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元朝的密码,草原帝国的巅峰与衰落!-

来源:一个坏土豆(ID:iamhtd)第一部分:……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来源:一个坏土豆 ( ID:iamhtd )

解读元朝的密码,草原帝国的巅峰与衰落!- 精选文章 第1张

第一部分:缺心眼的想法,蒙古贵族想在中原地区退耕还牧

第二部分:铁木真建立了一个中央集权的草原政权;

第三部分:成就了草原帝国巅峰的军事密码,居然是机动性与科技;

第四部分:蒙古帝国的分裂与忽必烈的野心;

第五部分:元朝,说好听是无为而治,说不好听是混吃等死,连法律都懒得制定;

第六部分:全面推行纸币,就是为了玩通货膨胀掠夺财富;

第七部分:元朝失之于宽,这个宽,可不是宽仁;

第八部分:眼睁睁看着朱元璋做大做强,元朝还忙着内斗;

第九部分:四大汗国,依序崩溃……


第一部分:缺心眼的想法,蒙古贵族想在中原地区退耕还牧


1234年,蒙古灭金朝,拿到了中原的大好河山。

放牧作为老本行,靠军事征讨四方的蒙古,面对一望无垠的农耕平原,两眼一抹黑,抓耳挠腮,完全不知道怎么搞。


最早的时候,他们是「春去秋来,惟事抄掠」,草原气温高了,就回去继续放羊,秋天温度低了,就跑到中原抢劫一番,周而复始….

但是现在中原成了自己的地盘,总不能自己抢自己吧,怎么办?


窝阔台很发愁,因为蒙古人完全不懂农耕帝国的管理,更加不知道还有农业税这么一说,拿到了大块的土地,却主要依靠北方的降将和豪强自行管理,搞的还是部落联盟那一套,历史记载,官吏多聚敛私财、货物数额巨大,赚得是盆满钵满,而朝廷没有储备,仓凛府库连一斗粮食和一尺帛都没有。


于是,蒙古贵族们纷纷向窝阔台提议:汉人无补於国,可悉空其人以为牧地。

也就是说咱们把华北平原搞成一个大牧场吧,继续到这里放羊……


我在 血战300年,争夺华夏文明的正朔 中说过,各游牧民族,在拿到中原地区后,无一不是潜行学习中原文化,想以此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帝国。


也只有蒙古,提出了如此脑回路清奇的想法。


可就是这缺心眼的思路,被蒙古朝野认为:此计甚妙。

如果真这样搞下去,可能历史就改写了,北方文明将遭遇灭顶之灾,关键时刻,当时朝廷中唯一的知识分子,耶律楚才赶紧建议说:

陛下将南伐,军需宜有所资,诚均定中原地税、商税、盐、酒、铁冶、山泽之利,岁可得银五十万两、帛八万匹、粟四十余万石,足以供给,何谓无补哉?


我们可以收税啊,中原物产丰富,都是打仗需要的物资,为什么要去放羊呢?


图片


窝阔台根本不懂啥是「税」,但听耶律楚才的意思好像是可以赚钱,因为这个数字他听懂了,每年可以得到50万两白银,8万匹绢,40万石粮食啊,这太让他心动了。

加上成吉思汗铁木真对耶律楚才言听计从,曾在窝阔台面前指着耶律楚材说:此人,天赐我家,尔后军国庶政,当悉委之。


于是窝阔台将信将疑的说:卿试为朕行之。


于是,在耶律楚才的安排下,采用了固定税收计划,设置了十路征收课税使,仿照唐朝的租庸调制,推行了以户调为基础的税收制度,命令每二户出丝一斤,以供官用;五户出丝一斤以与所赐之家,每户的税收是十ー两二钱,同时,还制定了商业税收……

而中原的百姓也得到了休养生息,几年之后,大量的税收征收上来,「十路咸进廪籍及金帛陈于廷中」,看到这么多财富,窝阔台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说居然还能这么玩啊…..


蒙古拿下了广袤的土地,但本质上依然是一个大部落联盟,典型的就是在1227年铁木真死后,按逻辑是不是马上要选出新一任的大汗?

当时铁木真也留下遗嘱让窝阔台作为继承人,可蒙古各部族似乎都不操心这个事情,因为蒙古还是一个大的部落联盟,搞的还是原始社会父系氏族制那一套,所谓幼子守灶,即其他儿子先分家立户,由最小的儿子再继承父亲剩余的财产及社会地位。


而蒙古在这个基础上又做了改进,由最小的儿子拖雷暂管成吉思汗的遗产,来监国,再由部族大会,即忽里台确认接班人,结果会议被拖了两年,这两年的时间似乎没有任何变化,铁木真的儿子们依然在各地打仗,各打各的….


年长者多得,年少者少得,末子继承父业。

这是蒙古继承体系的基本法,很难让人理解,导致了蒙古汗国和元朝在汗位、皇位继承问题上的一堆问题。


铁木真作为草原创业者,到了后续元朝能看起来像个帝国,和耶律楚才有很大的关系。

耶律楚才,是从小受中原文化教育的在契丹人,在遇到他之前,蒙古可以说是「纯粹的野蛮人」,每拿下一个城市,除了工匠之外,其余人几乎全部遭受屠戮,在耶律楚才的建议之下,蒙古才开始有了文治的概念。


1232年,蒙古攻陷汴京,速不台请求屠城。耶律楚材立即上奏劝阻,说服了窝阔台,最终「诏罪止完颜氏,余皆勿问」。

光是这件事就让147万汴京人活了下来,可以说耶律楚才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性命。


这样缺心眼的事情干得很多,我们后面会一一说到,可能你会问,就这么愚昧的一群人,为什么就开拓了历史上疆域最广阔的帝国呢?

这就要从铁木真说起,虽然他大字不是一个,甚至不认识蒙古文,但他是一个不世出的军事管理天才。


第二部分:铁木真建立了一个中央集权的草原政权;


所谓部落联盟,大汉或者单于,更多的,像是各部族推选出来的一个代表,在需要集体行动,比如南下掳掠、或遭遇天灾迁徙的时候,就是军事首长。

大汗对于各部落的约束力,非常小,因为部落还是听各个氏族酋长的命令。

这种管理制度非常的不稳定与松散,如果大汗的权威性不够,各部族经常相互战争吞并而不会受到约束。

比如完颜阿骨打,名义上是女真各部的都勃极烈,也就是部落长,能征善战只是他的个人能力,事实上长期受到各部落的掣肘,下命令的时候经常所有部落讨价还价,这是一种常态…..


但是铁木真在征服蒙古各部落后,开创式的建立了千户制。

所谓千户制就是将以往的部落单位全部打散,这一点很重要,否则千户里面全是一个地方的老乡,大家还是听酋长的。

现在铁木真将草原上的所有人全部登记入册,新建立最基本的单位叫做百户,而百户之上则是千户,最终,他将在草原上生活的人全部分在95个千户中。

千户并不是严格的值1000户人口,而是能在战时抽调大约500名士兵的生活群落。也意味着蒙古开始按户征兵和派遣任务。


再以木华黎、博尔术为左右万户,去管辖千户。


在这个新的管理制度下,原来的部族酋长没有了,所有人必须听命于新的军事长官。


千户长,不仅是军事首长,也是行政长官,管理相关的一切事务。

而相应的奖惩,如掳掠而来的战利品和人口,也以千户为单位进行派发。


可以说,对比于农耕文明的「编户齐民」,铁木真的千户制不仅是作战单位,就是草原的户籍与管理制度,在此之前,往往部落酋长连自己有多少人口都不知道。


正是因为这一种制度,整个蒙古成了一个大军团,铁木真将草原的机动性有效的组织起来,再不是一盘散沙,而是爆发了惊人的战斗力。

但是仅仅有这个还不够的,铁木真充分考虑了在以往的战争中大汗对各战斗单位约束力不够的弱点,在千户之外,又设立了「怯薛制」,即自己的禁卫军体系。


图片

怯薛主要由贵族、大将等功勋子弟构成,每名普通的怯薛军士兵都有极高的薪俸和军衔,甚至在地位上高于千户。

怯薛军有着严格的纪律,完全听命于铁木真,里面的成员非富即贵,或者本身就在铁木真黄金家族的成员。

在军械和俸禄上,由黄金家族直接供给,远强于普通的千户士兵,保证了最彪悍的战斗力。


通过怯薛,铁木真建立了强大的个人权威,加上千户制度,搞了一套草原模式的中央集权。


第三部分:成就了草原帝国巅峰的军事密码,居然是机动性与科技;


接下来是他们的战斗能力。

蒙古的战斗力由两个方面构成,第一个是弓骑兵。


蒙古重骑兵不是主力,而全是轻装上阵,加上蒙古马耐力惊人,矮小精壮,皮厚毛粗,耐受力强,可忍受零下40度的严寒,这使得蒙古可以在任何时候随时发动战争。

蒙古马能在雪地里觅食,士兵可靠母马的马奶充饥,只要带非常轻的辎重,不需要粮草大军的补给。

而战士平均每人拥有大约3到5匹马,交替骑行,以上加在一起,让蒙古骑兵拥有了惊人的机动能力,可以随时发动闪电战。


根据记载蒙古骑兵的日行军速度可以达到80公里以上,我们且不说步兵,欧洲的骑士,日行军速度还不到40公里,还不能单***行动。

等到上了战场,重装骑兵根本和蒙古的轻骑兵没的打。


图片


因为蒙古骑兵用的复合弓有效射程320米,而欧洲骑兵没有弓……

当然,欧洲也有弓箭手,但同一时代的英国长弓最远射程只有200米左右。


这就导致,从一开始蒙古骑兵在野外作战立于不败之地,隔远了就密集射箭,对方的骑兵要追,压根碾不上蒙古的轻装骑兵,而且蒙古人一边跑一边放箭。

等欧洲人实在追不上骂骂咧咧的跑回营地,蒙古兵又跑回来射箭,几轮下来欧洲人就崩溃了。


当然,对方还可以躲避在坚固的城堡中,但是蒙古的第二个优势就发挥出来了,这个优势,居然是科技。

可以说在同一时代的各个政权,没有谁比蒙古人最重视科技,他们每打下一个城镇就开始屠城,但是从来不杀工匠,对「科技工作者」高度重视。

伴随随着打下的地盘越来越多,蒙古网罗到的工匠也越来越多,让这群人互相交流取长补短,制造出了当时最精妙的云梯、投石车等攻城装备。


图片


抛石机是蒙古登峰造极的工程,它可以把30公斤到100公斤不等的石弹抛出近300米远的距离,给予城墙毁灭性的打击。

根据元史记载,「抛石机机发时声震天地,所击无不摧毁,入地七尺」

而在攻打巴格达时,面对这座坚固的城市,蒙古利用强大的抛石机后,将装满烈油的罐子点燃后抛射进城中,让整个城市下起了漫天火雨,成为一片烈焰。


此外,蒙古还大规模使用火箭和火油筒这样的火器,往往把石油和硫磺等组成的燃料投掷到城堡里去。这些燃烧瓶投掷到城堡里面的房屋上面,立即就可以烧掉屋舍,除了烧死守军,给对方造成极大的恐慌。

在巷战时,他们大规模使用火油筒,火油筒可以说是现代火焰喷射器的雏形,这种武器可以把敌人所处之地变成一片火海。1241年在和波兰人的决战中,蒙古人就是用火箭筒把波德联军烧得焦头烂额的。


强大的机动性加上「高科技」,终于让蒙古骑兵所向披靡。


第四部分:蒙古帝国的分裂与忽必烈的野心;


其实,对于铁木真来说,目标很简单,就是抢钱抢粮抢地盘抢女人,成为了一个强大的暴力组织,在他的时代,所攻陷的基本也都是游牧民族,打下了地盘就继续放羊……抢劫来的财务维系草原帝国的运转,他没有想那么多,未来要走向哪里。

所以,当窝阔台拿下中原之后,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1271年,忽必烈取易经「大哉乾元」这句话,即乾元之气,是万物创始的动力,改国号为大元,次年定都大都。

元朝开始出现了,1279年,忽必烈灭亡南宋流亡政权,结束了华夏的长期的分裂局面。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

那就要从黄金家族的分裂和忽必烈的定位说起了。


成吉思汗在时,由于他强大的权威性,蒙古可以说是一个中央集权的草原帝国,但是在他死后,很快就有成为了一个部落联盟。


成吉思汗死后,嫡子术赤、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小儿子拖雷,一个人一个人分了一大块土地,然后开始各打各的,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战略合作,向不同的方向扩张。

窝阔台继承的大汗的位置,被称为窝阔台汗,但是事实上已经没有什么中央集权了,这个大汗更多的时候就是个名头,这么大的地盘,窝阔台相管也没有能力,他能把自己打下来的地盘管好就不错了。


当然,这里有一个原因,当时正是蒙古高速扩张期,铁木真的儿子们面对增量市场,根本懒得去在存量市场里面争权夺利。


而到了1259年,大汗蒙哥死后,形势又不一样了,在这个时候,蒙古能拿下的地盘也打得差不多了,大家就对大汗的位置比较上心了,想去抢存量市场…..

忽必烈登场了。


图片


忽必烈从小读书,算是半个文化人,对名分还是非常看重的,于是,和自己的弟弟阿里不哥展开了激烈的汗位争夺战,此时的中原乃至西南、江淮的大部地区,已经在忽必烈的控制之下,依靠中原丰富的人力、物力为依托,忽必烈快速出兵击败阿里不哥,成为了新一代的大汗。


图片


不过,此时的蒙古的大汗,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摆设,忽必烈根本不知道怎么管,其它的汗国也不听他的,最多称呼他一声大汗,表面上恭恭敬敬,世纪上该干什么干什么。

忽必烈统治蒙古本部和华夏地区,与其它的4个汗国,各自为政……


忽必烈又气又急,甚至计划在1265年重新召开整个蒙古的大会,但是最后自己也没想明白,这么大的地盘,怎么管……

但是,在忽必烈的心中,一直更看重的是自己大汉的身份,认为自己是黄金家族的继承人,面对广袤的蒙古拿下的土地,他才不在乎什么「华夏文明的正朔」。


第六部分:元朝,说好听是无为而治,说不好听是混吃等死;


1279年忽必烈完成华夏地区的大统,依然在四处征战,可以说从来没有系统性的思考如何建立一个高效而清晰的政权。

最典型的就是科举制度的废除,一直到元朝末期才勉强弄了下,忽必烈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儒生参与到国家大事中。


在中国古代的历朝历代,一直都是士农工商,但是到了元朝,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宋朝时代「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的美好局面彻底一去不复返了,元朝依然按照战时制度进行管理。

打仗的编入军户;

工匠编入工户;

打猎的叫猎户;

种地的叫农户;

这是新的户籍制度,而读书人叫做儒户。


在蒙古的严重,这些「户」都一样,没啥不同的,而且科举也没了,上升的通道彻底被关闭了,重要官吏几乎都是蒙古贵族,不仅如此,根据新的「种族歧视」,读书人大多来自第四等的「南人」,最没有地位…..

于是读书人没了出路,还极其苦闷,只好去写元曲,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文艺作品。


没有了科举制度和传统的官僚体系,元朝究竟是怎么管理全国的呢?

说得好听点叫无为而治,说得不好听叫浑浑噩噩混吃等死;

说得好听点叫自由奔放,说得不好听点叫随便瞎作;


元朝,一共98年,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连一部法律都没有搞出来,或者说他们根本懒得琢磨这个事情,直接继承了金国的「泰和律」进行断案。

后来忽必烈想一想,不对啊,我把金给灭了,怎么还能继承他们的法典呢?

于是就下令禁止用「泰和律」,可是关键问题是,你把「泰和律」给禁了,断案和诉讼的依据是什么?


依据就是没有依据,地方官你爱怎么断案怎么断案,随个人喜好…..

根据史书记载,是「内而省部,外而郡府,抄写条格,至数十册。遇事有难决,则检寻旧例,或中所无载,则施行比拟」


元朝最喜欢用的是「酌情处理」,意思就是你自己看着办吧….

所以,你想想看,没有了法律,地方官想不贪腐都不行,反正啥事都他们看着办,到处都是窦娥冤。


元朝统治者为什么不修订法律,因为他们根本懒得管,他们对这个事情根本没兴趣。

啥长治久安对他们来说也无所谓…..人家根本没想那么长远。


那他们操心啥?

操心怎么赚钱,开篇说了,耶律楚才教会了窝阔台收税,给蒙古统治者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蒙古人从此明白了,原来钱是这么赚的。

但是蒙古统治者们又想挣钱,又不想幸苦,觉得收税这个活太累了,能不能找人去干呢?


图片


我们在高中课本中知道,蒙古将天下人分为四等,一等蒙古,二等色目,三等汉人,四等南人,所谓南人,就是原来南宋地区生活的人….

为啥色目人地位那么高呢?

色目人,包含了蒙古地区并入的突厥人、粟特人、吐蕃人、党项人、波斯人、阿拉伯人…..各色人等,这些地方,盛产草原商人。


相当一部分的色目人,是包税人,因为元朝采用奇葩的包税制。


因为元朝懒得收税嘛,就让这些商人们去代理他们收税,成为了税务包销商。


元朝几乎无所不包,有包天下河泊、桥梁、渡口之税的,有包燕京酒税的,这些商人们一次性给元朝政府交一笔巨款,然后再每年叫定额,蒙古人就不管税收了,都交给他们去办。


显然,这样一搞,长期以往,国将不国,天下公器,以后都是商人盈利的工具,想怎么收税怎么收税,而国家根本不约束。

中书令耶律楚材坚决反对,并奏请罢免包税制。

他写的非常清楚:此皆奸人欺下罔上,为害甚大。


但是这回窝阔台不听了,因为包税制又快又省心,一次性赚一大笔,自己还不需要派官吏,这么赚钱的生意,为啥不干?

于是,元朝的官员勾结各族商人进入中原,承包了大量税收。包税制很快在全国盛行…..


你还别说,这一套在蒙古的四大汗国中很快流行,我们都知道的,沙俄当时不就是金帐汗国的包税人嘛,就因为搞这个赚到了第一桶金。


第六部分:全面推行纸币,就是为了玩通货膨胀;


元朝为了挣快钱,根本不管后来会怎样,有不管政权稳定不稳定。

我们都知道,中国最早的纸币起源于宋代,但是真正成为全国通行的货币,居然是从元代开始。


因为统治者发现,这是最快的挣钱方式,他们又不懂经济学,只是觉得这玩意太神奇了,用纸就能换商品。

元代是真正意义上使用纸币作为全国范围的通货的朝代,这也是世界最早的纸币。元朝的纸币还曾一度外东南亚流通,影响力遍及世界。


由于元朝的管辖范围太大了,白银等金属货币在远途的商业交易中很不利,所以忽必烈就以白银为支撑,发行了中统钞。中统钞的发行,标志着元代纯纸币制度的建立,具有作为支付手段与金银同样的价值,国家的一切经费出纳都以之为准。之后,纸币广为流传,被大众所接受,交易或交税时,都得用纸币。


但是很快的,他们就开始玩起了通货膨胀。

因为南宋被灭亡后,元朝基本上停止了对外扩张的步伐,一旦没有了对外扩张,就无法掳掠金银财宝,来钱就没那么快了,无法满足皇室奢靡的生活。


图片


根据记载忽必烈每年要用掉10吨左右的银锭,而元朝的岁入才300万锭,大约只有4吨左右,巨大的差额怎么办?

于是就开始了拼命的印刷钞票。


于是,元朝的纸币每年贬值50%,因为忽必烈收税都不够用,一大半的收入都是印出来的…..

很快的,中统钞就贬值到没人要了,怎么办,元朝换了个名字,叫至大银钞,但这次贬值得更厉害,每年贬值100%,没关系,再换个名字,叫正交钞。


反正,就是一路作死。

1260年忽必烈刚刚即位的时候,蒙古的纸币发行量为7.34万锭,到1276年攻占南宋都城临安的时候,元朝的纸币发行量已经达到了141.9万锭,短短16年膨胀了19倍。

1306年,元朝才建立不过30多年,杭州米斗价卖到25贯,这相当于元初刚发行的的2500倍。


这些,元朝统治者们根本懒得管,反正当时还有军队和武力,对他们来说,只是用一个新的更高效的手段进行劫掠而已。

可以说这个时代是皇权不下省,能管到省一级就不错了,省一下的基层,根本懒得去搭理。


搞笑的是元朝印刷纸币,民间也比赛一样的印刷伪钞,这些,也几乎没人管….

那结果,自然是官商勾结,疯狂压榨,所有人都想的是挣钱,还要挣快钱。

很多人说这是自由奔放的年代,的确是的,元朝皇帝只想挣钱,别的一概不关他的事。


第七部分:元朝失之于宽,这个宽,可不是宽仁;


朱元璋说到:

元以宽失天下,朕救之以猛,小人但喜宽。朕观元朝之失天下,失在太宽。


结果很多人认为元朝的宽是宽仁,那是完全不懂朱元璋的原意。

这个宽就是啥事都不管,妥妥的无政府主义混吃等死,于是「小人但喜宽」,这个小人,就是指不良士绅,不法商人,地方豪强……

对于他们来说,元朝真的是黄金岁月啊,做啥都没人管,可以随便作。

他们可以随意贪赃枉法,因为根本就没有法…..


而且在元朝,绝对没有文字狱,三教九流,莫不崇奉,所有的思想一律平等….

因为元朝觉得,管这个干啥,我才懒得管。


可是黎明百姓呢?自然是水深火热。

其它的朝代,皇帝再怎么昏庸,多半也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敢让官僚们乱搞,但是元朝完全是放开了随便搞。


讨元檄文中写到的:使我中国之民,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虽因人事所致,实乃天厌其德而弃之之时也

这才是真实的状态。


在很长时间里,统治阶层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本性,依然是搞的部落统治奴隶那一套,掠夺与抢劫往往成为常态,底层生活朝不保夕,元史记载:

照得甲午年钦奉合罕皇帝圣旨:不论回回、女真、汉儿人等,如是军前掳到人口,在家住坐做驱口,因而在外住坐,于随处附籍,便系皇帝民户,应当随处差发。主人见更不得识认。如是主人识认者,断按打奚罪戾。


诸蒙古、回回、契丹、女真、汉人军前所俘人口,留家者为奴婢,居外附籍者即为良民,已居外复认为奴婢者,没入家财。

…..



元朝这种浑浑噩噩的做法,完全不管政治,经济就是瞎搞,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是一家没有规章制度的商业公司,下面找了一群代理商搞包税……

如果非要说元朝的优点,那就是商业搞得好。


这一点,和蒙古人的基因有关,因为原来的草原帝国,在蒙古高原上生产力极度落后,都需要中亚的商人们进行物资输送与交易,在元朝建立前,蒙古统治者就对商业通路高度重视。

加上草原上的商人们现在转身做了包税人,与元朝统治者关系融洽,成了他们的衣食父母,自然完全不抑商。

所以,元朝把士农工商几乎变成了商工农士,完全掉了个个。


在此期间,皇帝直辖地的商业税一度降到了六十税一,即每赚六十块,只交一块。甚至还给一些做买卖的船工、船商免除了朝廷要求的义务劳动。

即便是这样,商业税也成为了元朝的重要收入之一,加上元朝对各国商几乎没有任何限制,泉州很快成为了全球第一港口,富庶程度超过了宋朝。


1294年,忽必烈逝世,在他活着的时候,巨大的军功让他有着强大的权威,所以无论大元怎么千疮百孔都还维持着运转,但是他死了之后,元朝马上就进入了内耗与权力斗争,元朝的继承制度本来就紊乱得一批,加上权臣参与,斗得不亦乐乎。

短短的不到30年之间,换了7个皇帝,不是被毒死,就是被刺杀。


第八部分:朱元璋做大做强,元朝还忙着内斗;


而让元朝崩溃的导火索,是运河……..


元朝对江南地区的管理非常松散,但此时,江南已经是全国的经济与物产中心。

1271年,忽必烈定都大都,为了保障大都的物资丰富,恢复了隋朝时期修建的运河永济渠,后来发现永济渠太绕太慢,又修建了会通河等大量的枢纽工程。

但是,效率依然比较慢,最终,形成了漕运加海运的双枢纽。


1351年,黄河淤积导致整个运河系统瘫痪,元朝赶紧强征了十五万民夫疏通运河,既然是强征,那肯定是没有工钱的,但不仅没工钱,还经常不发粮食,导致河工挨饿受冻,群情激愤。

终于,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由韩山童和刘福通开始,揭开了反元大起义的序幕。

通往大都的运河彻底被中断了。


这还不算,1353年,泰州张士诚起义,张士诚是盐贩子出身,深知海运对元朝的重要性,所以,第一时间就切断了元朝的海运,抢夺运往大都的物资。


这下子,送往大都的海运和漕运全都没了。

军队没有了粮食;

商人没有了货物;

皇帝没有了赏赐官僚的财富;

元朝政权快速陷入了瘫痪。


可能很多人感到奇怪,1367年朱元璋开始北伐,简直是势如破竹,1368年元顺帝就逃跑了,中间可以说一年时间都不到。

曾经大杀四方的蒙古,怎么就如此不堪一击?


图片


一方面是因为蒙古贵族花天酒地舒服日子过惯了,早就失去了当年的锐气,而另一方面,蒙古政权当时忙着内斗,根本没功夫搭理农民军….

元朝简直就是眼睁睁看着朱元璋做大做强的。


在朱元璋快速发展的时候,元朝已经是各路军阀了,而元顺帝就和最早的部落联盟一样,无力对他们进行约束。

当时北方两大军阀,一个是占据河北的扩廓帖木儿,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太绕口,他还有个名字叫王保保,另外一个是占据山西的孛罗帖木儿,这两个就是死对头,王保保拥护皇后和太子,属于后党,而孛罗帖木儿拥护的是元顺帝,属于帝党。

你会问皇后和皇帝不是一伙的,不是一家人吗?


是一家人,但是也是死对头,因为皇后要逼皇帝让位于太子,你看着关系乱的。

于是王保保和孛罗帖木儿忙着互掐,根本没功夫搭理朱元璋。

王保保和孛罗帖木儿也忙着打仗,爆发了元朝的大内战。

朱元璋一看你们这么忙,那我就忙自己的了,于是和陈友谅去打鄱阳湖大战,反正大家各打各的,互不干涉……


等到王保保打败了孛罗帖木儿,本来是后党胜利了,元顺帝一看形势不对,结果先派人暗杀了孛罗帖木儿,接着封王保保为丞相,说以后天下大师咱俩商量。

王保保一看你给我这么大的官,感激涕零,说我再也不反对你了,倒戈后党开始拥护元顺帝。


但是王保保很快又不满意了,觉得自己功劳太大了,于是就想收拾陕西的军阀李思齐,趁机把他们的地盘吞并了。

这个李思齐也是元朝的军阀,王保保就说根据皇帝的指示,让李思齐去打朱元璋。


王保保的算盘打得很好,让李思齐和朱元璋火并,两败俱伤后自己收拾残局,最后运顺帝就成了自己的傀儡。

李思齐说你当我是傻×啊,于是召集关中的各路军阀,自己做了盟主,要「清君侧」,干掉王保保…..


朱元璋说啥,你们又要打仗?那你们先忙,我先去干掉张士诚。


于是王保保和李思齐还没有打完,朱元璋已经拿到了张士诚的地盘,整个南中国富庶之地,全部收到了麾下。

元顺帝看得直跳脚,要王保保赶紧南下和朱元璋交战,结果王保保根本不听。


元顺帝火冒三丈,把王保保的官职一撸到底,结果王保保干脆明目张胆的搞起了割据…..

元顺帝一看王保保公然造反,这还得了,给各路元军下令全军讨伐王保保….


第九部分:四大汗国,依序崩溃


这个时候,已经是1367年了,朱元璋发布了讨元檄文,再过一年,元顺帝就逃跑了。


毛主席在沁园春·雪中写道: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这句话真没说错,铁木真是一个罕见的军事组织奇才,但是谈到治国和管理,真的是稀松平常。

只可以马上得天下,不可以马上治天下的道理,铁木真、窝阔台、忽必烈….都没有搞懂。

铁木真只找丘处机学习了养生,完全没有想去理解华夏文明的精髓。


到了元代后期的君主,更是个个混吃等死了,连赚钱都懒得去赚。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五胡十六国时,游牧民族的政权争着学习华夏文明,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建立一个长治久安的帝国。


这套部落联盟为核心的管理体系终究不会长久。

1368年,元朝被终结。

你要问元顺帝出逃的时候,其它的四大汗国怎么不来帮忙呢?

因为他们还不如元朝坚挺,早就纷纷倒下了。


最早的窝阔台汗国1309年就已经因为内斗而被瓜分,仅存在了58年。

1346年,察合台汗国分裂;

1335年,伊利汗国分崩离析;

撑的最久的钦察汗国到了1502年,但实际上从1310年就开始走向了衰亡,30年左右的时间丢掉了80%的土地;


最后,讨元檄文气势恢宏,我实在忍不住抄录大部分如下:


自古帝王临御天下,皆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而制天下也。自宋祚倾移,元以北夷入主中国,四海以内,罔不臣服,此岂人力,实乃天授。彼时君明臣良,足以纲维天下,然达人志士,尚有冠履倒置之叹。自是以后,元之臣子,不遵祖训,废坏纲常,有如大德废长立幼,泰定以臣弑君,天历以弟鸠兄,至于弟收兄妻,子征父妾,上下相习,恬不为怪,其于父子君臣夫妇长幼之伦,渎乱甚矣。夫人君者斯民之宗主,朝廷者天下之根本,礼仪者御世之大防,其所为如彼,岂可为训于天下后世哉!


当此之时,天运循环,中原气盛,亿兆之中,当降生圣人,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今一纪于兹,未闻有治世安民者,徒使尔等战战兢兢,处于朝秦暮楚之地,诚可矜闵。


予本淮右布衣,因天下大乱,为众所推,率师渡江,居金陵形式之地,得长江天堑之险,今十有三年。西抵巴蜀,东连沧海,南控闽越,湖、湘、汉、丐,两淮、徐、邳,皆入版图,奄及南方,尽为我有。民稍安,食稍足,兵稍精,控弦执矢,目视我中原之民,久无所主,深用疚心。予恭承天命,罔敢自安,方欲遣兵北逐胡虏,拯生民于涂炭,复汉官之威仪。虑民人未知,反为我仇,絜家北走,陷溺犹深,故先逾告:兵至,民人勿避。予号令严肃,无秋毫之犯,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盖我中国之民,天必命我中国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扰扰,故率群雄奋力廓清,志在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国之耻,尔民等其体之。


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故兹告谕,想宜知悉。


其中这一句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让我不得不说,大明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得国正得不能再正的朝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