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台湾与打纸老虎!-

作者:姚尧来源:姚尧(ID:yaoyaostra……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姚尧
来源:姚尧(ID:yaoyaostrategy)

昨天(84日),由于解放军在台海演习中的精彩表现,大家纷纷表示一扫前两日的情绪阴霾,民心士气为之大振。今天这篇文章,我们主要是回答近期最受争议的一个话题,即许多人都在埋怨的:“为什么我们就那么怕美国呢?还说人家美帝是纸老虎,是纸老虎你还不敢正面动武?”


我觉得,这其实根本就无所谓敢不敢的问题,而是应不应该,划不划算的问题。打个比方,我现在正在书房写作,有只蚊子咬了我之后就飞走了。为了尽早完成文章,我没有选择追打蚊子,而是继续奋笔疾书。我相信,应该没有人指责我这是阿Q精神,应该没有人怀疑我是不敢打蚊子吧?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去打呢?因为我觉得不划算。当然,把实力仍然强大的美帝比作蚊子是不合适的。最好的比喻,还得是主席当年说的纸老虎。


关于纸老虎,最早是主席在1946 86日接受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采访时提出来的,他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在之后的岁月里,主席又多次谈到“纸老虎”这个问题。1958121日,主席专门写了一篇题为《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的文章,文中提到:“这里我想回答帝国主义及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既是真的,又是纸的,这是一个由真变纸的过程的问题。变即转化,真老虎转化为纸老虎,走向反面。一切事物都是如此,不***社会现象而已。我在几年前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重视它。不是真老虎,为什么要重视它呢?看来还有一些人不通,我们还得做些解释工作。……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从战略上看,必须如实地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看成纸老虎。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战略思想。另一方面,它们又是活的铁的真的老虎,它们会吃人的。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策略思想和战术思想。”


同样的道理,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从战略上看,当然可以将美帝国主义视为纸老虎。可另一方面,人家现在依然是世界头号军事强国,当然又是活的铁的真的老虎。和这样的国家打交道,你怎么能不小心谨慎呢?这些天,很多人喜欢引用主席在抗美援朝时所说的“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句名言。我觉得,喜欢引用主席的名言是好事,但要更加注意内外环境和时空背景是否一致。


首先,你这一拳是否非打不可?对于是否出兵朝鲜,主席可是经过长期思考和反复权衡的,被认为是老人家一生中最难决策的一件事。那么你呢?你经历过长期思考和反复权衡吗?还是因为满怀期待地等待新闻,结果看到佩洛西居然真的飞抵台北,于是就当即怒不可遏,就要求“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其次,你这一拳是否能打得开?如果这一拳能打得开,那自然是免得百拳来。如果打不开呢?那岂非引得百拳来?毕竟,你面对的是世界头号军事强国,虽然不至于妄自菲薄地说我们一定会输,但你至少要做周密的规划和充分的准备吧?不客气地说,请问那些张口闭口就要“打得一拳开”的热血人士,你们具备最基本的军事常识吗?你们掌握最起码的军事资讯吗?你们知道这一拳该怎么打吗?你知道这一拳打出去,会引发哪些后果,付出哪些代价吗?还是你觉得这些后果跟你毫无关系,这些代价都不用你来承担?


因此,我们不是不能打仗,更不是不敢打仗,而是这个仗得打得有价值。为了最终能够打胜仗,为了能够以最小的代价打胜仗,这就要求我们在战争发起之前精心谋划,对敌人进行有效地切割和分化,以实现兵力对比上的绝对优势。


即以统一台湾而言,毫无疑问,最大的阻力就是美国。许多收看岛内绿媒政论节目的读者都知道,那些政客和名嘴特别喜欢挑拨中国大陆和美国交战。他们经常使用的话术是:“你们只敢在台湾这个小岛面前耀武扬威,看到美国就退缩了,有本事你们和美国正面交战啊!”随着佩洛西飞抵台湾,这种说法更是甚嚣尘上,甚至很多大陆民众也随之附和。如果你真的这样认为,那可就上了别人的当了。


早在建国初期,我们原本是有希望收复台湾的。194912月,主席访问苏联。为了挑拨中苏关系,使中国不至于完全倒向苏联,美国总统杜鲁门于195015日就台湾问题发表声明称:“在1943121日的《开罗宣言》中,美、英、中三国元首申明他们的目的是使日本窃取于中国的领土,如台湾,归还中国。过去四年来,美国和其他盟国也都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进行掠夺的野心,也不准备以武装部队干预中国现在的局势。美国政府不准备采取任何足以把美国卷入中国内战的行为。”


一周之后,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于112日在全美新闻俱乐部发表题为《中国的危机》的演讲,公开宣称国民党不是在战场上被打倒的,而是被中国人民抛弃了。更重要的是,艾奇逊在描述美国的西太平洋安全防线时,所指的是从阿留申群岛,经日本到菲律宾,并未包括台湾在内。其政策宣示的内涵非常明确,那就是美国无意保护台湾。


当此之时,逃亡至岛内的国民党军队是惶惶不可终日的。只是由于半年后的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我们才不得不将武力统一台湾的进程搁置。而直到当年7月底,美国才向台湾派出正式的外交官和外交机构,惶惶如丧家之犬的蒋记国民党也才得以安下心来。到1979年中美建交时,岛内又是普遍弥漫着一种如丧考妣的末世氛围,觉得自己被美国爸爸抛弃出卖了,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武统。


因此,对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我们,没有经历过岛内的那种恐惧,就不能理解那种原先是孤儿,后来认了个爸爸,一直为爸爸骄傲,却不料被爸爸抛弃,再次沦为孤儿,之后又被爸爸抱回来,于是更加依赖爸爸,也更加害怕再被爸爸抛弃的复杂心理。1983年,罗大佑推出了一首歌,叫《亚细亚的孤儿》,大体可以反映当时岛内的情绪,我们摘抄其中的几句歌词,让大家来感受一下: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

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因此,岛内绿营之所以不断叫嚣挑拨中美对抗,既是基于“我虽然不行,但我有一个好爸爸”的骄傲,更是因为害怕美国爸爸真的抛下台湾不管。毕竟,美国早年就曾抛弃过台湾,近两年又相继抛弃了库尔德、阿富汗和乌克兰,这让“台***”分子焉能不兔死狐悲?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好是中美打上一仗,就像七十年前的朝鲜战争一样。在他们看来,只要将美国拖下水,“台***”就能美梦成真了。那么相应地,对于我们来说,就得尽可能地减少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作用力。这,就是我在文章开头所说的,不是什么敢不敢的问题,而是划不划算的问题。中美对抗的程度越低,解放台湾付出的代价就越少,统一就越划算。


当然,要想完全不与美国对抗就解放台湾,至少在现在看来,是不太现实的。这就要求我们对美国的影响力进行切割和分化。譬如,我们承认美国是世界头号军事强国,中国军力在整体上还不能与之匹敌。可至少在西太平洋,在台湾海峡附近这个区域,中国的军事力量是强于美国的。那么,我们就把战场严格地限定在这个区域。


与此同时,战争的胜负不但取决于双方的作战能力,还取决于双方的战斗意志。大家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击落、拦截或者伴飞佩洛西,是不是会容易刺激到美国民众的情绪,是不是会更容易让他们同仇敌忾,让他们对中国更有战斗意志?可我们现在任由佩洛西进出台湾,美国民众会怎么想?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会觉得,佩洛西这种无礼的行为是对中国的挑战,人家进行一定的反制是合理的。尤其人家只是围着台湾海峡军演,又没有攻击美国人。那既然我们理亏在先,现在就别再继续惹事了。而对于中国民众,则会更加同仇敌忾,会更加支持国家的强硬措施。否则的话,放在平时,一下子采取这么多强硬措施,别说外人会大加挞伐,就是国人也会各种批判。我自己平常是很少看社交媒体,你们可以留意一下,这些天还有几个公知大V敢公然反对我们的经济和军事反制措施的?


不仅如此,等到佩洛西回到美国之后,各方政治势力必定会互相攻讦。佩洛西和拜登之间,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都会互相指责,这个攻击那个冥顽不灵,粗鲁莽撞,要为中国的反制措施所造成的后果负责。那个反驳这个畏首畏尾,胆小如鼠,看到中国一反制就不敢正面回击了。这,就是我所谓的分化。如果我们当初击落、拦截或者伴飞佩洛西,就会迫使美国各派势力更加团结。可当我们看似对美方无所作为时,或者准确地说,是不如某些热血人士渴望的那样迅速强力作为时,敌人自己反而就互相攻击了。


同样的道理,岛内的分化亦处于正在进行时。我们承认,岛内现在渴望统一的民众不多。但我们同时也要认识到,岛内愿意为“台***”而流血牺牲的人更少。岛内政客过去之所以如此嚣张跋扈,岛内民众过去之所以如此不知敬畏,主要是基于他们脑海中的三个谜之自信,即相信大陆不敢武统,相信美国一定来救,相信生活不受影响。可一次,我们让他们真实地看到了导弹,真实地听到了炮声,真实地意识到美国不会来救,真实地感受到生活急剧恶化,这至少会让相当一部分人深刻反思,原来搞“台***”是要付出代价的啊?原来搞“台***”是这么可怕的啊?那还要不要继续听信绿营的忽悠,一条道走到黑?


其实,打仗要想获胜,办法说简单也简单,那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敌人。”可是这个看似浅显易懂的道理,为什么很多人就做不到呢?因为他们在实践的过程中,总是不知不觉地将自己的兵力分散,又总是不知不觉地招惹次要敌人。于是,集中兵力变成了四面出击,各个击破变成了聚集敌人。因此,我们在分析台湾问题时,一定要将台湾和美国切分开来,要将美国内部的各种势力和台湾内部的各种势力切分开来,集中优势兵力以对付最主要的敌人,而不要轻易受到别有用心者的挑拨刺激,为自己招惹来太多现阶段不易对付的次要敌人。


最后,我们还是以主席关于“纸老虎”的一段精彩论述作为文章的结尾。1956714日,主席在题为《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谈话中说:“我们说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是从战略上来说的。从整体上来说,要轻视它。从每一局部来说,要重视它。它有爪有牙。要解决它,就要一个一个地来。比如它有十个牙齿,第一次敲掉一个,它还有九个,再敲掉一个,它还有八个。牙齿敲完了,它还有爪子。一步一步地认真做,最后总能成功。”对于今天的中国而言,解决台湾问题,就是敲掉美帝的第一个牙齿。下一个牙齿,就该轮到解决日本问题了。至于美帝本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都不要急。等到它的爪牙都敲完了,就该轮到它自身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