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子这种人为什么不成器?-

作者:温伯陵来源:温伯陵的烟火人间(ID:wen……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温伯陵
来源:温伯陵的烟火人间(ID: wenboling2020)

图片


    伯陵说:    

赶个晚集,聊一下周公子。

01



上周,江西的周公子闹得满城风雨,我正在山西,没时间聊这事。


昨天回家准备再看看最近的热点事件,结果一朋友给我发消息说,周公子的某个朋友圈,是转发了我两年前的文章。


我点开一看,还真是以前写的《一个家族是如何崛起的?》,不过周公子转发的不是我的原文,而是另一个号原文搬运的。


图片


用那位朋友的话说,我的文章主旨是在绝对不公平中寻找相对公平,但周公子的读后感却成了,最大的公平就是不公平,还恬不知耻的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家族传承吾辈责。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到了这份上,我要是不说说周公子,还挺不合适的,是吧。


02



周公子的朋友圈,属于无知者无畏的典型,看完以后不禁想到一个词——膏粱子弟。


漫长的中国历史上不乏这种人。


晋惠帝司马衷出身世家皇族,不食人间烟火,可以说出“何不食肉糜”的混账话,永嘉南渡后王与马共天下,王徽之负责管理马匹,却不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到了南朝后期,建康令王复从来不骑马,以至于看到马匹奔腾嘶鸣,以为是猛虎下山,惊吓的和周边人说:


“正是虎,何故名为马乎?”


虽然周公子的出身不如王与马显赫,但朋友圈的无知言论,和那些膏粱子弟如出一辙。


明明有家庭背景、有社会资源、受过不错的教育,可为什么膏粱子弟们如此无知呢?


因为他们的社会地位不是来自于个人能力,是来自于血统,而血统给予他们的是父辈们划定的阶级。


平常时期他们对于普通人的降维打击,其实是阶级的打击、圈层的打击、资源的打击,而不是个人能力的打击。


在这个阶级里,他们有父辈的权力、人脉以及自己适度的锻炼,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是无敌的。


就像周公子对空姐在雨中等了两个小时沾沾自喜,要说他自己有什么魅力,还真不一定,更多的是,他的阶级和圈层对于空姐有极强的吸引力。


一旦出了这个阶级,让他们从零开始奋斗,大概率也出不了头。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圣人离开皇宫,街上的地痞流氓都能把他打得半死,平时指点江山的威风荡然无存。


说什么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骗人的鬼话罢了。


他们最大的资本就是血统带来的阶级,能力只是这个基础上的衍生品而已。


有了血统和阶级,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没有血统和阶级,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03



当然了,家族子弟的能力和家族势力不对等的矛盾,也是历代帝王和权贵家族特别头疼的问题。


解决的办法无非是两种。


其一是用家族势力给子弟优质的教育,例如帝王们请大儒给皇子讲课,权贵们聘名师到家里私塾任教。


现代则是想尽办法送子弟进名校接受教育,乡镇级家族能送子弟进省重点便可以,县市级家族要求进985或211,再高点的要进清北,至于最顶尖的一撮人,非常春藤不去。


其二便是在工作中挂职锻炼。


唐初用南北朝“亲王掌军”的传统,派遣宗室亲王领兵作战,明初的亲王出塞征沙漠锻炼军事能力。


公侯高官家族,则是给子弟谋取职位,希望他们在实际工作中积累经验,一级一级按部就班的升迁,给将来接班做准备。


在这个过程中,任职履历远比成绩重要。


总之各有各的门路,各有各的手段,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用一位老人的话说,上升的路有100条,大族子弟能走99条,普通人家的子弟只有考试一条路。


但即便大族子弟能走的路很多,有个问题却始终解决不了,那就是他们的起点太高了,高到普通人不能仰视。


如果隐姓埋名还好说,一旦他们身边的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便不可避免的产生讨好巴结的态度,不论他们想做什么事,都有人鞍前马后的伺候。


这当然是好事,但问题是,如果那些大族子弟们不亲临一线,便不能掌握真实的情况。


例如某地的人口有多少、豪强大户有几家、赋税是多少、万人行军需要多少粮草以及走哪条路线最合理、基层干部做事的逻辑是什么、和他们如何打交道等等。


这些都不亲自掌握,便和现实脱节,挂职锻炼也就失去本来的意义。


于是那些鞍前马后讨好他们的人,有意无意的,成为隔断大族子弟和现实的中间层。


接受优质教育和挂职锻炼的子弟都这样,那些沉浸在父辈舒适圈的膏粱子弟,成材率可想而知。


还是那句话,他们平常的威福,来自于阶级、圈层、资源,而不是个人。


所以数千年来,帝王中也就锻炼出李世民、李隆基、朱棣等寥寥数人,高官显贵家族也只有霍去病、王阳明等人青史留名。


在中国浩如烟海的膏粱子弟中,数量最多的还是“不识马虎”的王复这等人。


江西的周公子,只是其中的一个罢了。


宰相起于州部,猛将发于卒伍。


帝王也好权贵也罢,真正能培养子弟的途径还是养蛊,即,从零做起在生死搏杀中培养对危机的感知力、在拉队伍的过程中锻炼揣摩人心的能力、在解决一个个具体问题时锻炼处理事务的能力。


这样奋斗二十年,便是雄才大略的开山鼻祖,这样培养二十年,才能做合格的接班人。


但理论和实际往往不能同步。


周公子这等略有家底的人,一来没有从零开始的客观条件,二来没有生死搏杀的主观意愿。


04



从这个角度来说,历代帝王生长于妇人之手能力越来越弱,权贵子弟一代不如一代逐渐膏粱化,数十年时间发展起来的周氏家族出了周公子,其实是必然的。


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年代,他们这些人可以依仗家族势力,出来装神弄鬼,嘲讽小镇做题家,利用关系人脉堵死昔日同学的前程。


一旦遇到风起云涌的时代,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会被打得粉碎,露出虚弱浮华的本质。


而取代周公子们的,便是次一级家族子弟中的佼佼者,以及出类拔萃的小镇做题家。


君不见,时代的动荡埋葬了多少世代公卿,人民前进的脚步踩碎了多少帝王的头颅。


如此循环往复,你方唱罢我登场。


这就叫不以人力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这就是腐朽的权贵家族必然没落的客观规律。


05



教员当年发宏愿,要让六亿神州尽舜尧。


于是教员号召工农群众知识化、知识分子工农化、不论出身什么家庭都要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他自己也说过,要在大风大浪中锻炼革命人才。


这是在理论层面打通阶级的壁垒,在实践层面从零开始培养人才,再往深说一点,这是打破历史周期律的组成部分。


周公子们的父辈,在这个过程中受益匪浅,能走到今天的地位,离不开当年教员创造的时代机遇。


结果轮到周公子们走上舞台的时候,只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画地自嗨。


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