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火者!-

作者:盛唐如松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已获转载……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盛唐如松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
已获转载授权

前言
不是我幽默,而是事实。难道你不希望她真的敢来,且也真的因此去地狱吹牛逼吗?这世界需要一个爆发点,只是你我没有资格去点燃罢了。而她有,所以我希望她敢,真的希望。

韩国,汉城,龙山区,国防部大楼。

“总统先生,这次的结果很不好。”秘书对这位韩国新总统显然有些畏惧,虽然打心眼里他不大看得起这位耙耳朵总统,但耙耳朵总统的气量不大,很容易在自己的下属那里找出气筒,而秘书显然并不愿意当这个出气筒,所以,在服务总统的时候,就尽量保持小心翼翼的态度。

“盖洛普那边不愿意给我们韩国政府面子?”尹锡悦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的风景,并没有回头。他认为不正眼看自己的下属有很大的好处,首先别人无法观察自己的面部表情。其次因为下属无法对自己察言观色,从而可以造就一种神秘的威严,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所以,在下属汇报工作时,他都尽量不让他们看清自己的神色。

“是的,他们说有***立的调查权,只接受美国总公司的指令,韩国政府无权左右他们发布真实的调查数据。”

前几天,尹锡悦接到消息,说盖洛普【韩国】本次的民意调查数据结果出来了,他的支持率又下降了三个百分点,只有百分之二十八。这对于尹锡悦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自己刚刚就任总统才两个多月,民意支持率就跌倒百分之三十的警戒线之下,这意味着自己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遭到来自大国民议会的不信任投票。所以,他派出自己的办公室人员去与盖洛普进行协调,希望他们可以调整这一调查数据,最好是维持在百分之三十以上,或者延迟本次调查结果的发布。但很显然,这次协调失败了。

“算了,就让他们发布吧,我会在下一次会见美国人时对此提出交涉,让美国那边给盖洛普施加压力,修正他们的下一次调查数据。真是见了鬼了,我在这边帮美国人卖命,美国人竟然还在那里拆我的台。”尹锡悦摆摆手,示意这件事到此为止。

实际上他自己心里明白,这不过是在秘书面前做个样子,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罢了。自己见到美国人怎么敢说这种话?天知道这次民调结果是不是某个对自己不痛快的美国大佬安排的,就凭自己这点面子,还够不上在美国人面前说这种硬气的话。看样子,还是自己做得不够。‘要加把劲儿为美国人做事。’尹锡悦心中暗暗鼓励自己。
秘书刚走,尹锡悦夫人金建希就从办公室一侧的一个小房间里转了出来。这是尹锡悦办公室里的一间书房。当初尹锡悦执意把总统办公室从青瓦台搬到这里来,就已经想好了自己要一间怎样的办公室。那必须是一个大套间,不但要有宽敞气派的总统办公室,还要拥有书房以及休息室组成的一整套隐蔽式套间。自己的夫人热衷于帮助自己工作,总得给她一个可以施展才华的空间。虽然尹锡悦自己对此并不是十分愿意,但最终还是拧不过自己的漂亮妻子。所以,金建希就能随时在尹锡悦一个人的时候,出现在总统办公室里。

“权性东那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这家伙到底靠不靠得住?”金建希似乎没头没脑地问。但尹锡悦却知道妻子为何这样问。

前不久,韩国的执政党发生了一件大事。执政党–国家力量党的党首李俊锡被曝接受性贿赂从而下台。接替李俊锡就任临时党首的权性东是尹锡悦的铁杆亲信。二人几乎无话不谈。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尹锡悦和权性东的一个聊天记录却被曝光。在这个聊天记录里,尹锡悦说没有了李俊锡,国家力量党发生了很多变化,很是事情好办多了。这个聊天记录被曝光后,坊间纷纷猜测,李俊锡的下台,或者并不仅仅只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是韩国总统尹锡悦铲除异己的一种手段。

“他应该靠得住,只是办事不谨慎,被人在手机上安装了窃密木马。关于这件事,他已经向我做出了道歉,并通过专家的检测,的确是手机出了问题,而不是他故意出卖我们的。”

“看样子,李俊锡这家伙还是贼心不死啊。老公,你得找机会彻底整死他。”

四十九岁的金建希一向非常讨厌李俊锡。这位三十七岁的年轻人非常善于钻营投机,当初靠着认朴槿惠做干妈,获得了自己在政坛上的第一桶金,等到位置做稳之后,又在朴槿惠落难时踩了朴槿惠一脚从而让自己获得了更多的政治筹码,最终竟然当上了韩国执政党的党首。当初尹锡悦为了总统竞选不得不和李俊锡结成临时的政治同盟。但没想到,这位李俊锡在讨好美国人的事情上,比尹锡悦更为卖力。这就触犯了尹锡悦和金建希的底线:大家在国内资源上怎么争,怎么抢都无所谓,但在讨好美国人这件事上,如果有人试图超过尹锡悦这位韩国总统,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于是,精于交际门道的金建希就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利用手里的一份秘密资料,找到了一个曾经专门服务韩国政治人物的交际花。让她出来指证李俊锡接受性贿赂。其实这种事在韩国政界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就是自己的老公也在那份资料上,只不过,就看谁有能力有资源来爆发此事而已,而曾经化名‘朱莉’在各大酒店参与交际的金建希,本身就是一个业内人士,用生活作风问题来指证一个韩国政客,可谓是手到擒来。由是,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李俊锡落马。

“这件事就算了吧,毕竟,李俊锡也是美国人看得上的人物。我们这边下手太狠,美国人也会不高兴的。”尹锡悦对于自己的漂亮老婆如此紧追李俊锡不放手。心里难免有些吃醋。毕竟,老婆比自己小了十几岁,而且还利用韩国的顶级美容术把自己弄得像个洋娃娃。这让尹锡悦在没有多少自信的同时又对年方三十七的‘才俊’青年李俊锡有些不自信。俗话说,爱之深则恨之切,老婆是不是对这位李俊锡有什么想法啊?所以,他希望这件事赶紧了结。免得双方纠缠太多,反为不妙。

“可是,如今你的民调因为这些事而下降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下,这会让你未来的路更加难走,如果任由这些人继续对你发动攻击的话,我看你未必能够撑到五年总统任期结束。”

“老婆,你难道不知道?决定我们能不能干完五年任期的可不是这帮韩国渣滓,而是我们的美国大人。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如何让美国人满意,知道吗?当年,朴家大小姐就是明白这个道理太晚了,所以才没有干完整个任期。我们可要认清事情的本质所在。”

“可是怎么才能让美国满意呢?我看前不久泽连斯基的老婆去了白宫,要不我也去一趟吧。我比她可要漂亮很多”金建希颇为自信。

“人家那是因为丈夫在国内打仗分不开身才让自己老婆出面的,我们韩国又没有打仗,你去算什么?”虽然老婆是自己手里的一张王牌,但也不能随便就拿出来用啊。看到自己老婆毫无为人妻的矜持,尹锡悦有些尴尬。
“我觉得我们也可能会打起来的啊。”金建希说道。

“你是说北边的金家真的会动手?”尹锡悦心中一紧。讨好美国人他自认为做得行云流水,干掉国内政敌他也自认为自己手段非常,但是北边的那位如果真的要对自己动手,他心中还是有些发虚。

“你难道没有看到如今的台海形势如此紧张?如果真要打起来,我那位北边的同姓兄弟是一定会不甘寂寞的。而且,他前几天好像也说了,要做好全面与美国开战的准备。你对此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危机感?而只是一个劲地吃李俊锡的醋?”金建希觉得自己的这位老公如果没有自己的话,恐怕在总统办公室一年时间都呆不下去。

点火者!- 精选文章 第1张
延平岛

平壤,牡丹峰北麓,中朝友谊纪念塔。

“佩洛西那边还没有确定吗?”三帅凝眉问到。他刚刚结束对纪念塔的祭拜,走在陵园的小道上,这里空气清新,视野开阔。

“估计是不敢去了。目前的行程显示依然是待定。”一位年近六旬,身着军装的男子紧跟在三帅的身后,回答到。

“你觉得是不是拜登给了中方什么承诺?”

“我觉得不是,而且,拜登似乎也没有这个能力来阻止佩洛西的行程。目前的美国,各方博弈得非常厉害。拜登的注意焦点在乌克兰,对于中国,他只想稳住。但佩洛西的方向却是中国,二人侧重点不一样,背后的支持者也不一样。如果佩洛西最终决定不去台湾的话,那也不是拜登所做的努力,而是佩洛西背后的力量在评估中美对抗后果之后的决定。”军装男子回答。

“不管怎么说,我们要做好一切准备。记住,这次不仅仅是为了配合,更是我们的一次机会。如今世界局势风起云涌,俄欧的局势胶着不下,牵扯了美国一多半精力,也让欧洲无暇顾及世界的其他地方。中美又进入到激烈博弈对峙的阶段,此时的我们,正好趁着各大势力纠缠不下的时机,实现我们伟大的民族复兴大业,抓住机会,实现统一。”
“您的意思是说,如果佩洛西那边真的敢于窜访,我们这边也要趁势把事态扩大化?”军装男子问到。

“不是扩大化,而是要启动一号作战计划,让全军做好准备。”

“可是如果中方那边只是一种有限度的对抗反应,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反而促使了东亚局势的激化呢?”

“你要明白,我们首先考虑的是朝鲜的国家利益。就像我们对顿巴斯两个共和国***立的承认,从表面上看是对俄罗斯的支持。但实际上还是因为我们希望俄乌战争的持续。这种域外战争的持续有利于我们获得更多的国际空间。另一方面也在向西方社会表示我们的方向不会改变,且只会更加强硬。我们所做的一切,既不是为了俄罗斯,也不是为了其它国家,而是为了我们朝鲜本身。这一次,是全球两大势力的直接交锋,而且一定会决出胜负的交锋,只是时间上会比较持久。或者是一年,甚至是三年五年。但如果等到胜负端倪出现后我们再采取行动,那就会让我们失去很多机会。”

“我有些不太明白,按说隔岸观火,坐收渔利才是最好的方式吧?三帅,您给我们上一课吧。说说为什么我们要主动积极一点。”军装男子虚心请教。

“首先,这是一个改天换地的时代,我们主动一点,积极一点,未来在新的天地里必然会收获更多,二来,别看南边的尹锡悦他们谄美谄得不像样子,但他们谄媚的不是美国,而是强权。这种没骨头的家伙们都是最软和的墙头草,一旦国际风云的趋势明显,他们改换门庭的速度恐怕连我们的炮弹都追不上。所以,如果我们想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统一,就一定要在他们改换门庭之前开炮,否则到时候我们连开炮的机会都没有。那么我们即便到了新时代,也没有办法实现国家统一。因为除了我们自己,这世界很少有人真的有意愿看到我们实现目标的。”

“明白了,您是怕那棵墙头草倒得太快,以至于我们来不及去收割。”

“不仅如此,我们还需要主动创造机会。这一次,中方的立场相当强硬,丝毫没有给美国想象推诿的空间。但究竟会在反应上做到哪一步?却也不一定,毕竟他们那边家大业大的,顾虑也大,博弈也多。不像我们这边,执行能力全球无二。在适当的时机推动事态的发展,促进新时代的早一日降临,我们做起来,显然会更加便捷一点。”

“那是不是我们可以先走一步呢?”军装男子搓搓手,显得有些兴奋。

“那也不必,以我们的体量,只能是顺势而动,绝不能造势而为。能够造势并主导的只能是中美俄这样的国家。”

“明白了,也就是做好一切准备,密切注意所有动向,特别是台海方面的。”

“正是如此。”

“那么,我看到一则消息,今天在东海的平潭海域会有一场实弹演习,是不是动手的信号呢?”

“倒是一个不错的突破位置,但恐怕还是部署为主,行动为辅,警告的意味相当强烈啊。毕竟,那个佩洛西还在美国没有出发呢。”

“所以,三帅,您觉得佩洛西为何要这样做?如果真的被吓得不去台海,岂不是丢人?”

“她这样做,自然是为了突破中方的底线原则。这是这么多年来美国政客最喜欢做的事情,一步步突破他国的底线原则,他国却对它们束手无策。仰仗着美国强大的综合力量,消耗着美国的综合实力,美国政客们的强国福利也快要吃完了。至于丢人吗,她实际上已经赢了,因为她能以一个即将入土的枯躯触发一个世界最强国的全面戒备,这个牛逼足以让她带到地狱里也能吹上好几年。”

“您今天说的话可真的幽默。”军装男子觉得有些奇怪,三帅一直都是比较严肃的人。作为一名年轻的领导者,保持严肃可以弥补自己年纪上的不足。

“不是我幽默,而是事实。难道你不希望她真的敢来,且也真的因此去地狱吹牛逼吗?这世界需要一个爆发点,只是你我没有资格去点燃罢了。而她有,所以我希望她敢,真的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