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后退!-

作者:盛唐如松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已获转载……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盛唐如松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
已获转载授权

拜登又复阳了,可怜的拜登。在佩洛西不愿意再次感染新冠的情况下,拜登只好自己再次感染。按照我此前的逻辑,这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复阳。
此前我曾经说过,拜登的新冠出现阳性,是阻止佩洛西出访的手段之一。当然,拜登或者真的感染了这种病毒,只不过,以美国的医疗手段,全力且不计代价地去治疗一个新冠病人并不困难,虽然也可能会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存在。但以目前美国的防疫措施,是不大可能彻底阻断病毒传播的,即便是贵为一国总统的拜登也难以避免。传染难以避免,治疗却可以全力。所以,是否公布总统的感染,就可以被当做一种政治手段来使用了。
此前说过,如果拜登感染新冠病毒且出现较为严重的症状时,作为总统继承者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副总统哈里斯以及作为第二顺位继承人佩洛西是不宜远行的。虽然佩洛西本人在这种情况下限制会比副总统宽泛一点,但天有不测风云,呆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伺机成为美国总统,总是比较好一点的。
所以,即便如今的佩洛西已经到了夏威夷,【她确定的行程分别是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马来西亚】如果拜登的医生宣布总统的身体情况比较复杂,那么她就不得不终止行程回到华盛顿。即便拜登的医生说总统的健康问题不大,只是康复需要一段时间,那她也得压缩一下自己的行程,以便尽快赶回华盛顿。
在是否挑战中国核心利益这个问题上,佩洛西和拜登显然有着不一样的侧重点。我们都知道佩洛西对中国有着一种怨怼颇深的执念,这种执念起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是一位美丽的美国妇女在中国街头的一次失足事件。从此这位女子对中国就产生了刻骨的怨恨,不死不休。而她的这种怨恨恰恰是可以被某些美国利益团体所利用的,甚至佩洛西本人就是这个利益团体的骨干分子。
而拜登的主要着重点则是俄罗斯。这个我们可以在他的行政风格上看出来。而且当初在和特朗普竞选总统时,也被特朗普团队爆料出拜登家族在乌克兰存在了诸多利益。这些利益自然不是拜登家族一家所有,而同样也是一些利益团体在乌克兰以及欧洲的共同利益所在。所以,到底是硬刚俄罗斯,还是挑战中国,在美国国内是存在内部分歧的。只不过,这种分歧不会表面化,同时也因为这种对俄还是对中的选择上,其实也存在相互连通的共同点,所以界限并不分明。
我们都知道,美国目前遇到的最大危机其实不是俄罗斯的武力,而是中国在经济,产业方面的挑战与追赶【甚至是超越】,所以,特朗普的全力对中政策是对的,但为什么特朗普最终没有成功?就是因为他想要联合俄罗斯的愿望没有达成,同时也因为他对欧洲也没有形成足够的制约力。
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如果在对中政策上不能与欧洲联手,美国极有可能会最终把自己弄成孤悬海外的离岛国家。但目前的国际形势是中欧合作的前景比美欧合作的前景要好很多。这不是说美欧合作不重要,美欧合作是全面的、深入的,但同时也正是因为这种全面和深入而不再具备深挖的潜力。反观中欧合作,就像一扇新打开的宝库之门,未来可以挖掘的合作前景是诱人的,乃至是无限的。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能够让欧洲回到自己怀抱的手段只能是迫使,而不是利益共赢【因为已经无法共赢了】。而迫使欧洲回到自己怀抱的最有效手段自然就是俄欧的安全问题。于是俄乌战争爆发。
联俄制中是美国智库中一种较为流行的做法。但如果联俄的话,就得放松对俄罗斯的压制,而放松对俄罗斯的压制就会导致俄欧之间的安全问题被消解,从而在美国还没有联上俄罗斯之前,俄欧就已经打成一片了。这一点从默克尔这些年的外交方向上可以看出来。一直以来,默克尔都希望缓解俄欧之间的关系,从而实现俄欧共赢。这种共赢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现实上,可操作性都是毋庸置疑的。俄欧之间唯一障碍其实就是美国。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安全威胁,欧洲对于美国的合作需求就仅剩下市场和经济。而在这方面,欧洲一直是认为自己与美国是要平起平坐的。但平起平坐却又是美国绝对不能接受的。
这是一个连环套,解开其中一个套子势必会引发另一个套子的产生。联俄就难以控欧,难以控欧则又会导致亚欧大陆一体化进程加速。所以,美国最终的选择就只能是撕裂,撕裂俄欧之间潜在的缓解可能性,然后开辟两个战场,一方面以最快最短的时间摧毁俄罗斯的战争能力,另一方面则在东亚对中国进行全面压制。
然而同时两面开打又是美国当前力量做不到的。二者只能选其一。所以,在先制俄还是先制中这个方向性问题上,美国国内出现了分歧。在拜登一方看来,先和中国虚与委蛇,把俄罗斯拿下再说。在佩洛西一方来说,中国才是主要目标,与其这样绕弯子,不如直接面对。俄乌战争就让它们先玩着。而且,以佩洛西的年纪以及心中的怨怼程度,她也不想再等下去了。她怕自己看不到中美分出胜负的那一天。最起码,刺激中国出手,她还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再次全面孤立。这也算是解了她心中一定程度的怨气。
只是方向性的选择绝不是可以随意改变的,目前美国的主流力量既然选择了拜登作为总统,那也就是认可了先削弱俄罗斯武装能力再图东亚的这一方针。佩洛西时间不多了,不代表其他人和集团的时间不多。佩洛西或者可以挑战这一方针,但却并不能改变这一既定战略。而执意要做的佩洛西就只能选择挑战一途了。
拜登对佩洛西挑战的制约手段显然是软弱的,而且即便是这种软弱的手段也是因为中方毫无回旋余地的姿态才让他做出来的。之所以这么软弱,或者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美国政治的一种滑头手段,但那也只是在基于中国绝不会做出强烈回击手段的判断下才能用这种滑头手段。从现在看来,这次佩洛西如果真的敢于突破中方底线,中方的回应也一定是中美建交后最为激烈的。
这大概是拜登为什么再度确诊阳性的原因之一了。之所以没有报出自己的状况严重。应该还是在观察佩洛西下一步的动向。从佩洛西本身来说,她愿意来挑战中方底线,但也不愿意为此付出属于自己的代价。万一要是真的被逼出既定航线且美军无所作为的话。这个后果也不是她能够承受得起的,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在东亚的软弱性被暴露。而导致这种软弱性暴露的佩洛西是需要为此担责的。且她回国后她也就成了同行们的笑柄。
多方的博弈当前非常激烈,具体的应对也一定是千变万化,但作为中方,这次要是不坚守一定之规,以后同样会让自己在国际公信力上遭至损失。所以,我们这次无法后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