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佩洛西窜访台湾之后反而是最危险的时期!-

以下文章来源于畅明谈宏观,作者畅明为什么佩洛西窜……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以下文章来源于畅明谈宏观 ,作者畅明




为什么佩洛西窜访台湾之后反而是最危险的时期
————看三权分立如何引领美式全球化走向罗马式的衰败

一、佩洛西窜访台湾落地后的形势分析————千钧之弩,不为鼷鼠发机

1、佩洛西赌赢了,但是美国输了

次佩洛西窜访台湾落地,看起来对佩洛西而言是一次政治冒险的成功,但是她究竟赢得了什么呢,或者说为美国赢得了什么呢?是团结了整个东亚的盟友使得东亚北约化上了一个台阶;还是促成了台湾的法理***立完成了对中国的分裂;亦或是引起了解放军的过激举动可以在国内发动对中国的制裁,让中国喜提俄罗斯大礼包。恐怕真正的收获,只有她个人的政治资本,一种为了迎合社会情绪而对国家利益产生损害的“民意”。解放军的海空军建设不会因此而放缓,陆基导弹的数量不会因此而减少,此二者反而会因此而大为增强快速扩张。因此,在佩洛西冒着战争风险来台湾的时候,实际上她能争取到的国家利益就是负数,这就好比你拿全家的房子来跟别人赌一根烟抽,赌赢了你也只能自己爽一下,但是输了却要让自己全家露宿街头。所以这种糊涂的赌局,是一种无论输赢都会输掉本钱的局。此时的美国,经济上因为供应链受阻而通胀严重,军事上因为长期的治安战点歪了科技树,导致大国战争武器的捉襟见肘,全球的统治力正在被各个地区的霸主集体挤兑,此时如果与中国开战,无异于在悬崖处猛踩一脚油门,就是这样危险的形势下,却为了一个没有任何国家收益的个人政治资本,就把美国的全球霸业押在了台湾这样一个远离美国核心利益的地方,可以说从佩洛西落地起,她个人确实赌赢了,但是整个美国都输了。

2、从此次佩洛西窜访事件看美军军阀化的倾向———对美军的反向压力测试

美军的军阀化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其实这个问题在阿富汗战争之前是不存在的,但是从阿富汗开始驻军之后,这个问题愈演愈烈。美国在阿富汗驻扎了20年,期间贪污腐败问题积重难返,导致频频出现几百万美金买个山羊,上万美金买个咖啡杯这种“做账式”的资金支出。在特朗普时代,美国中情局去阿富汗审计的特工莫名其妙地被杀,更是做实了这种军阀式的问题——战争也是一门生意,你断了人家的财路,人家要断了你的生路。以此为发轫,在去年美国总统换届的时期,美国参联会的主席更是一手剥夺了特朗普的军事决策权,另一手跟中国通话称美国不会攻击中国,这种“抢班夺权,里通外国”式的行为虽然为我们所欢迎,但是对于美国而言,无异于一次严重的宪法危机,但是美军的地位却愈发稳固,其自我意识更是快速成长。至于此次佩洛西访问,在有战争风险的情况下,美国只派了一个航母编队,并且多次喊话佩洛西不希望她访台,这就是因为,跟中国打起来,尤其是在台湾跟中国打起来,对美军而言是一个必然赔本的买卖,美军在这种势均力敌的战争中,没有发财的业务,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才是美军的真正考量——战争对于美军而不是美国的利润与风险。这一次我们大规模地发出警告,实际已经是一种准战争的宣言,但是在此种情况之下,美军只是例行公事一般派出了护航的机队和一个航母编队,没有动员航母编队的大量集结,这只是一种“公事公办”式的履行职责,而远远不是保卫台湾跟中国开战的准备。而这可以看做是一种对美军的“压力测试”,试出的底线就是美军很可能不会为了台湾而与中国交战,而且美军具备***立的决策和执行的能力。

3、中美战略决策机制的巨大差异

中国的战略决策机制无疑是一种有效的、长远的体系。在2016年的时候,美国的双航母舰队在中国南海借着菲律宾发起的南海仲裁案的判决而借机硬闯南海,那时候中国做出了坚决的战略态势,最终逼退了美军,并且直接使得舰队的司令哈里斯在美国“政治死亡”直接发配到韩国去当了大使。为什么上一次我们针锋相对,但是舆论波澜不惊,这一次只是单航母编队却非常克制呢,这几年来中国的海空军力大幅增长,实力更加强大,为什么却是舆论大热而军事低调呢。我认为这其中就是一个得失权衡的问题:(1)如果我们是直接攻台或者击落专机,肯定都会迎来美国的制裁,俄罗斯的全套待遇我们估计只多不少;(2)如果攻击美机,美军只能参战,我们将面对台军+美军的组合;(3)如果不攻击美机,只攻击台军,那么美军有一定概率不参与或者“磨洋工”延迟反应。按照现在我国的战力,在24h内就能够通过导弹军使得台湾的防空力量和海军基地“去军事化”,从而完成登岛,那么美军如果反应慢一点,台湾就会成为美国的“沉没成本”。所以可以清晰地看出,如果为了佩洛西而跟引得美军入局并且承担“俄罗斯大礼包”式的制裁对我们来说收益和成本不成正比,但是如果我们单***跟台湾做这个生意,那么虽然也要承担制裁的后果,但是很能会受过台湾顺利回归的收益。当然这种方案要的代价恐怕就是社会情绪的不满。由此可见,中美间的战略决策如此不同,其考量利益的尺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在佩洛西离台之后,才是台海局势真正失衡的开始,因为美军的底线已经暴露,拉扯台湾阻隔中国统一的军事力量已经悄然收去了保护罩,那么此时如果美国爆发经济危机,美国对中国的经济制裁也将变得无足轻重,如此时刻,才是最危险的时候。海外资产尤其是美国资产的持有者应该抓住这个窗口期,这很可能是一次最后的机会。


二、为什么美国的体制下必然会出现佩洛西这样的劣质政治赌徒

1、三权分立的悖论——个人的政治利益与国家利益究竟孰轻孰重

佩洛西是属于民主党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外交和军事不是美国众议院议长要直接插手的事物。往上算美国总统,美国国务卿,美国军方在如此重要的时刻,竟然都没有了决策权,只有建议权。这对于一个大型组织而言,这是一种“短路式”的越俎代庖,这种行为不仅加剧了组织内耗,更重要的是使得其战略决策的目光变得极其短浅,如果一个政治事件对自己有利对国家不利,又没有一个整体的决策机制能约束你,那么你是做还是不做?

这种三权分立的割裂体系,会使得这三方中的任何一方,都有机会去挑战全社会的底线和国家利益。就在前一阵,美国的最高法院宣判禁止堕胎,这样一个荒唐的带有强烈宗教特色的判决,强烈挑战着一个现代国家的社会底线,但是由于大法官是终身任职的制度,由于特朗普任内多个支持民主党的大法官离世去职,增补进的大法官都是保守派,导致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终于出台了这样一个荒唐的法案。

先是司法权的代表大法官挑战了社会的底线,此次又是立法权的代表佩洛西,使美国深陷入到了严重的外交甚至战争风险之中。而在一年前,美国的选举导致了宪法危机,在任总统在任期末端被直接剥夺了军事决策权,被封掉了发声的社交账户直接噤声,之后更是发生了冲击国会山的暴动,政权的象征美国总统,也换上了一个耄耋老人,常常陷入到被身边工作人员“辟谣”的窘境当中。

此时美国的三权分立,已然变成了三权自立,不但各行其是去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且都在不断挑战着一个现代国家的底线。晚清政府也是这样,在甲午年间,慈禧的后党,光绪的帝党和李鸿章为代表的的北洋各有自己的算盘,三方各行其是,导致在这样一场大的命运之战面前,既没有做好军备工作,也没有做好外交工作,更没有了解对手,稀里糊涂地卷进了一场军事上打不赢,即便打赢了也没有任何收益的国运决定战。

2、贸易帝国的宿命——寄生与分裂

美国是一个贸易立国的国家,美式全球化的隐藏前提就是美国能够控制全球的贸易航线,这一点与罗马帝国很像,罗马帝国的完全体形态也是一个环地中海的贸易帝国,其贵族主要负责军事,而大部分的生产工作则由奴隶和外省的被征服者完成。故而美国人自己也一直称自己是“新罗马”。

然而历史上任何一个贸易帝国都是排斥生产的,比如罗马帝国、日不落帝国、还有现在的全球霸主美国。这三个国家都在成长为贸易帝国后将生产物资的工作疏散到了自己的属地,使得弱干强枝式的结构不断出现,究其原因是利润使然,因为奴隶或者属地的生产成本永远低于拥有完整公民权的本族和本土。所以贸易帝国的繁荣,始于军事力量对贸易路线的控制,繁荣之因是对生产工作的疏散与控制,衰败之因则是本土和本族长期脱离生产工作后的腐化和堕落。这是一种全民参与的狂欢式的衰败,实现无止境的欲望代替了生存成为每个公民的信条,这一点看一看罗马的男女混浴的大型浴室和美国的消费主义狂潮就不难见其端倪。

一个军事霸权垄断了贸易体系后,就开始像“寄生”帝国发展,其维护贸易航路的功能不再,而欲望消费的成本却要加在整个体系头上,那么整个体系必然向解离分裂的方向发展。美国无疑也没有摆脱这种历史进程。在今年的俄乌冲突中尤其明显,俄国只需要美国和北约的一句保证就可以满足,但是美国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提供,这是因为美国的债务过于高企,美国要开启加息周期来吸收全球的资金,所以其乐见地缘局势的动荡。如此一来,美国在债务的逼迫下,其角色就由维护世界秩序尤其是贸易秩序的“世界警察”,变成了一个破坏全球贸易体系的“战争贩子”。这也就是此次佩洛西窜访台湾的深层次历史背景。任何一个地缘冲突的潜在爆点,任何一个积累了大量劳动财富的经济体,都不再安全,这不光是中国和俄罗斯,其实深一层次看,德国、日本、法国、韩国甚至包括台湾也都在被打劫的名单上。任何一个靠着劳动和生产来立国的国家,都必然面对美国的镰刀,因为美国已经不愿意再去生产,劳动者是这个国家中的“贱民”,掠夺者才是美国的统治者。这就是华尔街与美军的梦幻联动,一文一武的掠夺者真正支配着这个国家。

3、中国将踏上星辰大海之路

人本身就是光明和黑暗的同体,对于人类来说,长久居于高位就会滋生骄傲之心,所谓“生于富者而骄,生于贵者而傲”,1914年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不顾劝阻和风险前往萨拉热窝意图震慑塞尔维亚人。谁知斯拉夫人的勇气有的是,几声枪响引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正是这一份傲慢成为了20世纪全球秩序大洗牌的导火索。

此次佩洛西的窜访台湾,真正支持她的正是这样一份傲慢。

在两次世界大战后,接替日不落帝国的是美国,这是因为在当时只有美国具有这样建设全球的工业能力,这个工业能力投射到军事上就是强大的海空军,投射到民生上就是50年代的美式生活,投射到盟国就是马歇尔计划。所以,无论我们怎样选择,历史都会按照它自身的规律,把我们推向重回世界中心的历史进程当中,这是自我们立国起就坚持的***立自主路线的自然延续,这也是我们的立国宗旨与“尊重劳动,权来自下”的华夏文明相契合给我带来的必然角色。也许在漫长的博弈之后,站在旧秩序的废墟之上重建一个更加文明且更加稳定的世界的,正是我们这个内敛而又武德充沛的民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