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原创:后沙来源微信公众号:后沙已获转载授权斯诺登,……

久久的头像
久久
Share:

原创: 后沙
来源微信公众号:后沙
已获转载授权

斯诺登,这位被美国政府宣布为“叛国者”的前情报人员,六年来为了躲避CIA特工的全球追杀,已经消失在社会视野之外,关于他在俄罗斯的生活,只有一些零零星星,似假似真的信息。


9月14日斯诺登再次出现在镜头面前,他接受了法国France Inter广播电台的访问申请,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他告诉记者:“我非常希望马克龙先生为我提供庇护。


暗示自己和妻子并不想在俄罗斯继续枯燥地生活下去,而法国是个舒适安全又非常重视人权保护的国家。


法国政府还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斯诺登的请求,圣母也怕恶棍,如果法国敢把斯诺登接过去,CIA马上会扑向巴黎,法国警方到时是抓呢还是不抓?抓了是引渡呢还是不引渡?想想都头痛,不如装死。


斯诺登在采访中还说:“最可悲的是,美国揭秘者有权发声的唯一地方不是欧洲,而是这里(俄罗斯)。”


非常讽刺,一直被西方舆论指责缺乏人权的俄罗斯,却在做着“人权圣母”不敢做的事。


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精选文章 第1张


说实话,他从2013年到今天,如果没有中国和俄罗斯相助,坟头草已经三尺高了。


斯诺登从夏威夷逃离美国后,便马上向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等欧洲政要提出庇护申请,按照欧盟标准,他完全有资格以政治难民身份得到保护。然而申请信全部石沉大海,斯诺登变成了可怕的瘟疫。


2013年5月底,斯诺登逃往当时最理想的避风港–香港。


他在尖沙咀美丽华酒店呆了20多天,6月6日在酒店接受英国《卫报》记者格林沃尔德专访,《卫报》答应三天后公开录像。


CIA只知道他到香港,而吃不准他住在哪里?6月10日斯诺登住地公开后,大批记者涌向了美丽华酒店,要知道,记者这个职业在香港经常是特工的另一种称呼。


入住酒店,接受采访,放出录像,吸引“记者”……一切按计划进行,10日晚上在一名加拿大籍律师引领下,斯诺登被转移到了九龙深水埗。


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精选文章 第2张


这里是香港最贫穷,最复杂的地方,南亚,东南亚来港难民都集中在这里的贫民窟,CIA特工无法在这个黑洞里准确找到目标。


斯诺登先是住进了一户斯里兰卡难民家庭,当CIA特工接近时,又有人通知他转移到下一个避难点,两周时间左右,斯诺登神秘游走在荔枝角、深水埗及坚尼地城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疲于奔命的CIA特工不相信一名美国人和一名加拿大律师能如此熟悉这里的环境,并且能得到斯里兰卡,菲律宾难民的照顾,甚至有可能出现在澳门。


据说在6月的一个深夜,CIA特工嗅到了斯诺登的气味,准备实施抓捕行动,却遭到了神秘攻击,他们好像进入了军事包围圈,天亮前留下了几具尸体,连滚带爬逃离了这里。(以上只是传说)


2013年6月23日,确定安全后,加拿大律师开车送斯诺登去香港机场,长时间没有睡过安稳觉的斯诺登终于平安抵达莫斯科。


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精选文章 第3张


那些帮助过斯诺登的难民家庭,每家都拿到了200美元酬劳,后来记者问他们与谁接触时,他们只知道是一名加拿大律师,其它一无所知。


幸运的菲律宾母女,今年3月告别了贫民窟,在加拿大律师运作下,她们从香港飞往多伦多,加拿大政府成了她们的庇护者,条件相当不错。


而真正为诺斯登提供24小时严密保护的神秘人物们,却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斯诺登深知美国最怕的不是他向媒体爆了多少料,而是他随身携带的170万份电子文件被解密。斯诺登本人也未必完全知道自已带走了哪些情报,这需要很多人来整理。


CIA痛恨斯诺登,也痛恨英国情报网没有提供有效帮助,而英国也有自己苦衷,它可不想把奥德费尔德爵士(军情六处处长)一手打造的以香港为中心的亚太情报网过份暴露在中国面前。


奥德费尔德爵士1981年在北爱尔兰去世前曾交待:“不能把机密交给美国人保管,我们有自已的利益”。


抓捕斯诺登任务失败,导致美国不得不对自己的情报监控系统动大手术,NSA(美国国家安全局)部署在全球约80个大城市的情报搜集点,包括香港、北京、 上海、成都,沈阳都主动撤退。


全世界受到美国情报工作威胁的国家,都应当给斯诺登记上一等功。


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逗留了一段时间后,俄罗斯向斯诺登提供了为期一年的临时庇护,公开的条件是他停止针对美国的活动。


2014年8月,斯诺登获得为期3年的俄罗斯居留权。


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精选文章 第4张


2017年1月,斯诺登居留权延长至2020年,这一年,他与美国女友,钢管舞教练林赛∙米尔斯在俄罗斯结婚。而在2012年,正是米尔斯陪他到香港度假。


为了诋毁斯诺登,美国不断制造舆论,造谣说莫斯科愿意用他与华盛顿做交易,俄罗斯多次辟谣,美国多次造谣,甚至说他本来就是为中国服务的双面间谍。


无数谣言放出,让人们慢慢忘记了美国侵犯全球公民人权的罪行。


反过来想,如果斯诺登是俄罗斯或中国的情报人员呢?今天他会以诺贝尔XX奖得主身份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再领到第N个奖项……美国总统会邀请他来白宫访问,圣母们会为他起立鼓掌,流泪祈祷。


事实却如此令美粉们如此难堪,监控默克尔,奥朗德以及全球公民私人通讯的恰恰是美国。


蓬佩奥今年在德克萨斯农工大学说过:“我们撒谎,欺骗,偷窃,我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


斯诺登提供了无数证据揭穿美国偷窃别国机密行径,美国却在忙着无中生有指责华为公司不安全。


全世界只要智商正常,能为自己国家利益考虑的领导人都知道,什么可信,什么不可信,只是迫于美国淫威,敢怒不敢言罢了。那些为美国洗地的人却是良知问题。


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是在考验法国的“人权卫士”含金量,按照欧洲标准,他绝对是受迫害的揭黑英雄。他手里还有秘密,这是他将来与欧洲谈判的筹码。


美国会放过他吗?或许一辈子都会追杀下去,贼最恨别人说他偷东西。


美国现在是撬锁工具落伍了,决不能让华为参与全球5G建设,好歹等我把作案水平提高一下,该死的斯诺登把一切搞得乱七八糟。


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精选文章 第5张


贼喊捉贼喊得再大声,贼依然是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