这种特种水泥就专门用于在南海填岛,不用于别的地方,当然以后能不能碰巧也会用到别的地方,不好说。可是,即便能用到别的地方,如果中国用不上,我们肯定不会给别人用。所以说这种水泥,就是为南海填岛专门研究、开发、生产的。这又要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目前我手上没有掌握资料,朋友们去推理。


事实上,南海填岛是从90年代的八五期间就开始了,一直到十二五才遇上了菲律宾搞事情,我们才开始填。


填好了,目前功能已经有初步的显现,比如这一次疯婆子窜访台湾,就没敢走中国南海。


在中国崛起的路上,有很多敌人确实也是中国崛起的功臣,因为他为中国创造了机会。中国不能死等这种机会,如果实在等不了了,那我们只好硬上了,但硬上就会让我们付出更多的成本。


所以,疯婆子这样的敌人给我们创造这些机会的本质是,让我们节约中国崛起的成本。这一次是佩洛西,我相信还有下一次,名字可能叫佩东。


我们等着。


我们平时把准备工作做好。


所以,这一次佩洛西窜访台湾,他83日下午就离开了台湾,我们是在他走之前开始演习,还是在他走之后开始演习,重要吗?我们要的是她来背这口锅。现在,这口锅,她已经背上了,请看100多个国家都声明支持中国,只有美国为首的七国集团反对。


有人可能会说,唉,听你这么一说,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中国不够强大,如果中国足够强大了,就没必要这么麻烦了,一点半点的成本我们无所谓。


我反对这种说法。


即便将来中国强大了,我们也应该延续这样的一种风格。就像做生意一样,你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缺钱,你千方百计想节约成本。等你把生意做大了,难道就不考虑节约成本了吗?只要不考虑节约,你的生意就很难继续做大。成有勤俭败由奢啊!只有永远保持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才能把事业做大啊!


而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有人把这种风格称之为东方智慧,我完全赞成。但是这样说似乎有点虚。我是一个财经人,我喜欢算账,所以我在说祖国统一大业这样的政治问题的时候,老是把一个财经名词—-成本,成本,成本,放在嘴上,请朋友们理解我这个偏好。财经问题思考多了,干啥事,都好这一口,习惯了。


有人可能会说,你这样说,也有些道理,可是,就是不爽啊?那我想问你:天天用打火机烧钱,爽吗?你能天天这样爽吗?爽到最后,咋办?


不说了,总之,这一次,佩洛西再一次帮我们节约了成本,我真的想对佩洛西说声谢谢。不过,还是不说为好吧,毕竟,它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谢谢,也是我的付出啊,付出就是成本啊。这个成本,我不想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