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美元化:事关国运的大决战(1)

原创:尹国明来源微信公众号:明人明察已获……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原创: 尹国明
来源微信公众号:明人明察
已获转载授权


俄乌冲突之所以是百年大变局从量变转为质变的标志性事件,是因为俄乌冲突引发了世界范围的连锁反应,对于世界秩序的改变是全局性和颠覆性的。俄罗斯曾多次声明,俄罗斯要寻求结束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普京也说过,“(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意味着所谓的‘美式’世界秩序开始崩溃。”


“美式”世界秩序的核心是什么?当然是美元为核心的世界金融秩序。


颠覆美国主导秩序最重要的内容,是终结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美元是美国最核心的利益,没有之一。正是有了美元的特殊地位,美国开工印钞机就可以换取其他国家辛辛苦苦生产的商品和资源。


在美国联合整个西方对俄罗斯发动金融战之后,俄罗斯揭竿而起,一场波澜壮阔的针对美元的大起义在全球范围内正式拉开帷幕。


迄今为止,俄罗斯反击美西方金融战最有杀伤力的一招,就是俄罗斯的“卢布支付令”,把卢布跟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挂钩。

正是凭借这关键性的措施,俄罗斯不但稳住了卢布的汇率,卢布一度成为最坚挺的货币。俄罗斯还变被动为主动,利用自身在能源和粮食世界市场的影响力,将经济压力更多地传导给美西方阵营,助推了美西方阵营的通胀压力。美国六月份的CPI为9.1%,已经创造了四十年来的新高。美西方围攻俄罗斯,搞得自己日子很不好过。


俄罗斯“卢布支付令”击中了美西方经济的命门,也击穿了美元已经外强中干的真相。


一个凭借国家信用而发行的主权货币,当其提供商品和服务的能力本与其货币地位越来越不相匹配,会严重侵蚀货币信用,迟早会导致这个货币成为“风中的残烛”。


而美元的信用严重透支,早就不是秘密:


1、美国因为产业空心化,向世界提供商品或服务能力的越来越弱。美元现在依靠绑定中东国家的石油结算和亚太国家的制造业维持其地位,而美国现在与中东国家以及中国的关系,正在瓦解美元与石油和制造业的绑定关系。


2、美元贬值和升值周期交替的美元潮汐,周期性制造其他国家的货币危机,廉价收购其他国家的优质资产,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财富收割,美元越来越成为世界的“公害”。


3、天量量化宽松进一步掏空了美元的信用。2008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9,000亿美元左右。2008年到2014年,美联储三轮量化宽松,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增加到4.5万亿。2020年到2022年5月,美联储资产规模从2020年年初的4.2万亿扩张为8.9万亿美元。水量太大引发了四十年以来最严重的膨胀。


4、美国引爆俄乌冲突后又牵头对俄罗斯发起金融制裁,让世界对美西方货币支付系统以及在美西方资产的安全性产生了颠覆性的动摇,随时担心美西方把金融主导权武器化。去美元化开始成为全球众多国家的重要“刚需”。


图片



世界去美元化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成功的关键有两个:


第一,谁先来第一个正式向美元宣战。


对率先宣战的选手要求很高。首先,必须有足够的军事自保能力,不怕美国的军事威胁。其次,必须对能源或制造业有着世界影响力。再次,这个国家已基本完成去美元化,向美元正式宣战的成本可降到最低;最后,这个国家与美国的矛盾已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合适的角色得由合适的人来演。这个角色简直就是特意给俄罗斯留的。美国一顿操作猛如虎,终于在帝国霸权的近黄昏时段,逼出一个率先向自己开火又够资格的死敌。


第二,谁有实力完成对美元的致命一击。因为俄罗斯的综合实力与美国还是相差太大,需要有综合实力更强以及发展潜力更大的国家来承担这个角色。只有这个国家完成对美国综合实力的超越,美元的终结才具备基本条件,否则,全球的去美元化只能构成对美元的挑战而无法形成对美元地位的绝杀,美元可以僵而不死。


这个国家可以不开第一枪,但需要其完成致命的那一重击:


1、掏空美元的物质基础,让美国的制造业优势从高端制造业撤退。


2、切断美元与世界最大制造业体系的挂钩。这项工作已启动,信号是人民银行印发《关于支持外贸新业态跨境人民结算的通知》,“支持跨境贸易用人民币支付,将于7月21日开始执行。”


3、强大军事力量,减小美军优势。抵消美军的优势,就是在削弱美元的最后柱石。


4、发展科技创新,减小美国科技的相对优势,在引领世界未来发展的科技能力方面,对美国形成强有力的竞争。


终结一个持续几十年的美国主导世界秩序,尤其是美元秩序,中俄只有联合,才能承载起这样的天赋使命。理由:


首先,中俄的联合,可以在分别代表各自擅长的领域向美元的基石发起冲击时,还可以通过这种联合,足于不败之地。这一点至关重要。


最大规模的制造业经济体和最大规模的能源国家联合,实现互补,首先可以互相弥补各自的短板,保证俄罗斯的制造业和中国的能源供应,即便是在最极端的恶劣条件下,维持最基本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不发生崩溃,先保证立于不败,没有后顾之忧,中俄可以各自带动所在的制造业和能源国家与美元的结算和支付货币地位进行切割。美元最大的绑定物就是能源和工业制成品。掏空美元的地基,就要分别从能源到工业制成品两个方面切断与美元的联系。

其次,只有中俄联合,才能终结亚欧大陆的碎片化状态,进而终结海洋国家对世界秩序的主导权。


中俄更高层次的联合,让布热津斯基担心的中俄伊联合具备了现实性。从东亚到中东和东欧,一旦连成一片,海洋国家主导世界秩序的历史终结也就从可能性开始具备了现实性。而美元的地位不过是美国对世界秩序主导权的货币化表现,二者之间不过是一币两面的关系。


再次,中俄联合,才能够将美国军事力量从东亚、中亚、中东乃至东欧挤压出去。美元现在主要的支柱是美军,没有美军的威胁,中东会有多个产油大国宣布取消石油出口和美元的绑定。美国的石油结算货币排他性地位,是美国向沙特提供安全保护,交换沙特给美国以唯一石油出口结算货币的特殊地位。但美国和沙特之间意识形态的相互排斥,以及美以特殊关系对阿拉伯国家整体的伤害性,注定美沙同盟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个不稳定结构。


因为美国设计的美元回流机制,沙特赚取的美元还要回流到美国,沙特为此承担的经济成本和风险都异常大。之前沙特吃了很多明亏和暗亏,是因为没有选择性。


中俄联合,双方的军事和安全力量共同投射聚焦于中东,就对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形成了挤压效应。特别是,美国为遏制确定的最大竞争对手,从中东抽调部分资源去实现所谓的“亚太再平衡”,给中俄的力量反推美国在中东的安全架构,留出了操作地带。

图片


中俄的战略协作关系,让世界各国看清楚去美元化的必要性同时,也看到去美元化的可行性。


美元的地位不是一天形成的,美元的地位的消融,也不是一天就完成的。任何霸主最怕的有人“登高一呼天下影从”,迅速形成“出出点火”“村村冒烟”的群雄蜂起的局面。


只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去美元化”的共识,形成了“去美元化”不可逆转的趋势,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现在正在实现或接近这一目标。


根据BWC中文网财经团队的梳理和总结,截至目前,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德国、伊朗、以色列、阿联酋、越南、意大利、印尼、安哥拉、土耳其、卡塔尔、巴基斯坦、罗马尼亚、葡萄牙、巴哈马、萨尔瓦多、巴西、南非、委内瑞拉、伊拉克、马来西亚、泰国、哈萨克斯坦、文莱、瑞典、瑞士、立陶宛、科威特、尼日利亚及柬埔寨等32个具有代表性的国家已经分别用不同的方式开始了去美元化的进程。


这里面既有被美国敌视的国家,也有美国的盟友。可见,去美元化已经是世界范围内跨越不同圈子的共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门游览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