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斯的恐惧!-

作者:盛唐如松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已获转载……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作者:盛唐如松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
已获转载授权

特拉斯的恐惧!- 精选文章 第1张


先看一张图片。大家对这个女人的形象或者并不熟悉,但对于此人的名字却一定有所耳闻。此人就是英国外长特拉斯,目前正在竞争英国首相一职。而这段视频里所展示的就是特拉斯在参加竞选辩论时所出现的一个花絮。

看上去她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据说这种惊吓是来源于场中突然出现了一阵异响,导致这种异响出现是因为辩论主持人凯特突然晕倒,倒地撞击椅子发出的声音。

首先明确一点,特拉斯并不是因为看到凯特倒地而出现了这种惊恐的表情,而是因为听到了撞击的声音就表现出来的。按理说,即便作为一个女子,突然出现的轰隆咔嚓一声,也不至于表现得如此惊恐,更何况是这几个月一直在喊打喊杀要把俄罗斯化为灰烬的英国奇女子–外长特拉斯。按说一个执着于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女英雄’,怎么也不可能被一种声音就吓得花容失色,弱女子形态毕露的。但这家伙竟然如此害怕,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我想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惊弓之鸟。

能够被弓弦声吓得魂不附体的鸟,是因为它曾经感受到或体验过弓箭的可怕之处。特拉斯这只鸟之所以表现得如此害怕,一定是因为她曾经看到一只叫做安倍晋三的鸟儿在一声巨响后被射了下来,很可能她还知道那只叫做安倍的鸟儿是被谁射下来且又是为什么被射下来的。毕竟,同样作为美国的铁杆小跟班,彼此间的秘密还是多少了解一点的,由共同的秘密而产生的兔死狐悲心态也是多少有一点的。所以,当她听到这阵异响后,第一时间恐怕就是想到,难道是我?为什么是我?我做错什么了吗?干爹饶命啊等等一系列奇怪的念头,进而这种念头也就表现在她的动作和表情上。

约翰逊辞职后,目前英国出现了两个实力相近的相位竞争者,一个是前财政大臣苏纳克,一个是在职外长特拉斯。苏纳克是印度裔人,其父母都是印度裔,算是一位专业的经济界人士。也曾经是约翰逊手下的金刚之一。也正是因为他的辞职,导致了约翰逊政府难以为继。而特拉斯也是约翰逊政府的金刚之一。但从俄乌战争爆发后的一系列表现来看,特拉斯更像是约翰逊的战友而不是手下。因为在对俄政策上,在对乌克兰的武器援助上,特拉斯表现出来的热情比之于约翰逊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不像是一国政府对外的统一外交姿态,更像是两个人之间竞相的一种表态。这种表态实质性对应的就是看谁跟美国跟得更紧。

是的,在我看来,特拉斯和约翰逊在对俄乌战争的表现上,更像是在展示谁跟随美国的步伐更紧。约翰逊还不敢说支持英国人去乌克兰当雇佣兵这种话,而特拉斯却直言只要能够干掉俄罗斯,英国以及欧洲国家可以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在亲美的道路上,特拉斯和约翰逊的表现没有最亲,只有更亲。

于是,没有比过特拉斯的约翰逊最终不得不宣布辞职,而亲美无底线的特拉斯则成为了英国国内亲美派的代言人,得到了竞选英国首相的机会。

此前我曾经说过,约翰逊的辞职实际上是英国国内路线之争的一种体现。在英国内部,也有一股不主张全面亲美,跟随美国路线走的势力,而且这股势力并不弱,王室极有可能就是其中坚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印度裔精英苏纳克为什么会背叛约翰逊而成为当前英国最有可能成为下一届首相的原因。在他看来,或者他并没有背叛约翰逊,而是他一直忠于英国,忠于王室】这股势力主张的是英国尽量要有自己的利益主张,要有自己的欧洲政策,而不是全面以美国利益为己任。

这种主张要是放在平时,美国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自家养的狗如果可以自己出去捕猎也是一件好事。这样别人既不能说自己什么闲话,自己还能从狗嘴里得到一些实惠。但如今俄乌战争开打,美国需要集中所有欧洲火力来针对俄罗斯,英国就必须要时刻和美国保持同步,否则,美国就很难对欧洲做出全面的捆绑。最起码,美国也需要英国作为制衡力量来牵制欧盟的选择。如果英国一旦对俄罗斯表现出妥协的迹象,那欧盟对俄罗斯的强硬姿态就会更加松懈了。

事实上,欧洲的松懈姿态目前已经出现了。日前,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出访莫斯科。这是俄乌开战后德国重量级政治家的首次出访俄罗斯。虽然普京表示自己并没有和施罗德见面的计划,但却不排除交流的可能性。

普京这样表示其实并不是怠慢施罗德,而是在保护施罗德。我们应该还记得20143月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后,欧美各国开始对俄罗斯进行全面制裁。而同年十月份法国道达尔公司总裁马哲睿前往莫斯科和普京会面,商讨能源合作事宜,结果他的私人飞机在莫斯科机场被人做掉,机上人员全部遇难。很显然,这一次,如果还有哪位欧洲政客或产业大腕也想直白地表现出和普京的友谊,那么他离陪马哲睿打跑得快的时间也就不远了。所以,普京并不准备大张旗鼓地隆重接待施罗德。

施罗德曾经在总理职位退下来后担任过俄罗斯国家能源公司的CEO,是北溪二号以及德俄能源合作的积极主导者。也是默克尔在俄罗斯的代言人。俄乌战争爆发后,北溪二号输油管道终止,北溪一号也差点就关停。这些从表面上看只是对德国的能源经济构成极大打击。但实际上是让德国的欧洲自主政策遭受重击。默克尔所谋求的不仅仅是俄欧之间的合作与和平,而是想要通过和俄罗斯构建的合作互利关系从而促进欧洲能够自主自立。乌克兰在美国的怂恿下,在一部分欧洲政客们的愚蠢理念下成为了割裂俄欧的一把利刃。这使得俄欧之间的关系出现倒退,如今的默克尔和施罗德,大概已经不寄希望俄欧关系可以得到改变了,而是寄希望于俄德之间的能源合作得以苟延残喘,这应该是施罗德此行的主要目的。

之所以是施罗德出马而不是身份更高的默克尔出马,是因为默克尔的目标太显眼,象征意义太强,而且默克尔此前已经受到过严重警告。而施罗德本身就是莫斯科的常客,做起事情来要比默克尔容易太多。如果是默克尔,估计她都出不了柏林,而施罗德,大不了最终是回不来德国,总是能够比默克尔多走一步路的。有鉴于安倍被杀,目前西方各国的政客中,谁心里不是惴惴不安,人人自危呢?否则特拉斯也不至于会被一声异响吓得花容失色了。

德国的异动,欧洲各国因为能源而想要对俄罗斯做出的妥协,促使特拉斯必须当上英国首相,这是美国交待的任务,也是美国必须要达到的目标,亲美的约翰逊下台,接任的必须还是一个亲美派。而所谓忠英派的苏纳克,即便最终可以当选首相,恐怕也逃不过美国的控制。【我这里所说的美国,不仅仅指的是美国政府,而是盘踞在美国的一股强大的资本势力】针对俄罗斯,这股势力已经迹近疯狂,如果此时英国突然改变对俄态度,那本就意志不坚定的欧洲又怎么会跟着美国卖命呢?所以,这次英国首相的选举,应该还是会有很多热闹可看的。

但是,特拉斯这样一个色厉内荏的女子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英国首相吗?对于英国人来说,或者不是。但是对于美国人来说,应该正合适。因为一个如此喜欢招摇的女人,一个却又如此胆小怕死的女人,不正是美国人喜欢的那种模板吗?

只要我们不站在英国人的立场来看到这场首相竞争,我们都应该希望看到特拉斯成为下一任英国首相。因为这种女人只会把英国送进更深的深渊,不但不会挣扎,还会加大速度。但如果苏纳克当选,他最终肯定会挣扎几下,即便最终逃不脱美国的控制,但这种挣扎也会让这个世界痛苦的时间加长。

像英国这种靠着横财而发家的国家,应该尽快被送进深渊。否则,世界的和平之路就会多了几分阻碍与麻烦。特拉斯的恐惧或者同时也是英国的深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